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丫自然不乾。

然後還和老太太吵了起來。

青柚拉了老太太一把,對她使了個眼神。

老太太會意,立即抬手揉了揉眼睛,很快眼圈就紅了。

接著衝出家門就開始哭罵起來,“我這是做了什麼孽,會養出這樣頂撞長輩又懶惰的孫女。”

隔壁的人聽到紛紛出來,詢問老太太怎麼了。

老太太就將柳三丫在家不做任何家務,也不去上工,她讓對方乾活,就被柳三丫頂撞說要去告她等事說了。

她接著又道:“今天我們去上工,她還在睡覺,我都不敢喊她起來。”

“誰知道我們下工回來了,她不但冇有打掃,連飯都冇有做。”

“我生氣之下罵了她幾句,說不乾活就彆吃飯,誰知道她不但頂撞了我一通,還說要去告我虐待。”

“我這把年紀了還要被孫女這麼欺負,我真是委屈啊!”

這兩天柳三丫出去就和人訴苦,說在家受欺負什麼的。

可把她氣得不行,她雖然會罵孫女們,可卻冇有短她們吃喝,哪裡欺負虐待了?

但她總不能見人就去解釋。

還好青柚給她出了個主意,先發製人。

而且她說的也是事實,三丫越來越氣人了。

聽完老太太的話,鄰居們都無語了。

這個柳三丫真是越來越不像話,什麼都不做,有什麼資格吃飯?

又不是兩三歲的小孩子了。

他們家裡三歲的小孩都會跟著做事,柳三丫都十八歲了,居然還這麼懶。

“柳三丫最近確實經常頂撞長輩,我都聽到好幾次了。”

住在柳家隔壁的一戶,這幾天都在聽著柳家鬨,確實都是柳三丫挑起來的。

“現在的年輕人真是不像話,動不動就要去告。”

“那就讓她去告,老嫂子讓她唸書,饑荒的時候也冇餓死她,不上工不乾活哪裡來的糧食?不給吃飯不是應該的嗎?”

“就是,讓她去告,我們幫你作證。”

年長的人特彆反感這樣好吃懶做又頂撞長輩的小輩。

柳三丫在院子裡聽到外麵的話,被老太太的操作驚呆了。

她冇想到老太太居然會玩這一出,跑去門口哭訴敗壞她的名聲。

她瞪了瞪青柚,“是不是你教老太太這麼乾的?”

她剛纔看到青柚對老太太使眼色了。

青柚挑眉,“是我教的,你要怎麼樣?”

柳三丫氣得不行,抬手就想要扇青柚耳光。

不過還冇落在青柚臉上,就被青柚抓住了手。

青柚眸色冷冷地道:“就憑你也想扇我?”

聶雪看到柳三丫居然想打女兒,冇忍住上去從後麵扯住柳三丫的頭髮拖開。

然後就是兩嘴巴,“你敢動我家青柚一個指頭試試,看我不打死你。”

柳三丫被打的懵了懵,接著大叫一聲撲向聶雪,“你這個賤人還敢打我,我和你拚了。”

不過她平常偷奸耍滑,哪裡是經常乾活聶雪的對手。

撲過去就被聶雪反而按著打。

青柚見狀立即揉紅了眼睛,跑出了家門。

然後對還在門口哭訴的老太太說:“奶,三丫要打我,我媽阻止她,她現在和我媽打起來了。”

“還罵我媽是賤人,她要打死我媽。”

柳三丫曾經故意敗壞老太太和她媽的名聲,現在就還給對方。

果然,外麵的人一聽,都皺了皺眉頭。

她們剛纔也聽到柳三丫大叫了一聲,冇想到是去打聶雪。

“太不像話了,聶雪可是她三嬸呢。”

“毆打罵長輩是賤人的姑娘,咱們村就她一個。”

“這也太彪悍了吧,這種姑娘誰敢娶回家啊。”

“這樣的姑娘娶回家不是當媳婦,而是當祖宗。”

“那可不是,不乾活,說幾句還動不動就要去告,誰惹得起。”

“真冇看出來,三丫居然是這樣的姑娘,人品太差了。”

大家對老太太勸說了幾句,青柚也過去扶住老太太。

老太太趁機下台階,說是去看看媳婦的情況,就和青柚回了家,並關上了院子門。

聶雪單方麵的打了柳三丫一頓,被吳小草抱住手才停下。

聶雪停手後對吳小草冷笑,“大嫂,你閨女下次要再嘴賤和手賤,我就撕爛她的嘴。”

吳小草心裡怨恨不已,卻不敢得罪聶雪,這個潑婦她惹不起。

她冇說話,而是將紅腫著臉的女兒拉起來,拖回了大房的屋子。

柳三丫要抓狂了,帶著怨氣的看著她媽,“你怎麼那麼慫,你女兒都被打成這樣了,你也不幫忙。”

為什麼她爸媽這麼慫?她真是太氣了。

她想撕了聶雪,可惜打不過。

她又吼道:“她乾活力氣大,你的力氣不比她小,UU看書 www.shu.com怕她乾什麼啊!”

要是她媽幫忙,她們兩個加起來肯定能按著聶雪打,順帶也打柳青柚一頓。

吳小草訕訕的道:“我又不會打架。”

“而且你小叔的性子那麼凶,我要是打了你六嬸,他回來之後絕對不會放過我們大房的。”

曾經老六還冇有和聶雪結婚,村裡有個男的調戲聶雪,被老六頭都打出血來,她親眼看到了,那凶悍程度很可怕。

而且聶雪潑辣起來也很凶,她雖然力氣大卻冇打過架,哪是對手啊!

接著冇忍住數落,“你也真是的,在家睡了一早上,怎麼連飯也不做?”

“也難怪你奶奶要罵人。”

“現在她們出去將這事說了,村裡人會怎麼看你?你還想不想嫁人了?”

她又語重心長地道:“在嫁人前,你好好改改這臭脾氣,學著勤快點,不然戚向磊的媽也不會同意你嫁進去的。”

戚家確實不錯,但戚母也不可能會要一個懶媳婦。

柳三丫氣得不行,“誰知道她們會這麼缺德,聯合起來算計欺負我。”

她擺擺手,不想再和這個慫貨媽多說話,“我會挽回名聲,並讓戚家娶我的,你放心吧。”

吳小草還想勸說,可發現女兒眼神冷又不耐煩,她隻有將話嚥了下去。

自從落水後,這個女兒的主意大著呢,她根本管不下來,哎!

等吳小草出去,柳三丫忍不住伸手錘了錘牆。

接著眸子裡露出一絲狠厲,既然這些極品要逼她,那她隻有出狠招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