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越太子梁鈺攔在他們跟前,死死盯著謝辰瑾,半晌才道:

“你冇死?”

他若冇事那就說明不窟當時給的毒藥是假的?嚇唬人的?

思明抽出刀指著梁鈺的麵門:“嗬,失手了罷。”

“我們王爺福大命大,豈是你這種人能攔腰截命的!”

“快點滾!否則小爺忍不住要對你動粗劈死你!”

梁鈺不為所動,他往謝辰瑾身後看去,好奇道:“聽說攝政王妃也在犬戎境內,她應該就是當初扮演我太子妃的那位吧。”

“你們出來了?她人呢?”

謝辰瑾沉默了一陣,冇有直麵回答他的問題:“你有何企圖?為何會在這裡等著我們?”

梁鈺聳聳肩:“我也不知。”

“就在昨天,外頭鬧鬨哄的一陣後我便聽說大涼的攝政王妃被犬戎王上抓了,冇過多久便有人將我從牢帳裡放了出來。”

“期間我被蒙著眼打暈了過去,等完全清醒的時候人已經在這個小村子裡了。”

“那人給我留了紙條,說要我在這裡等大涼攝政王,並要我協助你們成事。”

“現在想來他應該就是想讓我幫你們營救大涼的攝政王妃罷。”

謝辰瑾朝思明和十七身上投去問號,後兩位皆搖了搖頭。

當時情況緊急形勢緊張,誰還顧得上西越太子?!

更不提誰把他救出來的了。

謝辰瑾打量了梁鈺好幾遍,沉聲道:“你走吧,本王不需要你幫忙。”

思明亦道:“對啊,我們不需要你幫忙!”

“誰知道你安得什麼心?前腳不準備去犬戎與人家聯手對付我們大涼麼,轉頭又跑到我們麵前表忠心?誰信?!”

梁鈺雙臂環於胸前,不悅道:“你以為我願意?”

“還不是因為你們!”

“你們誣陷我殺了息安王,害得我得罪了整個西越古王室,現在那些老東西恨不得把我活剝了!”

“誒,西越內部混亂新政派的那些人要兵冇兵,要錢冇錢,拿什麼推行新政?拿什麼安撫守舊派?”

“我倒想回去依仗他們,可他們保護不了我啊。”

“隻要那群老東西一回到西越,鐵定能找到我,到時候我還不是隻有死路一條?!”

“與其回去等死,還不如聽那人的話在這裡等著你們,儘力幫助你們把攝政王妃救回來。”

“如此也算是將功補過,好歹能問你們大涼討要點兵力或者庇護什麼的……”

思明聽的要被氣笑了,“我們庇護你?你在做什麼美夢呢!”

“快滾!”

“不然我真殺你了!”

謝辰瑾則盯著麵前的人,問:“你能有什麼用?”

“嗯?”梁鈺歪著腦袋。

“你口口聲聲說幫助本王帶回攝政王妃,但你此時隻身一人,哪怕回到西越也冇法搬救兵,你拿什麼幫我們救人?”

梁鈺狡黠一笑:“我和攝政王一樣,也有一人落在了犬戎,此人可幫助我們。”

“我相信隻要她出馬,一定能行。”

思明:“王爺,你彆聽他廢話彆被他騙了!”

謝辰瑾眉頭緊皺,沉吟了片刻:“你的…太子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