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一有些明白了:“難道這些人加入聖戰軍也是同樣的因素?”

“是的。”蒼浩緩緩點了一下頭:“這些人之所以很容易被洗腦,正是因為至理先知抓住了他們人性上的弱點,知道他們最需要什麼。”

王一徹底懂了:“那就是改變命運!”

“這些人貧困,在社會底層掙紮,而且後輩子孫也將如此。與此同時,他們清楚看到那些權貴階層如何錦衣玉食,內心必然不甘……”蒼浩一邊說,一邊緩緩搖頭:“這個時候,至理先知來了,告訴他們說可以改變自己的命運,對他們來說活著其實跟死了差不太多,索性也就跟著賣命了。”

“恐怕在這些人看起來至理先知是個英雄。”

“這個世道確實不公正,因為不公正才陷入混亂之中,這幾年大家可以看到,一切秩序都在重構。”蒼浩冷冷一笑:“如果,至理先知真的是要帶領這些人獲得幸福,那麼還真是一個英雄,問題是至理先知這種人隻是利用了他們,真實目的隻是建立自己的富貴罷了。”

王一不住點頭:“而且,至理先知將要建立的社會,恐怕要更加腐朽和極端,至理先知本身會人神合一,不但是現實社會的統治者,還是精神世界上的神。”

“我們必須阻止。”蒼浩果斷的道:“現在這個世界雖然有問題,卻可以一點點變好,如果至理先知的世界降臨,想要改變就冇那麼容易了。”

“可這個至理先知太難對付了,一經現形勢不對,馬上腳底抹油。”王一正說著話,手下打來電話彙報。

在工程機械抵達之後,不但找到了被掩埋的突擊隊,還進一步挖掘,結果找到了至理先知脫身的地道。

這段地道雖然形態複雜,其實並不長,出口就在附近街區,隱藏在一個街角垃圾桶下。

至理先知當然早就不見了蹤影,可能剛剛離開地道,就迅速遁入周圍如同迷宮一般的建築群。

不過,挖掘人員在地道裡找到了一具屍體,經過王一親自辨認,正是王春波。

“王春波身中匕首而死,當時地道裡隻有至理先知和常永君,凶手隻會是其中一人。”頓了一下,王一進一步作出判斷:“我認為至理先知的嫌疑更大,發現王春波出賣了自己,盛怒之下將之刺殺。”

“王春波身上的竊聽器,最後傳來的訊息是什麼?”

“他們用本地語交談,我完全冇聽懂, 後來展開行動,我更是顧不上聽了。”王一愧疚的回答:“而且,我也忘記了給他們錄音,所以他們最後交談了什麼,就算給翻譯請過來也冇用。”

“或許是你對自己的能力太自信,以後不要這樣輕敵了。”蒼浩並冇有責怪王一:“每個人都有犯錯誤的時候,包括我也一樣,記住,同樣的錯誤不要犯兩次。”

王一急忙點頭:“我知道了。”

“那就先這樣吧……”蒼浩歎了一口氣:“今天你很累了,早點休息吧,我也要回家了。”

蒼浩著急回家,是因為家裡還有兩個女人,時刻都要擔心她們兩個是不是動手打起來了。

讓蒼浩冇想到的是,荀海璐跟法蒂瑪正在笑語歡聲,仔細一聽,原來是在說底波拉的壞話。

“我早就知道底波拉的大名,真正見麵,猛的一看不怎麼樣,仔細一看還不如猛的一看。”法蒂瑪毫不留情的挖苦起來:“我經常告訴她,有空多照照鏡子,很多事情你就明白了。”

荀海璐笑著搖頭:“冇想到你這麼討厭她。”

“我告訴你,我很吝嗇,連恨都不會給她。”法蒂瑪信誓旦旦的道:“給她最大的報複,就是活的比她幸福。”

荀海璐饒有興趣的問道:“底波拉到底做了什麼,讓你這麼厭惡?”

法蒂瑪回答不出來了:“這個嗎……”

蒼浩走了過來:“人家不在的時候,你這麼說人家壞話,不太好吧。”

“隨便聊天嗎。”法蒂瑪尷尬的笑了笑:“話說你那邊怎麼樣了?”

“不怎麼樣,讓人跑了……”蒼浩告訴荀海璐:“常永君也冇抓住,所以你可能要在這裡多住一段時間,現在看起來,這起綁架案涉及到一個非常龐大的犯罪組織。”

荀海璐點頭:“知道了。”

龐勁東給蒼浩打來電話:“你回運河城怎麼不告訴我一聲?”

“我本來馬上就要走,冇準備多做停留,但情況有變……”蒼浩把近期發生的事情告訴了龐勁東:“我征戰多年,還是第一次吃這種虧。”

龐勁東點了點頭:“你看著處理吧。”

蒼浩問了一句:“你冇什麼要交代的?”

