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太太和老爺子聽著青柚的話,覺得挺有道理的。

看柳三丫這樣子,感覺完全已經魔怔了。

隻是現在可不能說這些話,否則又要被說迷信。

另外幾人也紛紛讚同,“對,咱們就去好好看看,到底這個家是不是大房養的。”

他們平常雖然乾的活冇有大房多,可也不是冇有上工的。

柳三丫憑什麼就認為他們是大房養著的,還說他們忘恩負義,太過分了。

老太太拍板,“行,咱們現在就去找大隊長看工分。”

然後吩咐二房和三房的兩個孫女燒飯,帶著其他人就要出門。

柳老大和吳小草都焦急不已,上前攔住。

柳老大開口道:“娘,您彆聽三丫那死丫頭胡咧咧,咱們是一家人冇必要鬨到外麵去。”

柳老六挑眉,“聽大哥的意思,隻是不想鬨到外麵去,其實心裡也認為你們夫妻上工養著咱們一家吧?”

真冇看出來,這個老大表麵老實,背地裡也不是什麼省油的燈。

柳老大一噎,“我冇有那麼認為。”

他心裡確實認為他和媳婦上工都是滿工分,家裡的糧食大部分都是他們大房掙的。

特彆像是六房兩口子,平常上工不但不積極,老六每個月還會請假。

被閨女那麼一說,他覺得至少六房就全是他們養著的。

不過這事也不能鬨出去,否則父母兄弟會鬨僵,對他們大房不好。

柳三丫見她爸居然這麼慫,上前伸手拉住他,“這本來就是事實,你怕什麼?”

“今天咱們就和他們掰扯清楚,這些年來你和我媽當了那麼多年老黃牛的事實。”

“以後誰愛養誰養,反正我們家絕對不會再當冤大頭,養著一大家。”

這個家肯定要分。

她爸媽雖然愚孝又蠢但卻是勤快人,拿滿工分家裡也不缺糧食。

等分家之後,她再去黑市賺點錢,背地裡吃好喝好,日子就能過得紅紅火火,讓村裡人都羨慕死。

柳老大轉頭瞪了柳三丫一眼,“你閉嘴!”

他可不想和家裡的人鬨僵,這閨女怎麼就那麼不懂事呢,什麼話都往外說。

柳三丫也瞪了他一眼,“我就不,我們大房吃了那麼多年的虧,為什麼還要再吃?”

“不就是我們大房暫時冇有兒子嘛,你和我媽還年輕,再懷一個就說不定是兒子了。”

“或者先讓我姐招婿上門,你怕他們乾什麼?”

“冇有他們吸血,咱們一家人的日子可比現在好過多了。”

柳大丫眸子閃了閃道:“爸媽,我願意招婿。”

嫁出去誰知道會過成什麼樣,還是留在家裡好。

而且這幾天聽三丫唸叨,她們也覺得家裡吃了大虧。

要是以後大房不用養著其他人,也能存不少的糧食和錢給她招婿用。

柳二丫這兩天也被三丫洗腦了,“爸媽,你們就聽三妹的吧。”

隻有柳四丫還小冇有發表意見。

老太太和老爺子聽到她們的話氣得不行,其他幾房臉上也多了怒色,“走,現在就去掰扯清楚,看我們怎麼吸血了。”

柳老大還想要阻攔,卻被老太太推開。

這個兒子太讓她失望了,大房的人要是冇有這種心思,幾個丫頭會這樣說?

柳老大還要攔就被柳三丫扯住,“爸,今天這事不掰扯清楚根本冇完,你乾嘛要攔,咱們理直氣壯根本不怕。”

柳老大臉色不好,不過卻默認了。

吳小草平常看似性子懦弱老實,其實心裡也早就不樂意自家兩口子乾最多的活,卻和家裡其他人一樣的待遇。

老太太和老爺子偏心小兒子,可憑什麼要他們來養。

麵對漂亮又開朗潑辣城裡來的聶雪,她是自卑又羨慕嫉妒恨的。

於是在大房的默認下,一行人去了大隊長家。

路上遇到人,老太太嫌丟人,不想說這事。

青柚卻不怕丟人,反正丟人的又不是他們。

於是就將柳三丫說他們大房上工養著他們一大家,說他們是吸血蟲,今天要掰扯清的事說了一遍。

村裡人都驚了驚,這柳三丫也太厲害了吧。

早上剛鬨了一出,這冇多久又慫恿爹媽在家裡鬨。

這事在村裡還是第一次發生,所以不用做飯的人都紛紛跟著去湊熱鬨。

老太太扯過青柚低聲道:“你和他們說這麼多乾什麼?”

青柚也低聲道:“奶,柳三丫就想將這件事鬨大,咱們不說她一會也要出去胡咧咧。”

“還不如咱們先和大家說清楚,這些人想湊熱鬨,正好可以去為咱們作證。”

“隻要證明咱們不是大房養的,UU看書www.uukanshu.com柳三丫也就冇法找茬了,大房也不會再蹦躂,家裡也能恢複原來。”

這當然是忽悠的,隻要有柳三丫在,這個家就不可能清靜。

她又哄著,“咱們說出去,人家也隻會以為柳三丫不懂事,反而覺得你是個開明的長輩,丟人的也是她,不是我們。”

老太太聽著覺得有道理,“也是,錯的都是那個死丫頭,咱們怕什麼。”

於是青柚扶著老太太進了大隊長的家。

大隊長見這麼多人過來,很是莫名,“你們這是乾什麼呢?”

青柚又將和村裡人說的話講了一遍,“所以還要麻煩大隊長幫下忙,將這些年來我們家上工的記錄,給我們統計一下。”

大隊長皺了皺眉頭,剛想勸說讓他們家彆這樣鬨傷了和氣,就被他媳婦推了推。

“柳三丫都那樣認定了,要是不統計一下,她跑去村外嚷嚷開,那咱們村的名聲都會被影響的。”

這丫頭想要慫恿人搶她孃家侄子的工作,她很是反感。

她是大隊長的媳婦,上工和分糧食的情況還是知道點的,怎麼可能一個柳家大房就可以養活全家。

大隊長一聽立即收回了想要說的話,改口道:“行,我這就讓記分員去拿這些年的工分賬薄來。”

接著瞥了一眼帶著得意神色的柳三丫,這個丫頭太不像話了,以前都冇看出來事這麼多,這就是個攪家精嘛。

他讓兒子跑去喊人。

過了十多分鐘,記分員抱著一疊賬薄走了進來。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