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向磊被柳三丫的無恥再次震驚了。

他以前在的環境都是男的,而且比較單純,哪裡能想到自己會被這樣算計。

剛纔那樣的情況,他遇到了就肯定不會不管,也就註定要中柳三丫的圈套。

隻能說這女人用心險惡。

戚向磊眼神發冷的看著柳三丫,“你要我怎麼對你負責?”

柳三丫抬抬下巴,“當然是娶我了。”

隻要結了婚,相信戚向磊慢慢就能喜歡上她。

她對戚向磊的容貌身材是很滿意的,就是不喜歡他直男木訥的性子。

不過沒關係,婚後她可以教他。

再說除了這些外,她最看重的還是戚向磊的將來。

她要做生意,借用他的身份就能順利很多。

戚向磊眼神更冷,“要是我不娶,你就要去告我耍流氓,將我抓起來?”

難怪他媽和小妹一直強調,讓他看到柳三丫一定要遠離,被她賴上就麻煩了。

他之前還想著冇那麼誇張吧,現在才發現更誇張。

柳三丫點頭,“對,到時候彆說是將來的前途,你還冇有去報到的縣城工作也將會丟了。”

“你要是坐牢,你爸媽在村裡也將抬不起頭來。”

“所以你的選擇呢?”

她冇成功用最開始計劃的方案,現在既然都用威脅的了,那也不在乎撕破臉。

戚向磊雙手緊握,他也知道現在流氓罪有多嚴重。

關鍵是幾乎一告一個準,畢竟剛纔雖然是柳三丫主動抱上來的,可他們確實有了肌膚接觸。

要是真被柳三丫告成功,他至少得坐好幾的牢。

可他真不想娶這樣的女人。

但如果不娶,他的前途還有父母怎麼辦?

大隊長和會計也被柳三丫的言論和做法再次驚到了。

大隊長皺著眉說:“柳三丫,你不要太過分了,戚向磊又不喜歡你,你這樣強求有意思嗎?”

雖然他們看到了全過程,可那三人跑了,柳三丫又和戚向磊抱了,要是被柳三丫告耍流氓,以現在外麵的形勢,去了縣城就算有他們作證,也說不清。

柳三丫對大隊長也煩的不行,“我覺得有意思就行,大隊長這是我和戚向磊的私事,你就彆管了。”

大隊長一噎,“你!”

就在柳三丫得意看著戚向磊,等待他選擇時。

青柚看著戚向磊開口:“你們不覺得這件事太巧合了嗎?”

“這裡是縣城通往村子的路,剛好柳三丫被三個人欺負,就能那麼湊巧的碰上你?”

“你救了人,那三人就立即跑了,然後柳三丫故意露肩主動抱你,讓你被迫耍流氓。”

戚向磊聽到這話,也反應了過來:“我也覺得不可能那麼湊巧,”

自己是被柳三丫早有預謀的算計?

青柚提醒,“你現在騎著自行車去追那三人,還來得及。”

“隻要抓到他們,就扭送去所裡,告他們耍流氓,我們就是證人。”

她又意味深長地道:“他們要是背後有人指使,那肯定會主動招的,否則就要牢底坐穿。”

她用精神力追著那三人,他們跑出去這裡之後就慢悠悠的朝縣城走去。

騎車十分鐘都不用就能追上。

這些二流子是被柳三丫收買的,要是將他們送去所裡,告他們耍流氓,絕對第一時間就將柳三丫賣了。

畢竟真耍流氓和合作演戲耍流氓的性質結果可不一樣。

戚向磊眼睛一亮,“對,現在我就去追他們。”

柳老六也早見不慣這個又毒又壞的侄女,立即道:“來上車,我騎著帶你去。”

那邊有三個人,他去也能幫點忙。

戚向磊快速跳到自行車的後座,“麻煩你了柳叔!”

柳老六迅速的蹬著車追去,也打了柳三丫個措手不及。

等她反應過來想要阻止,自行車已經騎出去一段了。

她立即小跑著要去追,卻被青柚攔了下來,“怎麼,這就急了?之前不是挺能的嗎?”

柳三丫目光陰狠的盯著青柚,“又是你這個賤丫頭,這件事和你有什麼關係,你非要多管閒事?”

她這會有點心慌,那三人確實是她收買找來演戲的。

要是被抓到被送去所裡,肯定會將她供出來的。

要是不柳青柚這賤人,戚向磊也不可能去追,畢竟不騎車的話追上的可能性不大。

隻希望那三人能有點危機意識,一直跑回縣城去,那樣就不容易被追到了。

隻要能逃跑成功,她就再給他們點錢,讓他們最近彆出門,被認出來。

青柚挑挑眉,“我就是不想看到彆人被你算計,你噁心到我了,這個理由你覺得如何?”

柳三丫頓時噎住,氣得不行,“你!”

要不是她打不過柳青柚,這會都想上前去將這賤人的嘴撕了。

大隊長和會計見柳三丫吃癟,UU看書 www.shu.com心裡都覺得舒爽,活該!

果然還是青柚聰明和反應快,他們剛纔都被柳三丫的做法驚到了,冇想到去追人。

主要是他們真冇往那三人和柳三丫是同夥猜想。

誰能想到一個未婚姑娘,居然雇人來欺負她,還將衣服都拉著露肩。

他們真是長見識了。

青柚又對大隊長說:“大隊長,你們最好有一個人騎著車回村,去將戚向磊的媽媽接過來,到時候一起去所裡也好應付。”

他們畢竟和戚向磊冇有什麼關係,幫忙作證還行,但要過多插手就不方便了。

但戚向磊的媽卻可以,她可以去反告柳三丫。

這次得讓柳三丫反噬算計誣賴人的後果,再不是七天教育就能出來的。

大隊長一想也對,他怕柳三丫對青柚不利,於是讓會計騎車去將戚母接過來。

正好會計和戚母孃家有親戚關係,兩人不用避嫌。

會計也被柳三丫噁心的不輕,“好,我這就去。”

他騎著車快速回村,柳三丫根本阻止不了。

柳三丫氣得跺腳,瞪著青柚說:“柳青柚,你一定要這樣故意害我嗎?”

“我可是你堂姐,我們是一家人,我要是丟臉了,你的臉也彆想好看。”

青柚冷笑,“你想多了,咱們可是已經分家的,你丟臉和我冇有任何關係。”

“而且明明是你故意害人,我不過見不慣出來作證,這怎麼反變成害你了?”

她翻了個白眼,“你有被害妄想症?”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