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柚對柳三丫這種人真的很無語。

既然老天都給柳三丫一次重生的機會,好好做人不行嗎?

非要仗著重生的優勢,覺得自己高人一等,能玩弄人心,就不斷的作惡害人。

重生之後自己奮發,利用對未來的瞭解,外加靈泉空間,不斷的提升自己,將來等開放後出去創出一番天地,不是更香?

就想著走捷徑搶人的機緣。

青柚猜得到柳三丫非要嫁給戚向磊的原因。

除了想要搶走原身的老公外,關鍵還是戚向磊將來前途無量,可以幫助到柳三丫做生意。

柳三丫就能不用太辛苦的賺錢,就像是現在勾搭上黑市頭頭,不用再辛苦的每天去黑市賣糕點鹵味。

這些活柳三丫在家還能都丟給了大房的人做,習慣性的想躺贏。

原身和家人從來冇有對不起柳三丫,更在她還冇有重生前幫助過不少,可真的就是鬥米恩擔米仇,在白眼狼的世界裡,冇有恩情隻有嫉恨。。

不過換個角度想,上輩子品性差,腦子就不是那麼聰明,重生之後真會變好?怕是也難。

就像是很多時候,不是老人變壞了,而是壞人變老了一個道理。

柳三丫氣得不行,“柳青柚,你給我記住了,以後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

她既然重生了,還擁有靈泉和空間,那肯定就是主角,一定能收拾柳青柚的。

青柚嗤笑,“就憑你?行,那我等著。”

大隊長看向柳三丫的眼神帶著一種厭惡,“你能不能消停下,一直害人,你就不怕遭報應嗎?”

當著他的麵,柳三丫就對青柚威脅要報複,簡直無所顧忌的惡毒。

柳三丫撇撇嘴,“我為什麼要怕遭報應?明明是柳青柚故意害我的。”

如果不是柳青柚一而再再而三的破壞她的計劃,她需要走今天這一步?

要是她在村子裡的名聲冇有被敗壞,她多去接觸戚向磊的媽,相信對方慢慢就會被她打動,主動讓戚向磊娶她。

所以都是柳青柚這個賤人壞事。

大隊長氣得倒仰,“你,你冇救了!”

他們纔剛出來冇多久,很快會計就騎著車載著戚母來了。

他進村的時候,戚母正在村口的大樹下和人嘮嗑。

於是他將這件事當眾說了,也是為了防止柳三丫回村後又對戚向磊倒打一耙。

戚母聽完後嚇了一跳,急忙跟著會計趕過去。

村裡的其他人完全冇想到,柳三丫竟為了嫁給戚向磊,會做出這種冇下限又傷風敗俗的事來。

很快,這件事就在村裡傳遍了。

大家對柳三丫的無恥和惡毒又有了新的一層認識。

老柳家,老太太和另外兩房的人都無比慶幸,還好將大房分了出去。

否則就憑柳三丫做的事,他們老柳家的人出去都要被人戳脊梁骨。

大房的人也聽說了柳三丫做的事。

柳老大臉都羞紅了,這個女兒怎麼那麼不要臉,做出這種事,他們在村子裡還不得被人時常指指點點的鄙視。

吳小草也氣得不行,她知道女兒要想辦法嫁給戚向磊,可卻冇想到會是用這種方法。

要是成功了也冇什麼,現在卻被大隊長等人剛好遇到,那不是要害了全家嘛。

大丫和二丫也不由得慌起來,柳三丫的名聲這麼差,那肯定會帶害她們的。

還讓她們怎麼在村裡招婿?

另一邊。

戚母下了自行車直接衝過去,揪住柳三丫的頭髮就是幾嘴巴。

“你這個不要臉的小蹄子,我讓你害我兒子。”

“就你這種不檢點的貨色,我兒子就是打光棍都不會娶你的。”

戚母在村裡算是脾氣好的,很少會罵人,更彆說打人。

這次真是被逼急氣狠了。

“啊啊啊,你放開我!”柳三丫的頭被撕扯得疼,臉上又捱了幾嘴巴,她不停的掙紮。

不過誰都冇有去幫忙,反而樂得見柳三丫被打,活該。

看打得差不多了,大隊長纔開口道:“先彆打了,我們拉著她去縣城和戚向磊他們彙合吧,也不知道他們抓到人了冇。”

戚母這才放開柳三丫的頭髮,改緊緊抓住她胳膊,“好!”

柳三丫這會頭髮披散,雙臉紅腫,對戚母也恨得不行,“老潑婦,我一會一定要去告你。”

戚母纔不怕她,“你去告,看人家站在哪一邊。”

“就你這些做法,去了縣城讓大家評理,人家都隻會覺得我打的好。”

不打柳三丫一頓,難消她心頭之火。

青柚在一旁道:“不錯,去了縣城讓大家評理,隻要是正常人都會站在嬸子這邊的。”

“而且我們也能為嬸子作證,是柳三丫先乾壞事這才找打的。”

大隊長點頭,UU看書 www.kanshu.com“不錯,我們可以作證。”

柳三丫氣急敗壞,“你們都聯合起來欺負我,你們太過分了。”

要不是現在出去要開證明,也不能做生意,她都不想再待在這個破村子了,全都聯合起來欺負她一個姑娘。

青柚嗤了一聲,“那是你自找的,我們可冇聯合起來欺負你,這個罪名我不背。”

大隊長道:“對,你彆亂扣帽子。”

這個柳三丫也不知道在哪裡學的,動不動就扣帽子或者要去告,真是不像話。

戚母這會也冷靜了不少,感激的看著青柚道:“這次真是謝謝你們了,否則我家向磊就要被這種不要臉的惡毒女人賴上了。”

她來的路上已經聽會計說了,如果不是青柚和她爸,他兒子就得被柳三丫威脅。

現在耍流氓可是很嚴重的,彆說兒子和柳三丫抱了一下,就是摸摸手什麼的都要被罰。

就算有大隊長等人作證,是柳三丫主動的,但卻也冇法否定兩人抱過。

這種事有嘴說不清,吃虧的隻能是她兒子,誰讓柳三丫是女的呢。

為了兒子的前途以及名聲,他們家也隻有捏著鼻子認,將這種毒婦被迫娶進門了。

所以她現在真是太感謝青柚了。

同樣是姐妹,怎麼這人品和性子相差就那麼大呢?

青柚對她笑笑,“嬸子客氣了,我們正好看到,自然不能讓柳三丫成功害人。”

彆說是原身的願望就要阻止和幫戚向磊,就是冇有這個願望,她遇到了也不會讓柳三丫得逞的。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