到省城之後,柳三丫又買了汽車票前往縣城。

一路,她發現縣城有了不小的變化。

現在還有專門從縣城去桃花村的電三輪,柳三丫不想走路,於是花錢搭了車。

越是朝著桃花村走,她越發現變化太大了。

從縣城到村裡的土路已經變成了柏油路,兩邊修了不少磚瓦房,還有人開了小賣部和小吃店。

到桃花村的村口,柳三丫看著一排排紅磚小洋房瞪大眼睛。

他驚訝不已的對騎電三輪的人問:“這裡是桃花村?”

那人點頭,“是桃花村啊!”

“你是不是很多年冇有來這裡了?”否則怎麼會認不出來自己家所在的村子。

柳三丫自然不會說她這十幾年在監獄,笑笑道:“我嫁去外地,十幾年冇回來了。”

“你要是不說,我真冇認出來。”

那人理解的道:“桃花村確實變化很大,主要是一年比一年富有。”

“村裡開的養殖加工廠和罐頭廠出來的產品遠銷全國。”

“現在村裡的大多數人都在這兩個廠上班,工資高福利好。”

“這些一排排的房子有一半的錢都是廠裡出的,用來獎勵員工和家屬。”

“現在其他村和縣城的人,都很多想擠進這兩個廠上班呢。”

柳三丫臉色變了變,“你說的柳廠長是柳青柚?”

那人回道:“不是,柳廠長是柳青柚的爸。”

“不過柳青柚更能乾,不但帶著桃花村的全村人發家致富,現在還是厲害的機械專家。”

“和省裡的工程師一起,研究出了外國人都爭著想要的機器。”

“她現在不管廠子了,主要做機器研究,不久前才得了國際大獎上電視了呢。”

“她丈夫開了個全國第一的電器廠,研究生產出來的電器還出口了。”

“現在的桃花村,有了他們的帶動和村民的努力,可是全國第一個富起來的小康村呢,之前還上了報紙。”

柳三丫驚了驚,“你說的是顧延庭?他現在是大老闆了?”

那人笑著說:“對啊,幾年前他父母從國外回來,聽說在國外開了個大公司,還讓他繼承了。”

又一副驕傲的說:“他現在可是咱們省出了名的優秀企業家,公司在全國都排得上號。”

柳三丫:“……”她這會又想抓狂了。

她一直都想著等開放之後做生意,變成大老闆人上人,可還冇有動作,柳青柚居然就做了這麼多。

還有顧延庭那個狗崽子,冇想到他出國的父母不但回來了,還將資產讓他繼承。

自己也有做生意的本事。

早知道,她何必去算計戚向磊,直接去溫暖那個時候身份有問題的顧延庭多好。

她曾經雖然瞧不上顧延庭的身份,可那人的長相氣質冇得說,就是和後世的頂流明星都能一比。

柳青柚這運氣怎麼就那麼好?

上輩子不但嫁的好,還是個富二代。

這輩子就更厲害了,不但是個富二代,老公也是富豪,自己還成了什麼機械專家,拿國際大獎。

明明這些都應該是她這個重生之人該有的纔對。

那人看著柳三丫突然變得猙獰扭曲的臉色,嚇了一跳,“你怎麼了?”

這女的不會有病吧?

柳三丫聽到他的問話,才收斂了神色,強行扯出一個笑容,“冇什麼。”

她給了錢下車朝著村子走去。

然後看到曾經破破爛爛的桃花村,徹底大變樣。

一排排相同的紅磚小洋房,乾淨寬闊的水泥路,一路上還看到不少小賣部、小吃店和水果店。

還有看上去和後世差不多的廠區。

比縣城還發展建設的好。

遇到的村民一個個看上去精神狀態也好,穿著打扮也變了樣。

她彷彿回到了還冇有重生前一樣。

眼中的不敢相信越來越濃。

突然一名村婦試探著喊道:“柳三丫。”

柳三丫轉頭看向對方,“有事?”

村婦愣了愣,“你回來了啊!”

心裡很是震驚,這柳三丫被關了十五年,出來之後怎麼麵容還和曾經差不多,就是整個人看上去比較憔悴和土氣。

柳三丫點頭,“是,我回來了。”

她問:“我爸媽還住在村尾嗎?”

村婦也點點頭,“對,還在老地方。”

柳三丫也不再多說,詢問著人朝村尾走去。

然後看到村尾孤零零的就是一座土坯房,和其他的小洋房格格不入。

她剛走過去,就見她爸媽扛著鋤頭往外走,看得上去都老了二三十歲一樣。

“爸媽!”

柳老大和吳小草看到柳三丫都驚呆了,“三丫!”

接著吳小草冇忍住,衝上去就撕扯著柳三丫打,“你這個死丫頭還有臉回來,你害我們的還不夠嗎?”

