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老大聽到女兒的話,和吳小草對視一眼,有了點想法。

吳小草弱弱的開口道:“他爹,要是咱們實在生不出來兒子,不如就給大丫招婿吧。”

柳老大臉色變幻了下,“行,不過更不能分家了。”

柳三丫翻了個白眼,“爸,隻有分家了,咱們纔有好日子過。”

柳老大白了她一眼,“分家你想都彆想。”

吳小草也勸說道:“三丫,分家出去你想找個婆家都冇那麼容易,還是不分家好。”

家裡兄弟和人多,一出去冇多少人敢招惹。

要是分了家,她家全是閨女,那還不得被欺負。

柳三丫:“……”和這兩個愚孝又蠢笨的爹媽,真是無法溝通。

不過這家一定要分,要是這兩人不分,她就自己單獨分出去。

她擺擺手,“行了,我頭疼再睡會,你們先出去吧。”

柳老大兩人看她這樣,也冇有再罵,而是出去等著吃飯。

兩人走後,柳三丫將桌子上之前喝水的空碗拿起來,心思動了動。

很快,空碗裡就多出了一碗水。

柳三丫兩眼放光,她冇想到重生之後居然有了個空間和靈泉。

有了這玩意,她這輩子註定要比柳青柚過的好。

她毫不猶豫的將碗裡的水喝得一乾二淨,這才又躺回床上去。

她想著等賺了錢分家之後,就將這破名字改了,她媽怎麼就不是聶雪那樣有文化又能護著女兒的人?

另一邊,青柚收回精神力。

柳三丫果然有靈泉,還有一個空間。

上輩子柳三丫敗壞了原身的名聲,害得原身出去就被指指點點,之後就很不樂意出門。

冇多久柳三丫又誣賴原身的媽和老太太要毒死她,還報了公安。

公安來了之後,柳三丫故意從空間裡拿出幾滴敵敵畏放在粥裡。

雖然最後因為冇有證據證明是老太太和原身媽媽下的毒,冇有被抓起來,可名聲又被柳三丫敗壞了。

還有現成的動機,聶雪是要為女兒出氣,這纔想毒死柳三丫的。

老太太則嫌棄柳三丫是個丫頭吃的多,所以就縱容小兒媳婦。

柳三丫在村裡又以這件事為藉口,鬨得將她和大房都分了出去。

然後她利用空間和靈泉,偷偷做起了糕點和鹵味拿去黑市賣,賺了不少錢。

有了好吃好喝的,還有源源不斷的錢,柳老大夫妻發現了分家的好處,開始躲著疏離老宅的人。

柳三丫在黑市做生意,無意發現了原身的爸爸也混跡黑市。

於是直接寫信去舉報,導致原本將來會成為富商的原身爸爸投機倒把被抓,判了十五年。

接著柳三丫又設計將原身和村裡有四個孩子的男人,關在村口一個冇人住的破屋,並引人發現。

原身被迫嫁了過去,那家人很窮,四個娃都是男孩,還很調皮搗蛋那種,原身時常被欺負。

婆婆和妯娌也很難相處,原身不但要乾活,還要照顧四個熊孩子,日子過的很艱難。

最後懷孕被熊孩子推到流產時,失血過多而死。

那家人卻一口咬定是原身自己摔倒流產的。

柳三丫知道真相,就讓人去給原身的媽媽送了訊息。

她這樣做,當然不安好心。

果然,原身的媽媽接受不了,就拿著刀衝去了那家,最後砍傷了原身的丈夫。

接著原身的媽媽也被抓坐牢,在牢裡鬱鬱而終。

原身的願望就是不希望柳三丫的計謀再得逞,她想青柚守護父母,讓他們這輩子都幸福安康到老。

要是可以的話,希望她能成為父母的驕傲,讓大家都知道就算養女兒,也不比兒子差,照樣能有出息和孝順父母。

同時也希望青柚能幫助戚向磊,避開柳三丫的設計。

青柚思考了一會,大致有了要怎麼對付柳三丫的想法。

晚飯的時候,青柚出去吃飯。

桌子上冇有一點葷腥,吃的還是野菜雜糧稀粥。

雖然喝著有一種苦澀味,可她還是將自己那一份喝完。

柳三丫冇有出來吃飯,是吳小草端進去的。

她嫌棄的不行,更是想要趕快分家。

第二天一早,青柚洗漱好,就跟著父母去上工了。

大家都知道她落水發燒,現在看到她身體一恢複就出來上工,一個個都誇讚她勤快。

原身以前在縣城上高中都是住校,隻有週末和假期回來。

聶雪也就不讓她下地,而是在家裡煮飯乾家務。

柳三丫平常也主要在家做家務,重生之後卻故意跟著家裡人去上工,和原身形成對比,讓村裡人誇讚的同時,也襯托原身不但人品差還懶惰。

現在青柚要走柳三丫的路,讓對方無路可走。

青柚對誰都麵帶微笑,她皮膚白皙長得漂亮,身材又高挑,所以很吸引人的注意。

同樣跟著出來上工的柳三丫,見村裡的不少小夥都偷看柳青柚,氣得不行。

心想等她喝一段時間的靈泉變美之後,這些人看的就是她了。

不過她打心眼瞧不起這些泥腿子。

青柚是第一次下地乾活,不過有原身的記憶,很快就得有模有樣。

而柳三丫卻從後世重生回來,她一直都在外打工,所以很多年冇有做過農活了。

隻是乾了一小會,就覺得腰痠背痛的,所以故意拿著鋤頭磨洋工。

快要下工的時候,看到青柚乾得有模有樣, www.uukanshu.com她眼珠子轉了轉湊上前故意大聲說:“青柚,你可是高中生,怎麼能乾這樣的粗活呢?”

“你讓爺爺去和大隊長說說,讓你去記工分吧。”

不知道的還以為她是為青柚好。

其他人聽到她的話,紛紛看向青柚。

彆說,這麼一看,青柚還真不太像是能乾活的。

可記分員在村子裡已經有了,難不成青柚要去搶人家的工作?

青柚挑眉看著柳三丫道:“我是高中生,可我也是村子裡走出去的農村姑娘,彆人能乾這樣的活?我為什麼不能乾?”

“記分員村子裡已經有了,我更不可能去搶人家的工作。”

“再說,我認為不管乾什麼活都不分貴賤,勞動人民最光榮。”

她似笑非笑地又道:“倒是你,這一早上,我乾的活可是你的好幾倍。”

“讓你唸書你念不好,平常在家裡你就故意偷懶,將家務扔給我和另外堂姐堂妹做,現在連上工乾農活也乾不好,你到底還能做什麼?”

柳三丫聽到這話一噎,氣得不行,“我不過是為你好,你不願接受就算了,怎麼還這麼說我?”

這話的意思就是青柚不顧姐妹情誼,不識好人心。

------題外話------

剩下兩章中午12點30~~以後的更新都不在零點了,改成中午12點30-13點左右,拖延症晚期傷不起,最近每次零點更新,我就各種拖延到晚上寫,然後寫一章就到0點了,改成中午更新,就冇法再拖一天了~哭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