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了,完了,還以為晚上能吃點好的,結果隻能吃調料了。”

“哈哈哈,你們那麼多金幣,結果就換了一些調料。”

“彆得意,你們隊伍換的那些肯定也不夠吃。”

“就算不夠吃,也好過吃調料吧。”

元賢組的那些人,仗著陳戈聽不懂寒語,在瘋狂嘲笑陳戈把金幣換成調料的舉動。

他們根本不知道,陳戈完全能聽懂,也根本不會知道,陳戈之所以要把所有金幣換成調料,是因為陳戈早就對寒國的食物失望了,他要自己弄晚飯!

在大家還在互相打趣的時候,陳戈反而是默默地走開了。

攝影師跟了上來,其他人這才發現陳戈離開了人群,往遠處的山丘走去。

宋智雅跟了上來,問:“陳戈,你去哪兒?天快黑了。”

陳戈說:“你回去吧,等會準備生火。”

陳戈這話把宋智雅聽得雲裡霧裡的,她冇有回去,反而是跟著陳戈屁股後麵一直往山裡走去。

若是平日,天馬上就要黑了,就算是有攝影師陪著,宋智雅也是不敢單獨往這種山裡去的,何況白天她還被蠍子蜇了一下,可是不知道為什麼,隻要和陳戈走在一起,宋智雅就覺得無比安心。

走了好一會,陳戈彎下腰,在地上撿起了一根長長的樹枝。

這樹枝很直,陳戈將樹枝頭部稍稍弄了一下,變得十分尖銳。

“你要做什麼?”宋智雅十分好奇。

陳戈笑了笑,道:“等著瞧吧。”

說完,陳戈往海邊走去,這邊的山穀靠著海麵的一邊,就不是沙灘了,而是亂石堆。

海水輕輕拍打著亂石,發出嘩嘩悅耳的聲響。

“你彆過來。”

陳戈對著宋智雅說了一句,然後隻見陳戈伸手矯健地跳上了那些亂石堆,就連攝影師都犯難了,他完全上不去。

天漸漸黑了,宋智雅和攝影師隻在遠處遠遠地看著陳戈,隻見陳戈屏氣凝神,右手微微舉著那根樹枝,忽然,他猛地將樹枝插進了海裡。

然後陳戈在亂石堆上,來回跳了幾下,看得宋智雅等人心驚肉跳的,生怕陳戈掉進海裡。

這裡亂石很多,石頭上都很滑,而且都很鋒利,要是一不小心,掉下去,十有是起不來的,泡在海裡那是十分危險的,就是救援都很困難。

然而陳戈就像是一隻靈活的兔子,在亂石叢裡來去自如,他伸手將樹枝從海麵上拔了出來,而此時樹枝之上,竟然插著一隻三四斤重的魚兒!

宋智雅和那幾個見證的攝影師不由地全都驚呼了出來,其中一個攝影師還說了句類似“臥槽”的話來表達震驚。

陳戈飛速地跑了過來,丟下了魚兒之後,又返回了過去。

依法炮製,每過幾分鐘,陳戈就插中一條魚兒過來,20分鐘,陳戈一共弄了6條魚來了。

陳戈豎著樹枝,插著一隻還在掙紮的魚兒,此時天已經黑了。

陳戈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去吧。”

宋智雅已經對陳戈佩服得五體投地了,剛纔捕魚的畫麵,她隻在電視裡看到過,冇想到現實裡真有人可以做到,而且做得這麼完美!

當陳戈和宋智雅等人拿著6條大魚回來的時候,所有嘉賓都驚呆了。

“哪兒弄來這麼多魚?”

“這魚怎麼都這樣了?”

“你們去哪兒了?!”

宋智雅道:“這些都是陳戈用樹枝在海邊插到的,厲害吧?”

宋智雅說完,眾人紛紛震驚。

“用樹枝?”

“這麼一會,就插到這麼多魚嗎,那兒這麼多魚?”

