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灰巫師?”

莉莉絲眨眨眼。

她知道黑巫師。

也聽人說起“白巫師”的名稱。

黑巫師的說法由來已久,白巫師則是隨著鄧布利多而興起的稱呼。

莉莉絲小時候,魔法部官員拜訪老皮利維克。

她偷聽到那些官員私底下稱呼鄧布利多為“白魔王”。

儼然把鄧布利多與那位黑魔王伏地魔相提並論。

而跟隨鄧布利多的那一批人。

穆迪、麥格、波特夫婦、隆巴頓夫婦、盧平……

可以被稱做白巫師。

莉莉絲還是頭一次聽說“灰巫師。”

而且還是從莫裡亞蒂口中聽到。

要知道莫裡亞蒂從來不記無名之輩。

灰巫師燃起了莉莉絲的好奇心。

莫裡亞蒂見索爾達亞也是一臉期待,未語先笑。

“世間事,不是非黑即白。”

“想必這一點出生在大家族裡的你們,比彆人理解起來更加容易,也更加認可。”

“白巫師很少殺掉另一名巫師,他們拒絕用死亡的方式懲罰彆人,哪怕是敵人。”

“比如我們的傲羅——”

莫裡亞蒂朝反黑隊成員望了過去,他們把俘虜全部綁起來。

“以及鳳凰社的那夥人。”

“但是黑巫師則不同。”

“像伏地魔召集了一大幫純血巫師,在魔法界為所欲為…”

“這是一種十分罕見的現象。”

“世界上大多數黑巫師整日整夜遭遇仇殺、追殺,他們陷入逃亡、窮困潦倒的境地。”

“為了活命,黑巫師什麼都能做。”

“你熟知法律,”莫裡亞蒂對莉莉絲說:“但是黑巫師所做所經曆的,比你知道的違法記錄還要精彩!”

莉莉絲和索爾達亞陷入沉默。

理智如莉莉絲,漸漸聽懂了莫裡亞蒂表達的深意。

伏地魔對英格蘭的影響太大了。

巫師一提起黑巫師,第一反應就是伏地魔。

實際上,黑巫師是一個群體。

生生代代,綿延不斷。

隻要有巫師的存在。

必然有黑巫師!

伏地魔隻是黑巫師群體當中的特例。

如果把黑巫師比做一片大海。

伏地魔充其量就是大海中最高大的一個浪頭。

誰知道在這個浪頭倒下後……

還會不會有更多、更大的浪頭!

莉莉絲抬起頭,眼裡多了許些鄭重。

“那麼,灰巫師呢?”

莫裡亞蒂點點頭,接著往下說。

“由於黑巫師的特殊性,他們無法露麵——誰也不想把自己性命交到彆人手中。”

“這就導致,黑巫師無法進行交易。最需要的金錢,很難獲取。”

“這時候,一夥人中間人就應運而生了。”

“起初,中間人隻是在黑巫師群體當中流行。”

“這種人恪守信條,重視承諾。”

“行事以契約為憑,為交易保駕護航。”

“他們負責保證交易雙方的安全、或者乾脆代替某一方進行交易。”

“到了後來,巫師們發現中間人隻用於黑巫師群體當中太浪費了。”

說到這裡莫裡亞蒂笑了一下。

“接著,中間人開始接觸白巫師。”

“傲羅、官員、純血家族、教授、學生……”

“中間人的出現,令白巫師與黑巫師之間產生了聯絡。”

“漸漸的,巫師們也把這些中間人。”

“稱做灰巫師。”

“即,黑與白中間的巫師。”

莉莉絲緩緩點頭,若有所思。

“我說一個灰巫師的名字,你一定聽過。”莫裡亞蒂眼中浮現笑意。

“蒙頓格斯·弗萊奇。”

“是他!”

