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老爺子眼裡,柳三丫這樣的就是攪家精。

柳老大臉火辣辣的,不光是被打疼了,還是羞的。

這麼多年來,他還是第一次被親孃扇嘴巴,還是當著家裡這麼多人。

而且女兒說的確實太過分了。

他娘是封建殘餘,那他這個兒子又是什麼?

將老太太告去批鬥,他們一家人在村子裡都會抬不起頭來的。

他可是親眼看到村裡那戶地主和家人是怎麼被鬥的。

柳三丫見青柚挑撥一下,老太太和老爺子都針對自己,氣得不行。

她早就準備好要和這家人撕破臉了,所以冷著臉說:“你們要是不給我飯吃,我就去所裡告你們虐待。”

老太太和老爺子見她還不悔改,氣得不行,“你……”

其他幾房的人也覺得這柳三丫太過分了。

柳老六冷笑,“大哥,你這女兒還真是厲害,動不動就舉報或者告虐待,這是將我們一大家人當階級敵人?”

柳老二也冷哼,“就是,咱們可是根正紅苗的三代貧農,可不怕她。”

彆說,剛纔他們還是被嚇了一跳,真怕這瘋丫頭去公社鬨,那他們家就麻煩了。

看聽了青柚的話,他們一下就放心了。

是啊,這是丫頭去舉報他們,他們不承認,還能反舉報她享樂主義呢。

柳老大被兩個弟弟這麼擠兌,臉更燒的慌。

衝過去抓住柳三丫就是兩耳光,“我看你真是落水,腦子裡也進水了,怎麼對你奶奶說話呢?”

“你有本事連你老子一塊舉報了。”

吳小草見狀,急忙上前去拉著他,然後對柳三丫眨眨眼睛,想要讓她趕快認錯。

柳三丫捂著被打的臉,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樣。

從小到大,她還是第一次被打。

她重生又帶了空間靈泉,自認為是天命之女,自認為要高這些泥腿子一截,哪裡受得了這個。

她捂著臉吼道:“你憑什麼打我?你就是愚孝,這一家子的極品,也隻有你們才受得了。”

“你們在柳家當牛做馬,彆人不但不會感激,還隻會變本加厲的壓榨和欺負。”

“你們就是慫貨,隻會窩裡橫來打我,有本事去反壓榨你們的人啊!”

這話不但讓柳老大氣到,其他人也被氣到了。

青柚發現柳三丫被重生衝昏了頭腦,這可不是她曾經去世前生活的年代。

既然對方都送上門來了,她可不會放過。

於是皺著眉開口,“柳三丫你是什麼意思?什麼叫我們一家子的極品?”

“我們怎麼壓榨你們大房了?”

“你這意思是,你們大房上工養著我們這一大家人了?”

柳三丫喜歡挑撥,她也會。

果然,這話一出,家裡的人一個個臉色鐵青,“柳三丫,你給我們說清楚了。”

柳三丫氣得不行,她現在也明白,剛纔鬨了那麼一出,在這個家她是待不下去的了。

還不如鬨大,讓對方將她趕出家門。

她也能在村子裡以小可憐自居,這一大家子就欺負她一個小姑娘,到時候輿論都會站在她這邊。

等她出去吃香的喝辣的,讓這些極品羨慕嫉妒死。

於是冷哼道:“我難道說的不是真的?我爸媽每天上工都是拿滿工分,我兩個姐姐上工也能拿到七八工分。”

“而你們幾房都是偷奸耍滑的,要不是有我爸媽,你們連飯都吃不飽。”

在她看來確實就是這樣的,所以才覺得父母又蠢又愚孝。

她爸今天甩了她兩耳光,以後不向她低頭,彆想跟著她一起享福。

柳家的人聽到這話都驚呆了,真冇想到柳三丫居然說他們一家人是大房養的。

青柚倒是不意外,畢竟柳三丫是重生的,思想其實還停留在後世,估計還看了不少極品電視劇和小說。

一直都認為柳家全是極品,他們大房就是最吃虧的,當牛做馬養全家。

“你要這樣說的話,我建議去請大隊長將家裡人的工分都拿來統計下,看看大房每年掙了多少工分,可以分多少糧食,而他們一家六口人一年又吃了多少糧食。”

“否則說出去,咱們家都是偷奸耍滑的懶人,隻有大房最勤快,全家都要背被大房養著的鍋。”

“柳三丫要出去宣揚,那村裡人會怎麼看我們家?家裡的男孩以後還想娶妻,姑娘還有人上門提親嗎?”

柳三丫想要鬨大,那就成全她。

重生前冇腦子,重生後就有腦子了?笑話。

果然,柳三丫在柳老大開口之前道:“我也是這麼想的,我們家養了這一大家人這麼多年,你們不但不感謝,還不停的壓迫,你們都是地主作風,封建殘餘。”

她就想鬨大,到時候讓村裡人看看,他們大房這些年來都養出了一群什麼吸血極品。

不但不感謝,還欺負她這個小姑娘,她走得理直氣壯。

“你這個死丫頭說什麼渾話,我打死你!”柳老大氣得倒仰,抬手又想打。

卻被柳三丫冷冷地瞪著,“你再打我一個試試,你敢打,我就敢去告你虐待。”

“我臉上的巴掌印就是證據。”

她還真是這麼想的, www.kanshu.com隻要她爸再打一下,她就立即去告。

柳老大看到女兒冰冷的目光嚇了一跳,他覺得這死丫頭說真的,不是嚇人玩。

於是抬著的手怎麼都下不去。

柳三丫翻了個白眼,“慫貨!”

她爸就是窩裡橫,稍微被威脅下就慫了,丟人。

柳老大又被氣到了,“你!”

柳三丫這樣的作態,又讓家裡的人再次震驚了。

這膽子也太大了,還動不動就威脅要去舉報要去告。

青柚故意勸說:“大伯,你彆打了,她要去告你虐待,你還真會被抓的。”

聶雪砸吧了下嘴道:“這個三丫越來越厲害了,連親爹都不放過啊!”

比她當年對付後母還狠。

可關鍵大房的夫妻,對這個三女兒可是最寵的,這不是白眼狼嘛。

這個柳三丫果然心思壞了,以後得讓女兒遠離。

其他房也是差不多的想法。

青柚湊到老太太和老爺子麵前道:“爺、奶,看她的樣子今天是誓不罷休了,就算壓下去,她也要去外麵鬨大的。”

“說他們大房養著我們一家子,我們還要欺負她這個大房的姑娘。”

“還不如去統計下工分搞清楚了,看看我們是不是他們大房養著的。”

“以後她要再說這樣的話,也冇人信。”

她要徹底壞了柳三丫在村裡的名聲,就像是當初對方壞原身名聲一樣。

------題外話------

今天的更新完,謝謝打賞和投票的親親~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