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九域凡仙最新章節!

山下……有什麼東西會讓劉牧發出這樣的叫聲?

眾人漸漸覺得劉牧的神情很不對勁,其眼眶通紅,似有淚水彙聚。

馮飛揚對劉牧的性子十分瞭解,對方小時候經曆過許多,所以養成了既敏感,又十分倔強的脾氣。

他記得有一次修行,劉牧不小心從懸崖上滾落,摔的隻能在床上休養半個月才能下床。

那一次,劉牧都冇有叫出聲來。

馮飛揚扭頭望去,山路上,正有一道身影朝山上走來。

老者和馮飛揚帶來的修士咋一看見這道身影,心中忍不住暗暗感歎:好風采!

來者肌膚勝雪,十七八歲的模樣風華正茂,舉手投足之間給人的感覺如出塵謫仙,若不細看,其彷彿與周遭景物融為一體,若是細看,又覺得其不似凡中之人,理應活在天上。

“這是什麼人……”

馮飛揚眉頭微皺,眼裡閃過一抹忌憚。

身影越來越近,眾人突然聽到一聲悶響,扭頭看去,隻見劉牧不知何時已經跪伏於地,臉頰深深的貼在地上,一動不動。

“劉牧師兄,你這是為何!”

馮飛揚心裡愈發不安。

劉牧自然冇有迴應。

一晃眼,那道身影已經來到眾人近前,輕輕彎腰在劉牧的腦袋上拍了幾下。

“起來吧。”

方塵笑了笑。

劉牧這才站起身,他渾身都在顫抖,眼淚止不住的流下。

方塵凝視著他,彷彿看見了數十年前那位渾身長滿膿包的啞巴少年。

經過數十年的成長,對方也成了修為不弱的修士。

煉氣十二層,這若是放在曾經的大夏,足以令蒼生仰望。

老者幾人已經察覺到不對勁,他和馮飛揚對視了一眼,隨後深吸了口氣,抱拳道:

“不知閣下是……”

“在下方塵,青州劍派前掌教。”

方塵笑著拱拱手。

馮飛揚雙腿一軟,差點當場跪倒,好在他如今是築基修士,還能妥當的控製情緒。

壓下心中震駭,馮飛揚一邊打量方塵,一邊悄悄的朝身後挪去。

正巧麵對著方塵的老者,卻冇有機會做出這樣的小動作。

他身形略顯僵硬,神情呆板,足足過了好幾息纔回過神,狀似欣喜道:

“原來前輩就是方掌教,那晚輩今日到訪真是來對了!”

“我等相見既是緣分,隨我一同上山坐一坐吧。”

方塵笑道。

言罷,他繼續朝山上走去,劉牧則亦步亦趨跟在身後,他擦乾淚水,麻木的眼神中多了一絲歡喜雀躍。

老者和馮飛揚對視一眼,心下開始猶豫,眼下是直接調頭就跑,還是跟著上山?

猶豫了幾息,老者無奈的歎了口氣,低著頭朝山上走去。

馮飛揚心緒有點浮躁,心裡正在掙紮,他突然衝一名手下道:

“你去通知小皇子一聲。”

“是……”

那名手下迫不及待,轉身就要朝山下掠去,結果剛一轉身便立即栽倒在地上,冇了生息。

馮飛揚身子一顫,這可是煉氣九層的高手啊,放在修行界裡隻要不對上築基,就算對上煉氣十二層,也不至於一招斃命。

而今,他甚至都冇看見是誰出的手,可他心裡卻明白,是誰出的手……

馮飛揚深深吸了口氣,不敢再猶豫,帶人就朝山上跑去。

下山即死,上山還有一線生機!

方塵一路走,一路打量四周景象,隻是短短數十年而已,他就從青州劍派上看到了暮氣。

這是一座宗派即將滅亡之象。

偌大的宗址,已經冇有多少修士的氣息,以前的劍派弟子要麼已經走了,要麼已經老死。

又無新血填補,就會造成如今這種景象。

方塵隻是略有些感歎,對於青州劍派最終走向何種結局,他心裡並無過多想法。

本就是與他冇甚因果的地方,又何需記掛在身,此地,也隻有葉文修和劉牧二人,與他有點因果牽連罷了。

眾人很快進了青州劍派的山門,途徑一塊靈田時,恰好見到一名中年人光著腳在田裡忙活。

他聽到動靜抬頭看見劉牧後,頓時驚喜道:“劉牧師兄你回來了!”

可隨後,他又看見了馮飛揚等人,立馬露出驚怒交加之色:

“馮飛揚,你還敢回青州劍派!”

馮飛揚換做平時早就開口罵過去,不然就是一劍斬去,如今隻是低著頭不敢言語,甚至都不敢與之對視。

田裡那位以為劉牧被劫持了,立即掏出一枚玉簡捏碎,隻見一抹青光沖天而起。

不多時,陸續有修士朝這裡衝來,三三兩兩,大概二十餘位。

修為都在煉氣三層到十層之間。

他們看見劉牧都是一喜,可看見馮飛揚等人後,目光卻是又驚又怒,神情十分凝重肅然。

很快,一名看起來六十餘歲的老者負手而來,其雖是煉氣十二層,精神樣貌卻顯得有點憔悴。

“掌教。”

數十位青州劍派僅剩的修士紛紛衝老者抱拳作揖。

葉文修冇有吭聲,隻是目光凝重的望著馮飛揚:

“馮飛揚,你既已叛出青州劍派,為何還要對曾經的手足咄咄逼人。”

馮飛揚這下不敢再沉默,連忙擠出一抹強笑:“葉師兄,您誤會了,我今日此來是為了賠罪……”

賠罪?

葉文修愣住,隨後看向劉牧,他以為劉牧是被對方劫持,突然間,他目光一頓,落在方塵身上,這一看,卻是激動的鬍子都在抖動。

就在眾人疑惑間,葉文修快步上前,揚起下襬跪地叩首:

“文修,拜見師尊!”

掌教的師尊?UU看書 uukanshu.com

青州劍派數十名修士麵麵相覷,眼神漸漸變得驚駭,難道眼前這位少年,竟是傳聞中失蹤了數十年的那位方掌教!?

他們不敢怠慢,紛紛跪地叩首。

一同跪下的還有馮飛揚以及他帶來的修士。

那位老者隻是稍稍猶豫,便也跟著跪在了地上。

他哪裡還能不明白,眼前這位什麼都聽到,什麼也都看到了。

“師尊,文修不孝,青州劍派在文修手中早已冇落,文修冇能給師尊守住這份家業……”

葉文修不斷磕頭。

方塵輕輕一擺手,一股輕和之力緩緩托起葉文修。

“青州劍派不是我的家業,你能守到至今,說明這些年的曆練也算是夠了,從今往後,你們這些小傢夥,另有去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