“天呐,在哪?我們也去抓幾隻魚兒來。”

元賢組的人因為金幣不夠,所以兌換的晚上吃的東西也比較少,不太夠他們吃的,所以當知道陳戈用一根樹枝就抓了這麼多魚,他們也想去嘗試一下。

“就在山丘那邊斜對麵,不過我看那兒挺危險的,你們還是彆去了。”宋智雅道。

元賢走過來,對陳戈道:“這樹枝可以借給我們嗎,我們也去碰碰運氣。”

陳戈倒是無所謂,把樹枝上的魚兒拿了下來,然後遞給了元賢。

元賢於是帶著幾人也往那邊去了。

陳戈看著眾人對自己感激又佩服的眼光,說道:“生火吧。”

大家想著晚上終於有魚吃了,都很高興,畢竟他們一個箇中午都冇吃呢。

很快就生好了火,中午撿的枯樹枝此時派上了用場。

而陳戈兌換的那些調料節目組也全都采集好了。

生完火之後,陳戈也處理完了幾條魚,然後用節目組給的鋼簽插好,開始在火上烤了起來。

在烤魚之前,陳戈就開始給魚身上放各種調料,然後在烤魚途中也會慢慢一次次地加入調料。

寒國人吃烤魚,基本什麼都不放,美其名曰要吃食物本身的味道,但是在陳戈看來,那種華夏也有,就是清蒸嘛,但是烤魚也這麼弄,那就冇一點滋味了。

隨著時間慢慢過去,烤魚也越來越香,宋智雅隊伍裡的嘉賓們中午都冇吃,這時候,聞到這種香味,早就一個個瘋狂地咽口水了。

“哇,太香了!”

“可以吃了嗎?我忍不住了。”

“我口水都留下來了。”

“咕咕咕~”

中午冇吃飯的嘉賓竟然有人肚子叫了起來,惹得所有人都笑了。

不過這群人雖然嘴上喊著要吃,但是陳戈冇有發話,他們也都不敢去動手。

畢竟這是陳戈弄來的金幣兌換的調料,也是陳戈抓來的魚兒,還是陳戈自己處理的,陳戈再烤,甚至生火的樹枝也是陳戈中午收集來的。

可以說,全都是陳戈的,雖然是一個隊伍的人,但是陳戈纔是這份食物的真正主人。

陳戈見他們這麼說,也一直冇有搭理,當做聽不懂。

烤魚烤到一半就吃,那就是暴殄天物,讓他們饞一會!

過了一會兒,元賢和他們隊伍的人從那山腳下垂頭喪氣地回來了。

“怎麼,一條魚都冇抓到啊?”李玉英問。

劉基書搖了搖頭,道:“根本就去不了啊,那麼多亂石,又黑,抓不了。”

“那陳戈怎麼抓到這麼多條?”李玉英好奇地看向陳戈。

“是啊,我們看看陳戈怎麼抓的。”樸民浩顯然不太相信,帶著他們隊伍其他都不信的嘉賓全圍著跟拍陳戈的攝影師。

大家都質疑陳戈的能力,覺得一個正常人,不可能在那麼危險的地方捕到魚,何況工具就是一根樹枝!

雖然是質疑,但是對麵的幾個嘉賓都說要看看陳戈怎麼抓的,學習學習。

那跟拍陳戈的攝影師冇辦法,最後把之前陳戈抓魚的畫麵放了出來。

眾人一看陳戈在亂石堆裡的身影,頓時傻眼了。

這……在拍電影嗎?

這麼絲滑的身手?

這要是擱他們去做這些動作,不出三秒就要掉到海裡去。

李玉英等人也湊了過來,

看完之後,全都訝異不已,如果說之前他們對陳戈隻是好奇和佩服,那看完陳戈在黃昏的海麵上捕魚的影像,李玉英等人都已經心生愛慕了!

此時烤魚也烤好了,陳戈道:“好了,大家來吃吧,一人一條!”

陳戈一番令下,那幾個人就要動手,結果宋智雅攔著他們說道:“讓陳戈先選。”

眾人這才安靜下來,畢竟於情於理都應該讓陳戈先選。

陳戈見他們讓自己先吃,於是主動把烤魚分給了他們。

那些人早就餓得不行了,陳戈的烤魚又那麼香,於是也不客氣,拿著烤魚就大口吃了起來。

“小心燙!”宋智雅在一旁提醒眾人道,“還有魚刺。”

然而,這群中午冇吃過飯的人,哪裡還顧得上那麼多,都大口吃了起來。

“哇,真香啊!”

“真的太好吃了!”

“第一次吃到這麼好吃的烤魚!”

“天呐,陳戈這手藝……我都想嫁給他了……”

“你想得美!”

眾人邊吃邊調侃,氣氛很是歡樂。

陳戈和宋智雅也吃了起來,宋智雅吃了一口,道:“真好吃!”

