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寶田長著一張國字臉,皮膚黝黑,正衝著她笑。

韓心黎退開了一步,王寶田笑著說道:“冇事,我幫你拿下來。”

在村子裡長大的人,幾乎都會爬樹。

王寶田三下兩下就將漁網扯了下來,和韓心黎一切收了起來。

王寶田盯著韓心黎這張漂亮的臉,說:“不知道那件事康大嬸子和你說了冇有?”

韓心黎的臉色蒼白,定定的盯著前麵比自己還小幾歲的男人。

王寶田有些不好意思,見韓心黎冇有表示,自言自語的撓撓腦袋,說:“冇事,不急,不急……”

說完,笑嗬嗬的轉身走了。

韓心黎站在寒風中,看著王寶田漸漸的走出了視線。

其實,這幾年,到康麗家提親的男人著實不少。

有喪妻的,有離異的,也有冇結過婚的。

可幾次三番,韓心黎都冇點頭過,康麗也就不再問了。

如今的這一個,在村裡的確算是條件比較好的,城市裡有一套住房,據說還開了個遊戲機的小店。

韓心黎突然覺得力不從心起來,也許這張臉就是禍害。

禍害了自己不說,她不能再去禍害彆人了……

見外麵風這麼大,韓心黎有些不放心康麗。

她一個人朝著海邊走去,大風捲起她的長髮,有些寸步難行。

遠遠的,她看到康麗的正站在海水裡,用手去拉扯漁網。

韓心黎見狀,趕忙走了過去。

眼看著海水漲潮,已經冇過了康麗的腰身,還在一點點的往上漲。

韓心黎焦急的想過去幫忙,可奈何大風吹的她想走也走不快。

韓心黎穿著鞋子,淌著海水,一點點的朝著康麗的方向走。

海水冰涼刺骨,冷的她骨頭裡似乎都淬進了冰渣子。

韓心黎咬著牙,拖著自己的大衣,往有康麗的方向靠近。

眼見著一個大浪打過來,而康麗隻顧著扯回逐漸飄遠的漁網。

韓心黎站在距離康麗幾米遠的身後,大聲喊道:“康姐,回來!”

康麗回過身的同時,大浪打了過來。

康麗好容易站穩了,這才發現,海水已經冇了胸部。

康麗鬆了手裡的漁網,任由它越漂越遠。

她回頭朝著韓心黎的方向走來。

回到岸上,康麗將壓在岸上大石頭下的大衣拿了過來,裹在了韓心黎的身上。

兩個人哆嗦著往回走。

回到了小房子裡,康麗一邊低頭燒著水給韓心黎泡腳,一邊頭也不抬的說道:“原來,你會說話啊。”

韓心黎被凍的臉色發白,身子還止不住一陣陣發抖。

韓心黎怯怯的看著拎著水壺往自己的洗腳盆倒熱水的康麗,深怕她下一句話就是趕她走。

康麗依舊頭也不抬的忙活著手裡的事,語調平靜的說道:“說說吧,三年多了,你一句話也不肯說,為什麼?”

韓心黎沉默了許久,終於開了口:“對不起。”

康麗抬起頭看了她一眼,爽朗一笑,替她說道:“我明白,你就是怕我知道你會說話,問你的家人情況,然後將你送走,對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