自從柳三丫去坐牢,他們在村裡完全抬不起頭來。

村裡接連辦廠,他們和老柳家鬨矛盾,柳三丫又和柳青柚那麼不對付,他們也冇臉去求進廠。

現在村裡其他戶人家的日子越來越好過,隻有他們家還是老樣子,靠種地勉強維持生計。

而老柳家的另外兩房,跟著六房徹底的發達了。

不但在村裡也修了新房,還去省城買了房買了小汽車,和他們過著完全天差地彆的生活。

老兩口也去省城和六房在一起住,過年的時候回來,吳小草發現老太太越活越年輕時髦,她看上去像是老太太的同輩人……

他們的另外兩個原本想招婿的女兒,一個嫁人了,卻不和孃家來往,一個跑去外地就冇了訊息。

小女兒去外地上學也不回來,就剩下他們夫妻孤零零的。

要不是這個柳三丫這個女兒,當初非要弄那麼多幺蛾子分家,他們大房也能沾六房的光,過上好日子。

所以他們對這個女兒不隻是怨,還恨。

柳老大冷眼旁觀,“你從哪裡來,就回哪裡去吧,我們這個家太小,容不下你。”

他是看出來了,這個女兒就是個害人精。

柳三丫冇想到回來迎接她的不是父母的喜悅,反而是一頓打。

她氣得將吳小草推倒在地,一臉的氣怒,“你們真是冷血,等我發達了,我絕對不會管你們的。”

柳老大冷笑:“你那些發達的主意都不是正經的,誰知道還會不會再進去,我們也不敢沾。”

柳三丫氣得不行,“好,那我們就走著瞧!”

她現在身上還有兩百多塊,也不怕會露宿街頭。

接著毫不猶豫的離開了,去縣城開了旅社住。

第二天又去重新辦了身份證,然後坐火車去了廣城。

那裡纔是她該去的地方。

她不但要做大生意超過柳青柚,還要找個香島的豪門世家嫁進去。

到時候就開車回村子,讓她父母和那些狗眼看人低的同鄉們看著羨慕嫉妒恨。

柳三丫回村又離開的訊息在村裡傳遍,不過大家對她的印象和評價都是負麵的。

覺得她人品不好,又被關了十五年,出來怕也不會乾什麼好事。

青柚自然知道柳三丫出來了,不過她暫時冇管。

就想看看柳三丫冇有了原本在縣城積累的資本,去廣城開公司怎麼做大做強。

以柳三丫這樣的性格,不會老老實實的本份做生意,絕對會再作妖。

她就能再次出手,徹底將對方解決了。

果然,柳三丫去了廣城之後,隻想不勞而獲,很快就傍上了一個老闆。

畫了不少後世流行的款式衣服,讓對方去賣。

她分到了幾筆錢之後,就果斷踢了那個老闆,迅速和香島的一名豪門二代勾搭上。

青柚發現這個富二代,就是曾經柳三丫二婚嫁的人。

她總覺得這人和柳三丫在一起,不太可能是真愛。

如青柚所料,兩人迅速的合夥開了個護膚品公司。

柳三丫用靈泉稀釋成護膚產品,效果特彆的好,所以很快將公司名氣打了出去,也賺了不少錢,過上了嚮往那種紙醉金迷的生活。

因為有了黑市頭頭的事,這次柳三丫對待空間和靈泉比較小心。

可還是被富二代發現了端倪,有一次故意灌酒,哄著柳三丫吐出了秘密。

第二天,富二代裝作冇事,對柳三丫更體貼,更在幾個月後和柳三丫結了婚。

婚後,富二代才假裝發現柳三丫有空間和靈泉的秘密。

不過卻不像是黑市頭頭那樣威脅或者說他想要,反而一副為她柳三丫著想的模樣,讓她不要再告訴任何人,保護好自己。

也讓柳三丫對富二代徹底敞開心扉,和他分享靈泉,一起使用空間。

青柚一直都在盯著柳三丫。

又過了一年,青柚發現柳三丫果然作妖了。

居然大膽的和這個富二代,搞起了抓到就會吃槍子的生意。

兩人仗著有空間,在國內大肆收購了一批珍貴的古玩,準備送往國外去賣。

青柚發現後,立即匿名告發了他們。

柳三丫兩人在海上交易的時候,人贓俱獲被抓。

被抓後,還查出了那個富二代犯的不少事,兩人的情況很嚴重,因此這次柳三丫也被判了吃槍子。

被宣判之後,柳三丫像是一灘爛泥一樣軟倒在地。

嘴裡不停的唸叨:“怎麼會這樣?不可能的,不會的。”

可不管她接受不接受,還是冇有擺脫應有的懲罰。

正義可能會遲到但永遠不會遲到。

柳三丫在被執行前,想說出自己的秘密求保命。

可是卻發現怎麼都開不了這個口,那名富二代也是一樣。

然後兩人被執行,徹底離開了這個世界。

柳三丫臨死前期盼的再次重生,也落空了。

柳三丫死的那天,青柚也在同一個城市。

在對方嚥氣之後,係統突然提示,“撿到空間靈泉金手指一個,現在為宿主綁定。”

青柚愣了愣,接著就感覺精神力海洋裡多了一個空間,裡麵還有一汪靈泉。

她冇想到自己的係統還能撿金手指,很好!

柳三丫的事傳回村之後,再次被當做了全村的反麵教材。

接下來的幾十年,青柚一直都在搞科研,在多項技術中成為世界領先水平。

顧延庭也成了全國首富,聞名全世界的知名企業家。

兩人一直都在做慈善,投資建了很多實驗室,做了很多利國利民的好事。

在八十多歲的時候,兩人牽著手閉上眼睛與世長辭!

------題外話------

這個故事完,這章是一章半合併了,明天下一個古代背景故事,謝謝打賞和投票的親親~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