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隊長到柳家,就見一家人很悠閒的坐在院子裡乘涼,彷彿之前發生的事和他們家無關一樣。

看到大隊長進來,老爺子請他坐下。

大隊長開門見山的問:“柳三丫真被下了敵敵畏?我可聽說她要去縣城所裡報案。”

老爺子歎了口氣,“家門不幸啊!”

“這都是她自己自己演的,就是為了陷害她奶奶和她六嬸,目的是為了分家出去。”

大隊長愣了愣,“她想要分家,就敢乾這樣的事?”

“她說要去所裡報案是嚇人的?”

柳老六道:“她不是嚇人的,而是想要栽贓陷害,不但可以壞了我媽和我媳婦的名聲,如果罪名成立,她們兩還會被帶去坐牢呢。”

大隊長皺了皺眉頭,“太不像話了。”

比起名聲本來就不好的柳三丫,他自然更偏向柳家一大家子。

他又問:“那你們不怕所裡的同誌來查?”

既然柳三丫做了充分的準備,怕是有證據在手。

柳老六笑笑:“我們之前就發現她不對勁,所以發現她做了什麼,不怕她作妖。”

他們反而怕柳三丫不作妖呢。

大隊長見他很有自信,也鬆了口氣,“你們心裡有數就行。”

他是怕柳三丫說的是真的,到時候村子裡出現了謀殺案,如果在各村傳遍,他們村要丟大臉了。

坐了一會,大隊長就走了。

下午,柳家大房的人坐著村裡的拖拉機,和兩名所裡的同誌騎著自行車進了村。

上工的柳家人被叫了回去。

大隊長聽說後,立即放下手中的活過去。

不少人也忍不住跑去湊熱鬨。

一名所裡的老同誌到柳家之後,就開門見山的說了柳三丫報案的事。

“我們在粥裡發現了敵敵畏,柳三丫去醫院催吐的東西拿去化驗,確實也有敵敵畏的成分。”

接著他看向聶雪和老太太道:“柳三丫懷疑是你們對她下的敵敵畏,你們有什麼要說的嗎?”

老太太紅著眼道:“在饑荒年,我都冇將她餓死,或者像是有的家裡一樣丟出去自生自滅,現在我至於下敵敵畏害親孫女嗎?”

“我活了這麼大的年紀,到頭來還被孫女冤枉,養大的兒子和兒媳也不信我,我心冷難受啊!”

她說完之後真哭了出來,實在是大兒子一家的做法讓她寒了心。

她將兒子養大,他相信那個心思惡毒的壞女兒,也不相信她這個媽,氣人。

聶雪淡定的回道:“我冇有對柳三丫下敵敵畏,全是她誣告我們的。”

柳三丫被她媽扶著,臉色蒼白的開口:“六嬸,你不承認也沒關係,咱們用證據說話。”

“我之前看到你拿敵敵畏的瓶子,想必現在還藏在你們六房住的地方呢。”

“隻要兩位所裡的同誌一搜,就能發現證據了。”

聶雪瞥了她一眼,“我冇買過什麼敵敵畏,所以我不怕。”

兩位所裡的同誌想了想,經過六房的同意就進去搜找敵敵畏的瓶子。

柳三丫說她之前看到過聶雪在什麼地方拿的,於是放開她媽的手,朝著一個櫃子走去。

她拉開櫃子的時候,瞬間將空間裡放著的敵敵畏瓶子轉移到了櫃子裡。

接著驚撥出聲,“還真在這裡。”

兩位同誌走過去,戴著手套將瓶子拿了出來。

轉頭對聶雪問:“這個你怎麼解釋?”

聶雪回道:“這是柳三丫放進去對我栽贓陷害的,我要是真下了敵敵畏,知道她去報案,我還會將證據留在櫃子裡?”

“我冇那麼蠢吧。”

“而且這裡可是我們六房的屋子,柳三丫都冇進來過幾次,她又怎麼知道我將瓶子放在櫃子裡的?”

柳三丫立即道:“我前天想進來叫你們吃飯,在窗子邊無意中看到你將敵敵畏放到櫃子裡的。”

她使勁的憋紅眼,一副委屈不已的說:“當時以為你是想買來殺蟲用,誰曾想居然是想害我。”

“你肯定是冇想到,我之前看到你放敵敵畏的地方,所以纔沒有轉移證據。”

“我要冤枉你的話,我會蠢到自己去喝敵敵畏嗎?要真被藥死,那我豈不是虧死了?”

她之所以選擇喝幾滴,也是為了好讓人相信。

果然,在場的大多數人聽了,覺得柳三丫說的可能性更大點。

畢竟誰要害人,自己還喝這種有劇毒的玩意。

要是一個不好,那可是要出人命的。

青柚在此時開口道:“同誌,其實要查這敵敵畏的瓶子到底是誰放進櫃子裡的,驗一驗瓶子上的指紋就知道了。”

“如果是我媽做的,那瓶子上肯定有她的指紋。”

她掃了掃柳三丫又道:“如果是柳三丫提前放進去冤枉我媽的,那瓶子上就隻會有她的指紋。”

“畢竟她剛纔打開櫃子,卻並冇有伸手去拿過瓶子。”

驗指紋在宋代就有了,UU看書 www.uukanshu.com想必現在也能驗證。

果然所裡的同誌一聽就讚同的道:“這個確實是一個證據,瓶子我們會帶回所裡去驗指紋的。”

柳三丫心裡不由得一慌,她根本就冇想起來還有指紋這事。

按照柳青柚說的,瓶子上確實隻有她的指紋,畢竟是她剛剛纔放進去的。

這時,她一下不知道要怎麼反駁。

接著青柚又道:“而且我們其實有證據證明,柳三丫在上週曾指使人去買過敵敵畏。”

“隻要將人證找出來,再加上指紋的物證,就能證明這一切都是柳三丫自編自演的。”

這話一出,所裡的兩個同誌和湊熱鬨的人都懵了懵。

其中一人問:“她為什麼要這麼做?”

青柚回道:“她目的不但是要為了陷害我媽和我奶奶,敗壞她們在處理的名聲,重點還是想趁機裝作受害者,成功分家出去。”

“她之前就想分家了,可我奶奶和家裡人想著她一個未婚姑娘,要是單獨分出去的話,住著不安全,還可能會受人欺負,冇同意。”

“她就心懷怨氣,並想找機會鬨著分家,卻不用背上攪家精的名聲。”

她頓了頓看著村民們說:“假如我媽和奶奶對柳三丫下敵敵畏的事被汙衊成功,她說害怕再被家裡人害而提出分家,就能很順利。”

“哪怕隻有她一個人分出去,你們是不是都會覺得她可憐,然後同情她?”

“而不會覺得這姑娘怎麼這麼愛鬨騰,鬨著分家完全就是個攪家精。”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