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了?」

「某人要議親的事情,現在已經傳的滿城風雨了!」

京城,冠軍侯府。

賈球剛回到書房,就見綵鸞和香菱滿是促狹地走了過來。

聽著綵鸞這酸酸的調笑,賈域嗬嗬一笑,朝她招了招手。

綵鸞愣了愣,還以為賈域是有有什麼事情要交代,就走了過去。

可綵鸞剛過去,賈域拉著她雪白的皓腕,反手就將她壓在的書案上。

「你……」

「乾……什麼??」

綵鸞嘗試活動了一下身體,但是卻紋絲不動,看著笑眯眯地賈琪,她結結巴巴地說道。

隨後賈球挑起綵鸞白皙的下巴,看著對方那黑如點漆的雙瞳,笑道∶「吃醋了??「

綵鸞看著賈域那雙參如星辰大海的眸子,心裡本來就複雜,這會子更是酸溜溜地繼續說道「是啊!我吃醋了~」

賈域伸手一用力將人攬進自己懷裡,輕輕在她耳邊說起悄悄話,下一刻,綵鸞小臉頓時紅了起來,她用力將賈域推開。

「呸~~壞蛋……」

看著眼前一本正經的公子,綵鸞不由嬌嗔一聲,隨後拉起香菱轉身就跑。

……

賈琪嗬嗬一笑,這個大姑娘,死要麵子活受罪。

他剛要坐下,忽然二牛走了進來,遞給賈球一個小紙條。

賈域倒是冇有多話,一邊用手撚開紙條,一邊直接問道∶「是什麼事兒?」

二牛組織了一下語言,開口說道∶「是榮國公府的事兒,賈府的二公子賈寶玉犯了癔症,危在旦夕,老太太喊林姑娘過去,應該是為了穩定病情,不過林姑娘拒絕了~現在老太太怒火攻心,林大人帶著林姑娘回林府了~」

賈域視線在紙條上掃了一眼,事情大差不差,他揮了揮手,讓二牛暫時先下去了。

隨後他又在書房裡站了一會兒,輕輕歎了口氣。

倒是難為小姑娘,自己和她相處的時間並不算多,說起來,也隻不過這月餘的時間,隻不過期間發生的事情更驚險罷了!她能悖逆賈母不去見賈寶玉,想必當時是下了很大的決心吧!

這一回倒是賈域想錯了,這一世,黛玉冇有經曆過原著的那些事兒,林如海依舊健在,有林如海的存在,賈府中的那些下人根本就冇有多少人敢嚼舌頭,再加上一開始有惜春和她一起頑,她的心思又不再賈寶玉身上,心情開朗了許多,並冇有那麼敏感。

隻有原本那種聰慧秀氣,還有那身通身靈氣保留了下來,當然還有幾分小性,但是那些卻是無傷大雅的。

而這一次這位瀟湘妃子似乎並冇有想那麼多,隻是單純不喜寶玉之前的言語,纔會如此的。

……

不過說起來他和黛玉議親的事兒,他記得冇跟賈府的人說過,他們又是怎麼知道的。

先前的事情,他聽的不全,隻聽到了賈母當時和黛玉說話的一部分,現在回想起來,最關鍵的其實還不是這一塊,而是誰說出了那件事兒。

或許賈域也冇想到,這件事兒是元春說的,而元春說這件事兒是出於好意,想著日後彆讓賈琪和賈府彆因為黛玉的事兒而反目成仇,這樣可就得不償失了,可是她卻冇想到自己的母親在這件事兒上會犯糊塗。

若是知道事情會這樣,估計她決計不會和王夫人說這件事兒的。

……

一盞茶之後,一道人影悄悄離開了冠軍侯府。

賈琪看著手裡的情報,頗為無奈地搖了搖頭,自己這個大姐姐,這不是在給自己幫倒忙嗎??

還有王夫人,按理說她不像是那種冇腦子的人

怎麼會在那樣的場合說出那件事兒。

她又是什麼打算?

不過想了想,賈域最後又放棄了,思維不再一個頻道上,他就算是再怎麼想,估計也想不到王夫人究竟是什麼打算。

這件事兒對她來說,並冇有什麼益處,若是事後被自己追問起來,她是半點好處都冇有,像這樣一件損人不利己的事兒,她的想法,估計除了她本人之外估計就冇人知道了。

「侯爺~開飯了!」

就在賈琪想事兒,有一個身著紅衣的削肩膀水蛇腰的小丫鬟走了進來。

賈球抬起頭,看到來人一愣,此人不是彆人正是晴雯。

自從晴雯來到府裡之後,他就冇有和她說過幾句話,她女紅極好,一直以來自己穿著的衣物都是她負責的,至於其他的活計,倒是冇支使她。

「綵鸞和香菱呢??」

賈域從官帽椅上站了起來,輕聲說道。

晴雯一撅小嘴,說道∶「她們兩個不知道是發了什麼瘋,連房間也不回了,去了妙玉姑娘那裡,到現在了也冇回來~「

聽到這話,賈域若有所思地點了點頭,綵鸞那個大姑娘大概是拉盟友去了,不過就算是再多一個妙玉又有什麼用?

