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半夏,我還是懷疑他是衝著孔家去的。”花城低聲分析說道:“他出現的太過巧合。雖然,他一字未提孔英義,可我就是莫名感覺到,他是衝著孔英義而來。你也知道,雨桐對孔英義來說,意味著什麼。有什麼樣子的報複,能比得上奪妻之恨呢?”

寧半夏頭疼的摸著額頭:“你是說,肇慶是來找雨桐舊情複燃?啊不,他們當初分開的時候,都還是小孩子,哪兒來的舊情?無非是挖牆腳罷了。”

“嗯,我的直覺告訴我,就是這樣。”花城壓低聲音說道:“既然你的師姐,已經能夠治好他的病,為什麼還要出現在你的麵前?這不是——”

“此地無銀三百兩。”寧半夏接了下半句:“你說的對。他確實是來者不善。不過,我們現在靜觀其變,等他露出真正的麵目。另外,你幫我盯著雨桐,不要讓她做糊塗事情。必要的時候,提醒她兩句。她現在完全被肇慶迷住了,估計很難看清楚自己的情況,身為好哥們,自然是要時刻提醒她的。”

“你放心,我會的。”花城快速說道;“我去找人調查一下肇慶。”

“嗯,讓江家人去做。”寧半夏點點頭:“你不要沾染。以免將來不好說話。江家去做這個事情,合情合理,有理有據。”

“明白。”花城很快就出去了。

林冉這個時候才湊了上來,小聲問道:“夏夏,那我要不要去保護一下雨桐啊?”

“暫時應該不需要。”寧半夏想了想,說道:“但是雨桐如果要出門的話,你最好還是能跟著。最近我都會在醫院上班,不會出差,你也不用跟著我,你就幫我看好雨桐就行。”

“好!”林冉當即點頭。

樓上,肇慶洗了澡,穿著一身純白色的睡衣從裡麵走了出來。

明明衣服扣的嚴嚴實實。

謝雨桐還是看出了一絲不明意味的勾引。

謝雨桐忍不住掐了一下自己的手心。

自己這個瘋了嗎?

肇慶可是自己最好的小夥伴,自己怎麼會這麼想他呢?

肇慶冇有錯過謝雨桐眼底的一絲驚豔和羞澀,嘴角一勾,朝著謝雨桐走了過來:“雨桐,真是太謝謝你了。如果不是你,我想寧醫生都不會給我治療的。”

“還跟我說謝謝,你是不是把我當外人了?”謝雨桐斜睨著他:“不過你說對了,能讓半夏特地留在家裡為你治療,的確是看在我的麵子上。所以你要儘快的好起來,知道嗎?”

“嗯。”肇慶的聲音裡,似乎帶著一個小勾子。

勾的謝雨桐心底一陣酥麻。

咚咚咚。

房門及時被敲響。

謝雨桐的視線,瞬間從迷離變得清醒。

“半夏來了。”謝雨桐站了起來:“你好好治療。”

“好。”肇慶看著謝雨桐的背影,視線晦暗。

寧半夏的鍼灸技術,在幾年前,就已經有梅蘭七八分的技藝。如今,基本上與梅蘭不相上下,可以說是完全繼承了梅蘭的鍼灸衣缽了。

經過寧半夏的金針,肇慶明顯感覺到了自己呼吸的順暢。

肇慶心底暗暗吃驚。

這位寧醫生,果然是名不虛傳!

甚至比傳聞中的,還要神乎其技!

種花國有這樣的神醫,簡直是堪稱國寶了!

“多謝寧醫生。”在寧半夏麵前,肇慶老老實實的穿好睡衣,一點彆的念頭都不敢有。

畢竟,就算他不在江南,也聽說了江景爵的事蹟。

試問,誰敢跟江總搶人呢?

“既然你是雨桐的舊相識,也不算是外人。”寧半夏不著痕跡的笑著回答;“自然不必言謝。隻是,有件事情,我不太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