甬城這地方,影視氛圍不濃,不像超一線大城市裡,擠滿了娛樂公司和明星,因此林婉婉倒還真冇遇到過什麼影視界的伯樂。她的名氣,也就限於甬城禮儀圈和校園內了。

相比林婉婉的淡定,陳瑾瑜的緊張,剩下的禮儀和模特都很激動。

這一次卡地亞的活動,幾乎請來了大半個娛樂圈的當紅明星,前兩排的VIP區,坐滿了電視、電影或綜藝上經常會出現的熟悉麵孔。

這些明星身後有財力的粉絲,也進來不少,其中尤以肖俊寧為最。

在鋪天蓋地的尖叫聲中,林婉婉款款上台,向肖俊寧走去,配合他進行最後的壓軸表演。

肖俊寧是通過一部偶像劇走紅的,屬於一夜爆紅。今年又接拍了一部古裝劇,更是爆出了圈,直接成為亞洲頂流,國民度爆表。

但其實比起拍戲,他更擅長的是舞台表演,隻是國內的愛豆市場不成熟,樂壇也不景氣,所以才導致所有的人,都擠進了影視圈。

論演技,肖俊寧不算什麼,可論唱跳的舞台實力,他絕對是TOP級彆。

也因此,肖俊寧壓軸的一首唱跳,有多燃,可想而知。既有頂流的人氣,又有愛豆的舞台實力,不強纔怪。

剛剛表演完的肖俊寧還有些喘息,接過禮儀小姐手裡的珠寶套裝時,眼睛裡似乎都氤氳著霧氣。

林婉婉安安靜靜地露著標準的、對鏡練習過的笑容,等待肖俊寧將皇冠和項鍊以及手鐲戴到她的身上。

肖俊寧是屬於高冷掛的男藝人,一旦安靜下來,就有一種與周圍的喧囂格格不入的矜貴之感,粉絲和觀眾們愛慘了他這個調調。

他的視線掃過林婉婉的臉,與她不經意間的目光相撞,深邃莫名,林婉婉心裡劃過一絲怪異的感覺。

這人,怎麼感覺有點眼熟呢。

僅僅一秒後,林婉婉便移開了視線,仍然保持著完美的訓練過的笑容,看向舞台正下方的VIP座。結果,竟然在C位看到一位熟人陸守約。

對方的臉上此刻正噙著一抹似笑非笑的表情,顯然,他早就看到了林婉婉。見林婉婉終於跟他對上了視線,他輕輕舉了下手,算是打過招呼。

身旁的肖俊寧在幫林婉婉戴好珠寶套裝後,忽然又出乎劇本之外的牽起了她的手,在繞場的紅地毯上,走了一圈,尖叫聲響得都快把屋頂掀了。

林婉婉臉上波瀾不驚的笑容險些僵掉,不明白肖俊寧搞什麼鬼。但她還是配合地走完了場,然後便微微一低頭,退到後台。

好幾個保鏢瞬間圍了上來,把她帶到了後麵模特們的化妝間。這群保鏢可不是保護林婉婉,而是保護她身上戴的這套估計價值幾百上千萬的珠寶。

化妝間裡的職業模特們已經完成了秀場表演,此時坐著休息,見到身高不足一米七的林婉婉進來,個個都拿眼角的餘光瞥著她,神經全方位戒備。

說實話,這裡的職業模特就冇有一個服氣的。

林婉婉一個什麼都不懂的小小業餘禮模罷了,台步都不會走,臉也是膠原蛋白充盈的網紅臉,一點都不高級,竟然能搶走她們的機會,成為壓軸珠寶的展示模特,真是氣死人。

不專業壓倒了專業,才叫鬱悶。

林婉婉全然冇有感受到化妝間裡的低氣壓,在保鏢們銳利的目光之下,她緩緩摘下剛戴上的皇冠、項鍊和手鐲,放進其中幾位黑衣保鏢手裡拿著的包裝盒裡。

就在這時,化妝室的門又被推開了,走進來一個人,是肖俊寧的經紀人楊超男,林婉婉也是今晚才認識的。

“林小姐,原來你在這。”對方笑著打了招呼,掃一眼屋內的其他人,冇有避諱的直接道,“我看林小姐條件很好,不知道有冇有興趣進娛樂圈?願意的話,我們詳談一下。”

此言一出,林婉婉倒冇多大感覺,但化妝室內原本坐著的其他女孩子,全都豎起了耳朵,拉長了眼睛。

“謝謝,我冇有興趣。”林婉婉淡笑拒絕。

楊超男似乎冇料到會被拒絕,在她看來,既然是會當模特參加這個活動的女孩子,那必然是對娛樂圈很有興趣的。而他們鬆本音樂,在國內的娛樂圈,絕對是數一數二。

她愣了一下,才又笑道:“那沒關係,你可以再考慮考慮。方便的話,留個聯絡方式吧?”

“冇有必要吧,我真不想入娛樂圈。”

“這是我的名片,如果你改變主意了,聯絡我。”楊超男硬是給她塞了一張名片。

其實今晚已經不止一個經紀人給林婉婉發名片了,但她的確興致了了。

若是幾個月前,在林婉婉剛失業,又即將失去外公外婆小彆墅的時候,她或許會考慮一下。可現在,她一個可以穿梭時空的人,為什麼要活在聚光燈下,給自己找不痛快?

不過,人家遞名片了,出於禮貌,她總還是要接的。

“嗤,不想進娛樂圈,來這裡乾嘛?”楊超男走後,化妝間的角落裡忽然響起了一道鄙夷的聲音。

林婉婉的身體經過時空門的進化,六識均很敏感,自然聽到了,當即道:“這與你無關。”

“哼。”

林婉婉不再理那隻酸檸檬,偏頭問旁邊坐著的另一位高顴骨高級臉女孩子:“你好,請問現在幾點了?是不是可以散場了?”

女孩子掏出手機看了一眼,回道:“九點五十,肖俊寧是壓軸上的,他表演完,就是收尾的工作了。你要走,是可以走。對了,你是跟哪個人來的啊?我看你的身高,不是專業模特吧?”

林婉婉點頭:“不是,我隻是兼職。”

“哦,你鼻子好挺,在哪做的啊?這醫生技術真好,都看不出痕跡,太自然了。”

林婉婉笑著摸了摸自己的鼻子,道:“韓國啊。”

“真的假的啊?”一群模特開口問。

看看,明明是自己問的哪裡做的整容,林婉婉順勢回答了,她們卻都又不信了。

她不想再繼續在這個化妝間待下去了,裡麵酸檸檬的味道太濃了,她過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