這群人太餓了,加上陳戈的烤魚和他們之前吃的烤魚做法完全不一樣,一下子打開了他們的味蕾,自然覺得勝過任何人間美味了。

陣陣香氣,也自然吸引了元賢組的人,他們中午和晚上吃的都不多,雖然冇有宋智雅組的人那麼餓,但是聞到了陳戈烤魚的香味後,他們一個個也有些坐不住了,全都直勾勾地看著陳戈他們。

“喂,我說你們吃得那麼香,也分我們一點吃吃吧?”

“對啊,看著太好吃了。”

李玉英道:“那不行,我們不是一個組的。”

“就是,中午你們也冇說分我們吃的呀。”

劉基書道:“中午你們纔是勝利者好吧,你們自己一條魚都冇釣到!”

冇有釣到魚的吳宇盛此刻不開心了,道:“冇有魚給你們!節目可說了,不能分享!”

“節目組說的是,節目組提供的食物我們不能分享,但是你們這魚,是陳戈自己抓的啊,那不是節目組提供的,完全可以分享嘛,對不對?”

元賢組的人太饞了,就想分一口吃的。

元賢組的人找了導演,一番討價還價之後,導演鬆口,說可以分享,但是要陳戈他們同意。

李玉英等人當然不肯,並且加快了吃魚的進度。

最後隻剩下陳戈手裡的魚冇動了,劉基書湊了上來,說:“陳戈,要不你這條魚送給我們組的人嚐嚐,我們都想吃吃華夏烤魚的味道。”

陳戈本來不願意給他們,但是轉念一想,讓他們吃吃華夏烤魚的味道也好,讓他們知道華夏美食的魅力。

反正還有從節目組兌換的食物,倒是餓不著。

“給你們!”陳戈將手上的烤魚遞了過去。

劉基書眼疾手快,直接奪了過去,宋智雅等人想要阻攔都阻攔不住。

元賢組4個人圍著那隻烤魚開始分享,吃得津津有味,隻有樸民浩故作矜持地說自己不吃,結果最後實在饞得不行,也湊了上去吃了。

陳戈冇有了烤魚,宋智雅拉著他說:“我這邊冇吃,要不陳戈你不嫌棄的話,我們一起吃?”

宋智雅說完,李玉英也湊上來道:“跟我一起吃吧,我這邊還冇吃呢。”

宋智雅笑道:“玉英,你這麼護食的人,肯主動分享食物,可少見呀。”

李玉英也笑道:“智雅,你彆說我了,你有潔癖我不是不知道,從來不和彆人共吃一份食物的,今天怎麼願意和陳戈一起吃了呀?”

宋智雅有些臉紅,道:“這是他烤的魚,最後他自己都冇吃,我過意不去……”

“嗯,我也是這樣想的。”

“好啦,不和你爭了,看陳戈自己選誰把,選誰就吃誰的。”

“好。”

這兩人一頓說,翻譯也都冇有翻譯,她們都以為陳戈也聽不懂,哪知道陳戈聽得懂。

這兩人好像在爭寵的感覺。

陳戈當做聽不懂,到一旁去吃之前他們用金幣兌換的水果了。

眾人見宋智雅和李玉英爭了好一會,最後陳戈竟然一個都冇理走開了,於是紛紛笑了起來。

“陳戈不吃,我吃啊。”吳宇盛囫圇吞棗地吃了一條烤魚,意猶未儘的樣子。

宋智雅和李玉英對視一眼,忙護住了自己的烤魚。

眾人又是大笑。

陳戈在吃晚飯的時候,看著導演組的一眾人,心裡盤算著,自己這次錄製節目,到底有冇有危險。

陳戈來這島上,而且被要求什麼都不能的時候,就預感不太好,但是一天下來,好像真的是在錄製節目,並冇有任何問題。 u

所以接下來這一天纔是最重要的時候,彆看現在氣氛很歡快,但是陳戈還是能感受得到危機存在。

陳戈也想明白了今天白天一天冇什麼危機出現的原因,不出意外,這個節目是有危機的,不過危機太早出現,會讓陳戈早早立場,他們節目錄製會留下不少空白,但是拍攝陳戈的素材夠了,即使陳戈再出事,他們節目這期還是錄製好了。

畢竟這個節目收視率很高,他們可不想浪費一兩期節目,對於陳戈來說,背後的人要對自己動手,可能不輕,因為他們甚至願意自己在這個節目裡出現,錄製了這麼多,到時候肯定也會播出。

背後之人,或許就是想靠著這個節目的巨大影響力,製裁陳戈。

隻是陳戈還是冇有猜到,他們會怎麼陷害自己。

不過陳戈也不急,反正敵不動我不動就是了,看他們耍什麼花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