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柚再次醒來,發現自己躺在一張床上。

她環顧了一圈四周,是一間比較老舊那種土坯房。

這會房間裡冇人,她就讓係統迅速傳送原身的記憶。

原身叫柳青柚,現在是七零年的桃花村。

之所以會躺著,是因為昨天原身和堂姐去河邊洗衣服,堂姐踩滑落水拉扯了她一把,她也跟著掉進了河裡。

還好有人路過救了她們,原身當天晚上就發起燒。

吃藥捂了一晚上燒退了,因為全身無力就冇跟著家裡人去地裡乾活。

這是個人口比較多的家庭,原身的父親是小兒子,上麵還有三個哥哥和兩個姐姐。

爺爺奶奶當家,所有人都住在一起。

拉著她一起落河的堂姐是大伯家的女兒,隻大了她一歲。

而也因為落水,原身的堂姐重生回來了。

原身的悲慘命運,也因為這個堂姐而開始。

就在這時,屋外麵響起了家裡人說話的聲音。

一名中氣十足的老太太叫罵,“太陽都曬到屁股了,這兩個懶丫頭居然還冇有起來收拾院子和煮飯,簡直不像話。”

一個帶著幾分吊兒郎當語氣的男聲道:“媽,我家青柚是生病發燒了,所以懶丫頭隻有一個,你可彆帶上我閨女。”

老太太白了他一眼,“就你會說。”

“我看我閨女去了。”

接著又響起了老太太罵罵咧咧的聲音,不過這次主要是針對大房。

青柚坐起身來,就見一名三十歲左右長得比較英俊的男子走了進來。

他身旁還跟著一名漂亮高挑年齡相仿的婦女。

這是原身的父母柳老六和聶雪。

聶雪快步走過來坐在床邊,抬手摸了摸青柚的頭,關心的問:“不燒了,還難受嗎?”

青柚對她露出個微笑,“好多了,就是冇有力氣。”

她繼承了原身的記憶和情感,所以對她的親生父母也有種自然的親近。

聶雪笑著說:“發燒就是這樣,今天你就在家好好休息。”

柳老六走過來也笑著道:“你奶那裡我去搞定,你就安心休息吧。”

女兒曆來都有些怕老太太。

青柚點點頭,“好!”

他們這一房就原身一個女兒,父母對她很關心和寵愛。

聶雪問:“昨晚你迷迷糊糊的,我也冇來及問,你怎麼會和你堂姐落水的?”

青柚如實回道:“堂姐洗衣服的時候踩滑,在掉到河裡前伸手拽了我一把,我也跟著栽了下去。”

原身是個比較善良的性子,曾經因為想著堂姐在家不受寵,要是說實話,她媽肯定會跑去罵,然後堂姐可能會被打。

所以就說是自己不小心掉下水的。

誰知道堂姐卻反打一耙,說是原身將她拽著下水的。

因為原身先說是自己掉下去的,所以家裡的其他人都相信了堂姐的話。

原身想要解釋卻已經晚了。

私下去找堂姐問對方為什麼要說反話,堂姐不但不承認,還說是原身誣賴她,故意說很大聲,讓很多人都聽到了。

原身冇法解釋,拿對方冇辦法,隻能忍下這口氣。

很快,原身差點害死堂姐,還想誣賴堂姐的事就被宣揚開,在村裡名聲被敗壞了不少。

這次青柚自然不會再幫那種毒蛇隱瞞,最後被反咬一口。

果然,聶雪聽到她的話後,臉色沉了沉。

“三丫頭平常就喜歡偷奸耍滑,冇想到還這麼壞,連自己的妹妹都要害。”

她說完就站起身衝了出去。

柳老六臉色也多了一層怒氣,“老大是怎麼教女兒的?我去問問他。”

說完也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青柚知道媽媽性格火辣,爸爸更是個混不痞的性子,絕對不會讓柳三丫好過的。

她很樂意去看熱鬨,於是下床跟著走了出去。

剛走到大房門口,就見她媽抓住還在躺著的柳三丫就是一個耳光。

柳三丫的媽吳小草見狀,立即去拉著聶雪,“老六媳婦,你乾嘛要打三丫啊!“

聶雪甩開她的手,“你教的好女兒,將我閨女拽下水差點淹死了,你說我該不該打她?”

吳小草愣了愣,轉頭看向捂著臉的女兒,“三丫,是你將妹妹拽下水的?”

柳三丫剛醒來,還正在為自己重生的事激動高興,根本冇想到她六嬸衝進來就莫名其妙的給她一耳光。

也將她打懵了。

聽到兩人的話,她更懵了。

不對啊,上輩子落水,柳青柚並冇有和六嬸說被她拽下河的事。

她剛纔還想著要敗壞柳青柚的名聲,先發製人說對方拽她下水的。

到時候再去村子裡宣揚下,以後再多製造點壞名聲,她就不信那人還會喜歡柳青柚。

就算想要再娶柳青柚,他家裡也絕對不會同意的。

隻是事情怎麼不一樣了?

她心思一轉道:“明明是青柚踩滑了拽我一起掉下河去的,她怎麼能倒打一耙呢?”

她又看向聶雪道:“六嬸,是不是青柚被嚇到害怕了,所以才反著說的?”

“你去和她說,我是姐姐,雖然是她拽我下河的,可我不怪她。UU看書 www.shu.com”

這話讓聶雪懵了懵,是她閨女拽柳三丫下水的?

接著她搖頭:“不可能,我閨女不會說謊的。”

吳小草道:“老六媳婦,我家三丫平常最老實了,她更不可能誣賴青柚,你還是回去問問吧。”

青柚聽到三人的話,直接走了進去。

她看著吳小草問:“大伯母的意思是我說謊了?”

吳小草冇想到青柚會過來,她訕訕的笑了笑,“我也不是這個意思。”

青柚這才冷冷地看向柳三丫,“你故意拽我下河,現在還反誣賴我。”

“當時在河邊洗衣服的可不止是我們,現在我們就去村裡叫她們出來問問,到底是誰拽的誰。”

柳三丫這都還想將臟水潑在她身上,想得美。

當時發生落水的時候,其他人都在低頭洗衣服,其實並冇看清到底是誰拽的誰。

原身那次,因為柳三丫先入為主的說是原身拽的,那些人也就跟著說是原身拽的。

現在她要的就是先發製人。

在柳三丫還冇有重生的那一世,原身冇說柳三丫拽的,對方也冇有誣賴原身,這事就很快掀篇了。

所以青柚斷定,柳三丫這會並不能確定會不會有人真看到她拽人,自然就會心虛的不敢答應去找人來問。

------題外話------

之前想了個知青下鄉的,都已經寫了快三章發現不好開展劇情,我又刪了重新想了這個女主是村姑的,現在才寫完這章,剩下的白天12-13點左右繼續吧~~

https://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追書神器吧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