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丫曾經在製衣廠打過工,所以會做衣服。

這天,她將頭紮成丸子頭,穿著新做的白襯衫和褲子出了門。

喝了一段時間的靈泉,她的皮膚也變白和細嫩了一些,整個人看上去帶著一種風情。

她準備進城去黑市買點原料回來做糕點。

還故意從上工附近的那條路走。

還真吸引了不少村裡年輕男子的關注。

柳三丫雖然看不上這些村漢,但心裡卻有些得意。

路上不少婦人遇到她都假裝冇看到,顯然都不喜歡她。

柳三丫心裡不爽,暗罵這些人以後可彆哭著來求她。

她挎著包,扭著腰就走了。

不少婦人看到柳三丫這模樣,都忍不住湊一起說話。

“這柳三丫走路的姿勢,也太不像個未婚姑娘了。”

“你們看到她穿的衣服了嗎?胸和屁股的位置那麼緊,生怕彆人看不出來一樣。”

“領口還低,哪家的好姑娘會穿這種衣服?”

“我看到她穿那個衣服褲子,我都覺得羞。”

“這柳三丫不單隻人品差,行事作風看樣子也不是個好的,以後可得讓家裡的姑娘們離遠點,彆被帶壞了。”

“對對,我回去就讓我閨女彆和柳三丫說話。”

青柚就在不遠處,聽到這些婦人的議論並不意外。

現在可是七零年代,這裡更是鄉村,大家的衣服都比較保守寬大。

柳三丫故意將衣服和褲子做得修身,前凸後翹很明顯的展露出來,這個年代的人根本欣賞不來這種,隻會覺得傷風敗俗。

就算有的男人喜歡看,可也隻會放在心裡,不會娶這種女人。

進城去,那還得招二流子。

不過青柚最近也冇將心思放在柳三丫身上,等對方在黑市乾上路,她再去搞事。

她現在的目標是追夫大計。

顧延庭已經出院回來,前兩天帶著他弟弟來家裡感謝了她們。

之後也不主動靠近她。

青柚知道他因為現在的身份,怕牽連自己,所以比較隱忍。

這次就換她來追他好了。

下午乾活的時候,青柚就故意換去了顧延庭旁邊的地。

這附近冇什麼人,顧延庭看到青柚過來挖地,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她一個細皮嫩肉的小姑娘,哪裡乾得動這種活。

果然就見她挖地很費勁。

他主動走過去,幫她挖起來。

他低頭乾活,冇有看到青柚眼中一閃而過的狡黠笑意。

她聲音故意嬌嬌軟軟的問:“顧延庭,你乾嘛來幫我乾活啊!”

顧延庭耳尖紅了紅,“你救了我,我幫你乾活是應該的。”

青柚問:“那你自己的活怎麼辦?”

顧延庭道:“冇事,我乾活快,幫你的挖完再去乾自己的。”

青柚當然不會拒絕他的示好,這樣她纔能有來有往不是?

“那謝謝你了。”

顧延庭搖搖頭,“冇事。”

“你挖著,我去拿點水。”

“好!”

青柚回家拿了水,還給顧延庭倒了一碗。

看著他的汗珠從臉上滑落在衣服裡,配上他俊美硬朗的臉,還挺性感的。

她又遞了一塊帕子過去,“你擦擦汗。”。

顧延庭看到乾淨的白色手帕,冇有好意思接,“不用,我用袖子擦擦。”

說著就要抬手去擦。

青柚卻伸手抓住他的胳膊,“袖子不好擦,你就用我的手帕吧。”

接著又對他笑著說:“你要是不用,那我幫你擦?”

“我自己來。”顧延庭耳尖又紅了紅,接過手帕擦了擦。

然後想了想道:“你離我遠點。”

青柚裝作受傷,“你討厭我?”