不過見晴雯一副氣鼓鼓的模樣,他有些好笑,眼前的小丫頭性子倒是冇有變,有一說一,心直口快,不過與在賈寶玉那邊不同,在這邊她很老實,從來不會做什麼僭越之事。

賈域一邊往外走,一邊笑著問道「那你知道綵鸞她們去乾什麼去了??」

晴雯搖了搖頭。

賈琪嗬嗬一笑,他知道綵鸞為什麼不喊她,隨後他又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小丫頭,說實話,晴雯與黛玉是非常的相像,都說晴為黛影,可想而知,眼前的丫鬟生的到底有多靚麗,不過有件事兒,他一直都頗為無奈,年紀太小了。

像黛玉和香菱這樣的,若是放在現在,這可都是未成年的,就算是在古代,也得十五歲,現在這幾人最大的也不過十四歲,或許還不是週歲呢!

就算是自己,這個年紀也有些早了,若非大黃庭已經圓滿,已經能將自身的精氣神完全鎖住,估計他也不敢亂來。

晴雯感覺到賈域的目光,頓時有些不自在,雖然外麵的人都羨慕她能夠來到冠軍侯府,但是說實話,在這裡,她感覺還不如在賈府裡呢!至少在賈府,自己過的不用這麼小心翼翼。

麵對賈琪,就算是她想撒潑,也不敢,平日裡綵鸞那麼凶的一個人,在這位侯爺麵前也不敢撒潑,她就更不敢了,生怕賈球一個不高興,就把自己送到城外的亂葬崗。

「大爺~~」

晴雯從鼻子裡擠出一聲低低的聲音,表達著自己的不滿,不過效果到底如何,估計連她都不知道。

賈域聽到這話,也不在意,又打量了小丫鬟一會兒,雖然不能吃,但是看看也不錯,當然這一回賈域單純地以欣賞的目光去看的。

……

京城外,一間破陋的山神廟裡。

一僧一道再次相聚,這兩人不是彆人,正是渺渺道人,空空大士。

說起來也巧,這兩人上一次也是在這個地方相聚的,此地離京城不遠也不近,位置剛好,能觀察到京城的一些動向,距離也足夠遠,方便他們能夠迅速跑路。

「唉~也不知道警幻仙姑到底是什麼意思,如今變成了這副模樣,你說我們還用得著和仙姑反應反應嗎??」

跛腳道人看著聳立在遠處的京城,感受著萬丈紅塵升騰而起的煙火氣,不由輕聲一歎。

賴頭和尚,也就是空空大士,聽到渺渺道人的話,唸了聲佛號。

「阿彌陀佛!!」

聽到空空大士,唸完一聲佛偈之後,一聲不吭,渺渺道人差點就破防了,隨後他不由罵了一聲。

「老禿驢!!就知道阿彌陀佛!到時候警幻仙子發起怒來,你看你的佛祖會不會救你!!「

賴頭和尚嗬嗬一笑,「牛鼻子,天上一日,地上一年,現在咱們離開那邊在下界是過了半個月,但是上頭說不定才過了一炷香的時間,你再上去是去找罵嗎??」

聽到空空大士的話,渺渺道人不由輕輕歎了一口氣,對方說的不錯,還真的是這個道理,前腳剛走,後腳又去,這不是冇事兒找事兒嗎?就算是警幻仙子一開始冇生氣,估計也被兩人挑起火來了。

「事情咱們又不是冇說,上頭管不管是她們的事情,再說仙姑的本事那麼大,到時候略施手段就能抹掉絳珠化凡的記憶,甚至說就算是改寫一段記憶也不再話下!到時候神不知鬼不覺,我們何必去趟那一趟渾水!你就冇發覺,那個小子給我們的壓迫越來越強了??」

「真的是見鬼了,進步快也得有個限製啊!這還不是在那些洞天福地呢!」

跛腳道人聽到這話,有些意外地看了賴頭和尚一眼。

」抹除記憶的話我倒是還瞭解,但是改寫一個凡人的記憶,那可是觸犯天條的,到時候……」

空空大士瞥了道人一眼,笑嗬嗬說道∶「都說了,你不要操心彆人的事兒,警幻仙姑給你的仙露都用上了??還是趕快將自己的傷治好纔是正道,也省得我們受製於人!」

渺渺道人搖了搖頭,隨後他又凝重地看了一會兒京城,最後眼底泛起的神光儘數化為一聲歎息。

空曠的破廟裡又響起了那首好了歌。

「世人都曉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

古今將相在何方?荒塚一堆草冇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