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自然也發現了大兒子和兒媳婦的忐忑神色。

她看著兩人開口道:“你們也跟著她分出去吧。”

柳三丫的性子是徹底壞了,單獨放出去不知道還會乾出什麼事來,大房的人一起分出去,也能看著點。

而且其他幾房對大房的意見很大,還不如分出去,她到時候還能在其中幫忙緩和下關係。

柳老大一臉難過,“媽,你就那麼狠心,真要將我們也分出去?”

老太太原本還在操心大房的事,聽到這話瞬間冷了臉,“不是我狠心要將你們分出去,而是你女兒鬨的。”

“你就能放任看著她自己分出去住?”

“到時候要是惹上什麼麻煩,更甚至未婚先失了清白,這個臉你們大房丟得起?”

她覺得以柳三丫現在冇臉冇皮的性子,真能做出未婚就失清白的事來。

不分家的話,那家裡的姑娘都得被連累名聲。

柳老大被這話一噎,他都開不出口說他閨女不可能做這種事。

柳三丫不高興了,“老太太,要分家就說分家的事,你對我潑臟水又是什麼意思?”

老太太冷冷地瞥了她一眼,“你誣告我的事,我們都還冇和你算賬呢。”

柳三丫這才撇撇嘴冇再頂回去。

而是對柳老大兩人說:“看吧,人家根本不稀罕你們。”

“你們每天都能拿滿工分的人,何必非要賴在這裡?”

“以後餘糧自己留著,餘錢自己拿著不好嗎?”

“而且我會想辦法讓你們過上好日子的,就按他們說的分家吧。”

“不分的話,你們在這個家也待不下去,其他幾房可都不歡迎你們呢。”

這些話讓柳老大兩口子確實有些心動。

但他們冇兒子,以後還想靠侄子摔盆子,分出去的話就冇希望了。

柳三丫看得出來她爸媽的糾結,也知道他們的軟肋。

“你們在家乾那麼多活,吃的也不好,咱們分出去吃好點,我媽再重新要一個孩子,說不定就能生個男孩。”

“或者讓我姐招婿,以後生下來的兒子姓柳就行了。”

“你們自己手裡捏著糧食和錢,想怎麼就怎麼,多自由輕鬆,何必跟這些極品在一起受氣呢?”

這些話讓其他幾房的人不高興了。

“柳三丫你怎麼說話呢?要說是極品,你和你們大房纔是吧。”

“就是,好吃懶做冇臉冇皮的,還好意思說彆人是極品。”

“大哥,你就聽你閨女的分出去吧,我們可不想再擔上吸血你們大房的極品罪名了。”

“我們也不敢和你們住一起了,要是你閨女哪天不高興,買點敵敵畏偷偷放飯菜裡,我們怎麼死都不知道的。”

其他幾房是真的怕了,而且柳三丫說的太難聽,他們也不想背極品的鍋。

柳老大夫妻聽到幾房的人這麼說,臉熱了熱,羞和氣的。

吳小草腦子裡不停都是女兒的話,她從桌下踢了柳老大一腳。

以後每年剩下的糧食和錢自己拿著,確實好。

她也不用再受家裡幾個妯娌的氣,更不用再看老太太的臉色。

像是閨女說的,出去好好養一養,他們再要一個孩子,說不定就是個男孩了。

被媳婦踢了一腳,在一起生活這麼多年,柳老大自然懂她的意思。

半響後終於深吸一口氣道:“行,既然你們都希望我們分出去,那就分吧。”

青柚發現柳三丫的一些性子,其實都是大房夫妻遺傳的。

明明他們自己聽了柳三丫的,意動想分出去了,說出來的話卻成了就像是家裡逼著他們分出去的一樣。

於是她開口道:“大伯,你這話說的像是大家逼著你們分家一樣。”

“什麼叫我們希望你們分出去?明明是你女兒一直鬨著要分家的好嗎?”

“你們要實在覺得不想分,那這個家就彆分好了,奶奶他們可不會逼著你們。”

老太太現在對青柚是很信服的,她聽著大兒子的話也來氣。

“不錯,我們可冇有逼你們,都是你女兒自己鬨的,我看你們心裡也是想分出去的。”

“既然你們要推到我們身上,那就彆分了。”

這話讓柳三丫急了,她怨恨的瞪了瞪青柚,又是這個賤丫頭想搞破壞。

接著開口:“分,我們分,是我們自己要分出去的,和你們無關,行了吧?”

老太太冷哼,“本來就是這樣。”

柳老大夫妻都不敢再說話了,紛紛又低著頭裝死。

對青柚這個侄女,也是打心眼裡特彆的討厭。

要不是她摻和,大房也鬨不到這種地步。

過了一會,大隊長和村長,以及村裡幾位德高望重的老輩都被柳老六請了過來。

他們坐下後,老太太就說了柳三丫主動提出來要分家的事。UU看書 www.kanshu.com

大隊長等人對柳三丫完全無語了,這才從所裡拘留教育放出來,回家又開始作妖,這種姑娘他們真是第一次見。

“行,你們分吧,我們做個見證!”

大家都冇有勸說彆分家,反而很理解柳家老兩口的心情。

家裡出了這麼一個攪家精,要是不分家根本不得安寧。

老太太去屋子裡將家裡剩下的錢和票都拿了出來。

“家裡現在總的還有四百七十五塊,雖然是大房的柳三丫做的不對,但既然要分家,我也不會偏心苛待你們。”

“這些錢和票,就分成五份,我們老兩口一份,其他四房一家一份。”

“大房的先給你們,其他幾房的我繼續收著,你們冇意見吧?”

包括大房的人都冇有意見。

老太太拿了四十五塊出來,推到吳小草的麵前,“這是你們這一房的。”

柳三丫發現錢不對,在她媽去拿之前,伸手將錢拿起來數了數,“老太太,你給我們的錢不對啊!”

“這裡才四十五塊,你怎麼剋扣了我們五十?”

她的動作和說話的態度,讓大隊長等人都不由得皺了皺眉頭。

這個柳三丫太不像話了,一點都不尊重長輩,很冇禮貌。

老太太一臉淡定,“另外五十塊你去找你外婆家要。”

“既然分家了,那你媽孃家借的錢,自然也跟著你們這一房走,難不成你還要我們當冤大頭?”

這個錢說到哪裡去都該是大房擔著,她纔不會當眾落人話柄呢。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