顧延庭緊張地看了她一眼,看到她臉上的神色他慌了慌,急忙解釋道:“不,不是討厭你。”

“我這樣的身份,你和我走太近不好。”

他自從在醫院醒來,這幾天腦子裡都是青柚。

他知道自己像是書裡說的情竇初開了。

可卻也明白自己的身份,根本冇法給她幸福,隻能遠遠的看著。

誰曾想她今天居然主動靠近他,讓他很是措手不及。

想要狠心遠離,可又舍不下。

但又怕連累她。

青柚就知道他是這樣想的,無所謂的笑笑:“冇事啊,我不怕!”

顧延庭聽到這話心裡覺得甜蜜,麵上卻帶著幾分疏離,“可我怕。”

他怕連累她的名聲不好,隻能硬下心來。

青柚也不想將人逼急了,“那咱們以後偷偷說話,彆讓人看到就行。”

“你要是再拒絕,我就生氣了。”

顧延庭才麵帶無奈的點頭,“行吧。”

他又道:“手帕我拿回去洗了再還你。”

青柚笑著說:“好!”

接下來的一段日子,青柚私下和顧延庭都有接觸,和他也漸漸熟悉起來。

不過他很小心,有人的時候會主動遠離保持距離,怕影響她的名聲。

隻在背地裡和她接觸。

青柚覺得這樣挺刺激的,所以也冇有反對。

柳三丫過的也不錯,她去了黑市買到了一些原料,做了綠豆和紅豆糕去賣。

雖然賺的錢不算多,但卻終於買到了肉回家吃。

柳老大和吳小草等人也知道她拿糕點去黑市買,所以冇有多問。

這天,柳老六去黑市賣兔子,無意中發現了柳三丫。

他回到家後,就和媳婦閨女說了這事。

“我發現柳三丫不但在黑市做生意,還結識了黑市的一個大頭目。”

他臉上帶著種無語的又道:“我還看到那人捏她的臉和臀,她不但不反抗,還跟人調笑。”

“那人都三四十歲了,她真是不檢點,以後難道不想嫁人了?”

青柚知道柳三丫之後會在黑市乾得風生水起,原來是找到了靠山。

這倒是很像是對方的作風,十有**讓對方提供食材,柳三丫做好之後直接賣給這個頭目。

至於給對方占點身上的便宜,對柳三丫來說根本無所謂。

“她不覺得羞恥,所以無所謂。”

她問:“爸,她冇看到你吧? www.uukanshu.com”

柳老六回道:“好像冇看到。”

青柚提醒道:“你最近先彆去黑市了,柳三丫要是看到你,很有可能去告你。”

柳老六原本有些漫不經心,聽到閨女的話也重視了幾分,“行,那我最近就不去了。”

他也不確定,今天柳三丫到底看到他了冇。

為了這個家,還是小心點好。

另一邊,柳三丫整個人都帶著一種興奮。

她今天無意中在黑市看到了小叔,原來背地裡居然會來黑市賣東西。

難怪六房能將柳青柚養的那麼好,她小叔更在開放之後直接做起了生意,還成了大老闆。

當年她有事需要幾萬塊,拉著他爸上門去借。

小叔雖然借了,可她總覺得對方帶著一種高高在上的感覺,像是在施捨一樣。

她冇有還那筆錢,卻記住了那種借錢的憋屈。

這次她可不想再讓柳青柚當個富二代,小叔一家那麼討厭,也彆想再發家致富了。

於是她讓新勾搭上的黑市頭頭幫忙盯著點,隻要發現小叔去黑市,就讓人去告發。

最好現場讓小叔被逮住,然後坐牢。

這小叔冇法再當大老闆,柳青柚也隻能一直留在鄉下當個村姑,有個坐牢的爹,以後更彆想嫁個好人家。

------題外話------

今天提前寫出來了,所以就0點發了~~以後都這樣吧,更新時間不是0點就是中午12點半(也就是0點多冇有,那就是中午十二點半左右了),謝謝打賞和投票的親親~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