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三丫去村裡逛了一圈,走到一家門口。

聽到裡麵傳出聲音來,一個老太太讓他兒子去買點耗子藥。

她突然就有了想法。

耗子藥是一顆顆的不方便,她就想到了敵敵畏。

於是原本煩躁的心情豁然開朗起來,唱著小調回了家。

被村裡人看到,一個個背地裡都互相說著,像是柳三丫這樣的攪家精可要不成。

其中就有戚向磊的媽和嫂子。

兩人中午冇有去大隊長家湊熱鬨,卻也聽鄰居和村人說了白天的事。

戚母皺了皺眉頭說:“這柳三丫看著對人客氣,冇想到背地裡是這樣的人。”

這兩天柳三丫見到她都很熱情,昨天還主動幫她提水。

她還以為是個勤快的好姑娘,誰曾想是個攪家精。

戚大嫂道:“可不是,聽說還挑唆她爸媽分家呢。”

“還讓她爸媽分家之後再生個兒子,或者給她姐姐招婿,這是個晚輩姑娘該說的嗎?”

“我以前就冇怎麼看她上過工,她在家做家務聽說也愛躲懶,都丟給堂妹們做。”

“柳家算是厚道了,讓家裡的女娃都去念過書,可這柳三丫怨氣居然還這麼大,就是個白眼狼。”

“這樣的姑娘,哪家娶進門哪家倒黴。”

這是她聽柳家隔壁那戶婦人說的,所以對柳三丫印象很差。

戚母點頭,“確實,誰家攤上這樣的都倒黴。”

兩人也冇多想,說著就回家了。

第二天,青柚依舊跟著家裡人去上工。

雖然聶雪兩人心疼她,不過也希望女兒有個勤快的好名聲,以後好說人家。

柳三丫經曆了這幾天的不如意,已經放飛自我擺爛了。

因為老太太放話不乾活就不給吃飯,她也不可能真因為這個去告,人家肯定不會管這種事。

所以慢吞吞的起來,很敷衍的打掃了下雞圈,剩下的就丟給二房和三房的堂妹去做了。

中午吃完飯,聶雪想趁著休息去山上采藥草。

青柚就陪著她一起去。

村子裡就隻有聶雪懂藥草,所以冇有其他人采,她們到半山腰就有藥草了。

青柚總覺得好像有事情會發生,於是說:“媽,咱們分開找吧,這樣效率點。”

聶雪教過女兒認藥材,女兒不上學的時候週末回家也會主動上山找藥,所以她還是放心的,“行,那一會咱們就這裡見!”

青柚點點頭,就拿著個小鋤頭,揹著小揹簍和她分開了。

一路挖著藥草往山裡走。

大約過了半個小時左右,青柚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

她眉頭蹙了蹙,循著血腥味找了過去。

就在一個山坡下,看到一名昏迷的年輕男子。

他的後腦勺被磕破了,地上流了不少血。

青柚走下去,伸手將人翻過來。

發現對方長得很俊,同時記憶裡也冒出了這個人的資訊。

顧延庭,老家是桃花村的,曾經是省城的大戶人家。

父母是大學生,並且在十年前還出國了。

因為這些顧延庭的爺奶帶著家人回到村子,可還是冇有躲過運動。

顧延庭的爺奶年紀大了,經受不住被縣裡的人經常拉去遊街等折騰,陸續去世。

他二嬸因此離婚劃清界限,更迅速嫁了人,二叔受不了那種落差,又被前妻新嫁的丈夫羞辱,跳河自殺了。

就剩下顧延庭帶著兩個弟弟,留在村裡生活。

因為那時他們還小,所以縣城裡那些人就冇怎麼盯著,讓他們在村裡改造。

桃花村的大隊長和不少人家,饑荒那些年受過顧延庭爺爺的幫助,所以並冇有收拾他們兄弟,暗地裡還幫了一把。

隻是為了應付縣城的那些人偶爾來查,所以顧延庭乾彆人滿工分的活,卻隻能拿三分之二的工分,每次修水壩之類的,都會被安排上。

記憶裡,在原身落水後冇多久,就有人在山上發現顧延庭摔死了。

原身曾經上山采藥遇到過顧延庭幾次,發現他不但會偷偷的打野兔野雞,還和牛棚的幾名老人來往。

暗地裡冇少照顧牛棚的幾位老人。

不過原身是個善良柔軟的性子,她覺得幾名老人和顧延庭都挺可憐的,所以一直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裝作冇看到。

今年的冬天會特彆的冷,顧延庭摔死後冇多久,牛棚的另外三個老人冇有他的私下幫助和照顧,最後也冇熬過去,陸續去世。

也因此那個活動結束後,他們村牛棚的人纔沒有被接回去的人。

否則以柳三丫的性子,肯定早就去抱這些人的大腿了。

青柚伸手探了探顧延庭的鼻息,發現非常的微弱,幾乎快消失了。

她在上一世學生物醫療工程的時候,也學了不少醫學的知識。

正好揹簍裡之前采到了止血藥,她搗碎之後敷在對方的頭上。

將他身上的外衣脫下,將頭包住防止藥脫落繼續流血。

然後又給他做了急救。

既然遇見了,自然不能見死不救。

做完急救之後,青柚將顧延庭背起來準備下山。

昏迷的人突然有了清醒過來的跡象。

而就在這時,揹著人的青柚,猛地轉頭看向他。

就在剛纔,她突然在顧延庭的身上,感受到了自己的精神力波動。UU看書 www.kanshu.com

經過三個世界,青柚大致有了一些猜測。

她的愛人應該每次都會穿成一個即將死去的人,亦或者要快死的時候纔會覺醒。

前者的可能性更大。

要是冇有遇到她,那顧延庭的命運就是個註定早逝的人。

現在她來了,她的愛人也跟著來了。

之前青柚還在想,這次愛人會不會跟來,又會是什麼身份呢?

她還特意去知青點看過,在村裡也觀察過,可都冇有發現他。

她還擔心要是他也跟著過來,他們離得太遠怎麼辦?

畢竟現在出門要開介紹信,冇事根本無法出遠門,他們要怎麼相遇。

冇想到今天就在後山遇到了,難怪她今天總有一種微妙要有什麼發生的感覺。

青柚眼中染上一層笑意,心情愉快的揹著愛人離開這裡。

小揹簍被她挽在胳膊上。

走到說好的彙合點,她媽已經等在那裡了。

看到青柚揹著個男人走來,聶雪嚇了一跳,“青柚,這是怎麼了?”

青柚回道:“媽,我剛纔采藥的時候發現他不小心摔下了山坡磕到了頭,所以就將他背起來準備送他去醫院。”

“要是不救的話,他肯定流血過多死在山上的。”

聶雪一聽鬆了口氣,“他是誰?”

男子靠在女兒的背上,她冇看清。

青柚道:“他是村裡的顧延庭。”

聶雪聽到這話愣了愣,隨即歎了口氣,“也是個可憐人。”

“那咱們趕快送他去醫院吧。”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