莉莉絲叫道,腦海裡浮現出是一個長著兩條短短的羅圈腿、鬍子拉碴的巫師。

正義法律在蒐集證據時,和蒙頓格斯打過交道。

莉莉絲有印象。

“冇錯。”

莫裡亞蒂肯定的說。

“蒙頓格斯就是個灰巫師,這也是鄧布利多信任他的原因。”

“當然,蒙頓格斯隻是一個不起眼的灰巫師。”

“他接觸不到大不列顛最大狼人集團的首領的交易。”

莫裡亞蒂在心裡補上一句。

“更不用說,黑色心臟和永生組織有關。那個灰袍老巫師必定和永生組織有聯絡。”

“洛哈特。”

莫裡亞蒂吩咐道:“向埃及人告彆吧,我們儘快回國。”

洛哈特聽話的去執行了,索爾達亞帶上芬裡爾跟著去了。

這裡隻剩下莫裡亞蒂、莉莉絲和埃及公主。

“謝謝你,公主殿下。”莫裡亞蒂點頭致意,“我不會忘記埃及巫師做出的貢獻。”

“我很高興聽到你這樣說。”

埃及公主的語氣裡也是頭一次帶上欣喜。

“我通過時間之眼,看到了一些片段,也許能夠幫到您。”

她說著伸出手,雙眼凝視掌心。

“嘩!”

閃過一道白光。

掌心上出現了一個徽章。

公主把徽章遞給莫裡亞蒂:“黑獅鷲族徽,我看到那個灰巫師有這個。上麵似乎附帶強大的魔力,我這個隻是樣品。”

莫裡亞蒂接過族徽,仔細的檢視起來。

莉莉絲也湊過去瞧了瞧,微微踮起足尖。

黑獅鷲。

莫裡亞蒂的大拇指在徽章上麵來回摩挲。

獅鷲,毋庸置疑的傳說級彆。

和鳳凰、龍,是一個等級的魔法生物。

它們一般在神話故事發揮光明的作用,也有另一個名字。

“聖光金獅鷲!”

“可是我們手裡這枚,是黑獅鷲。”

莫裡亞蒂用力攥緊徽章,把它收起來。

“事情越來越有意思了。”

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莉莉絲慢慢地,把目光從族徽上麵移動到了莫裡亞蒂的側臉。

“公主殿下,我突然有個想法。”

莫裡亞蒂興奮的說。

“您剛纔說,可以使用時間之眼?”

公主點頭:“借太陽神的力量,我可以啟用這雙看遍過去、現在、未來的雙眼。”

“那麼您能否幫我檢視火元素聖物?”

這是莫裡亞蒂的突發奇想。

也許公主能看到呢!

“試試就知道了。”

公主平靜的說。

那雙不帶感情的雙眼,微微眨動。

眼裡出現一簇亮光。

隱隱有萬千道流光圍繞在亮光周圍。

莫裡亞蒂和莉莉絲屏住呼吸,沉浸在了時間之眼當中。

太美了!

“時間的魅力…”

莫裡亞蒂罕見的咬了下嘴唇,思緒飄的很遠。

下一秒,公主閉上眼。

莫裡亞蒂和莉莉絲也從沉浸式體驗中回過神來。

“我看到——”

公主的聲音透著疲憊。

“一顆大樹。”

“樹著火了。”

“樹上有許多鳥,很多很多。”

莫裡亞蒂眨眨眼,完了?

公主睜開雙眼,重新裹上亞麻布。

又變成了最初那個黑黝黝的眼睛了。

“火元素聖物,蘊含的魔力太強大了。”

“我隻能看到這些淺顯的象征。”

公主說完往金字塔裡走去。

“OK,再次感謝您。”

莫裡亞蒂說完也朝外麵走去。

“彆忘了照顧羅恩。”

公主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莫裡亞蒂笑了笑,對愣在原地的莉莉絲說道:“走了,回家。”

心裡則是思索公主說的三句話。

“大樹。”

“著火。”

“樹上有很多鳥。”

走出金字塔,莫裡亞蒂發覺太陽朝西一點一點的下落。

不知不覺,已經倒了黃昏。

夕陽照耀在金字塔頂端。

映出一個個三角形陰影。

食死徒暫時被安置在那裡,偶爾有一縷夕陽照到他們臉上,他們本能的躲開。

看到這一幕的莉莉絲,感慨道:“黃昏啊,食死徒…落幕了。”

從今以後,伏地魔還能複活。

但是他再也冇有了手下。

莫裡亞蒂轉身麵朝夕陽,任由著火一般的陽光照耀。

透過夕陽,莫裡亞蒂似乎看到一隻隻鳳凰,在火焰中翩翩起飛。

(5更了,求訂閱!)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