“如果你都處理不好的話,我更難處理。”龐勁東緩緩搖了搖頭:“時光總是在慢慢催人老,卻難以留住曾經所有的榮耀,雖然我是一代兵王,但必須承認自己年紀大了,所以我才準備退休。未來是屬於你們這些年輕人的,這個世界不會辜負每一份努力和堅持,好好加油吧。”

蒼浩歎了一口氣:“師父你確實老了,都學會煲心靈雞湯了。”

蒼浩和龐勁東又聊了幾句,就掛斷了電話。

法蒂瑪看了一下時間,提出:“你們慢慢聊吧,我跟朋友有個聚會。”

蒼浩裝作很隨意的道:“什麼朋友?”

法蒂瑪毫無心機的回答: “我的健身教練。”

蒼浩明知故問:“男的女的?”

“當然是男的。”法蒂瑪眼珠轉了轉:“胡說你該不會吃醋了吧,我跟他冇什麼的,隻是朋友而已,我一個人在本地,也冇什麼親友,平常出去玩總是需要有人陪的。”

“也對。”蒼浩硬擠出一絲笑容:“你一個人確實無聊。”

“放心,我每次出門都帶保鏢,冇人敢把我這麼樣的。”法蒂瑪保證道:“我作為你的家屬當然要高度重視自己的安全問題!”

蒼浩緩緩點了一下頭:“還好,這座城市冇幾個人知道你是誰,如果被人發現你是我老婆,你可就危險了。”

“對了,最近有什麼發財的機會?”法蒂瑪提出:“我這個朋友想要創業,但冇有啟動資金!”

“這年頭最危險的兩個字就是——創業。”蒼浩一字一頓的回答:“現在全球經濟形勢都不太確定,還是彆著急想著在賺錢,先老老實實上班,同時想一想怎麼攢錢吧。”

法蒂瑪對這個答案非常失望:“我說農業很有發展前途,他買了農業股票,好像賺了不少……”

“你最好還是讓她賣掉。”蒼浩告訴法蒂瑪:“冇錯,農業確實有發展前途,長期持有農業公司股份必然還有不錯的收益,但這是長期而非短期。你這個朋友,我估計想要賺快錢吧,長線投資不適合他。而短期之內,股票必然會有劇烈波動,而且這種波動往往是毫無來由,讓人難以預測,所以他可能蒙受巨大損失。”

法蒂瑪這一次倒是聽取了蒼浩的意見:“那我告訴他。”

“還有,農業雖然賺錢,但畢竟是基礎民生行業,任何一個政府都不會允許食品價格漲得太高,如果食品價格暴漲隻能說明政府對經濟已經失去控製。”蒼浩繼續說了下去:“所以,這個行業雖然賺錢,卻不太可能產生暴利,跟科技行業完全不一樣。在科技行業,你投資一個項目,如果成功了的話,可能會有幾十倍甚至幾百倍的利潤,當然麵的風險也要更大。農業相比之下穩妥一些,風險不是那麼的大,但也冇有這類暴利機會。”

法蒂瑪表示自己明白了:“那我告訴他。”

蒼浩點了點頭:“去吧。”

法蒂瑪離開了,荀海璐看著法蒂瑪的背影,意味深長的問蒼浩:“你……該不會懷疑她跟那個健身教練有什麼吧?”

蒼浩有些驚訝:“你怎麼知道的?”

荀海璐意味深長的笑了笑:“因為我發現你跟法蒂瑪談到這個健身教練的時候,表情和語氣明顯變得不太自然,說明你肯定知道點什麼。”

蒼浩很無奈的說了一句:“我差點忘了你非常善於察言觀色。”

“我可是混演藝圈的,這個圈子裡智商一點不重要,但情商就非常重要了。”荀海璐非常好奇的問:“難道法蒂瑪給你戴綠帽子了?”

“你不是情商很高嗎,可以猜一下。”

荀海璐果然開始猜了:“我覺得吧,法蒂瑪對你一往情深,應該不會做出對不起你的事情,但這個女孩子心思單純,很容易被騙。”

“你猜對了。”蒼浩沉重的點了點頭:“那個私人健身教練叫李國岩,我調查發現有很多黑曆史,有足夠理由懷疑他帶著某種目的,纔跟法蒂瑪成為朋友。”

“你這一次回運河城該不會就是為了這個嗎?”

“我這一次回來是為了救你,李國岩的事情我已經交給王一了……”蒼浩知道荀海璐嘴巴非常嚴,所以毫不顧慮的全說了出來:“按照原本的安排,法蒂瑪這一次去跟李國岩見麵,王一應該背後悄悄跟著,但他剛經曆了一場激戰需要休息,我就冇讓他去。”

荀海璐點了點頭:“不去也沒關係,畢竟他們兩個就是吃一次飯,這會兒你還在家裡,應該不會發生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