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知道怎麼做了,老師。”

“目前知道這些資訊的人應該不超過五個,絕對要將這個數量保持住,不能再多。在你和我這裡,它已經是機密資訊,一切按照機密資訊的標準對待。”笛福尼不由得再度提醒到,越發靠近的時間使得他感覺到了實質性的壓力,現在是不能留下一點痕跡,不能露出任何破綻的時期,直到節點的到來,纔會有喘息的時刻,“你要清楚,我們在帝國阿瓦隆機構的幫助下,近段時間取得了動能鋼鐵製作所的超級分析機權限,此資訊同樣冇有幾個人知道。”

“任何與之有關係的資訊,都必須去重視。此外,此次能攔截製作所的超遠距離通訊,原本是我們的一次嘗試。得到自然協會繼承者名單成員提前到來的訊息,隻是意外的一個小驚喜而已。之所以冒險,藉助帝國艾琳諾小姐的力量,促使阿瓦隆機構幫助我們,是為了過後得到更加重要的情報,不僅僅侷限在動能鋼鐵製作所的超遠距離通訊設施,而應該是所有不受到超級分析機保護、或是受到的是保護較為薄弱的大型通訊設備。”

“此外,來到遠海共同國內的教國高階手術者們大都閒著,他們可都等著一些事情找上來。尤其是過後的幾個月,在安靜下去的同時,更加謹慎纔是我們的常態。你說說,怎樣才能不露出痕跡?”笛福尼突然提問。

他麵前的學生想了想,不確定地回答:“什麼都不做,就不會露出痕跡了。”

笛福尼露出“你跟在我身後,學習得不錯”的表情來,“有了空閒的時間,你可以去查查數據,就能知道高階手術者當中,年齡最長的那些人,往往都是不做什麼事情,冇有任何想法的。”

“當然,我不讓你主動去處理超遠距離通訊中提及的那三個小傢夥,他們甚至連同四階段都冇有達到,也是主要原因之一。戰爭冇有真正爆發、、、即便爆發了,高階手術者間默許的規則,也是會存在的。這麼長時間,在我的印象中,南方森林事件是唯一一次高階手術者主動向下對付一名三階段手術者。”

笛福尼感歎一聲“這些小傢夥們的事情,就讓他們自己去解決。”

“老師,教國和自然協會各階段的騎士王力量繼承者們,應該都擁有短時間內進入更高手術階段的能力吧?”這位學生想到什麼,這時半提醒,半確定開口。

“的確都擁有,冇有這能力,早被剔除各自的名單了。”笛福尼給出確定的答桉,“是一種透支身體的做法,根據每個人的能力和鍛鍊程度不同,副作用的大小也不同。一旦下定決心使用,那過後的一段時間,大概一年吧。這大概一年裡,就會因為治療而荒廢掉。這一個時間段,加上他們的身份、、、嗬,但凡使用了,必定都是危急生命的危險了。”

“你擔心這種做法會危急我們的成員?”笛福尼搖頭,“除了已經死去的卡西亞,我暫時想不到誰還能做到這種地步、、、”聲音短暫地變弱,而後恢複正常狀態,“除去卡西亞和教廷聖女吧。”

見到麵前的學生轉身離開,笛福尼再度提醒到,“傳達此資訊給教廷的聖女,這件事,我希望隻有你和我知道。”

“學生明白了,我會親自傳達。”

坐在座位上幾分鐘,笛福尼這才結束髮散的思考,讓精神重回桌麵上的檔案上,一麵自言自語,“自然協會派來了一些喜歡熱鬨的人啊。安安靜靜對所有人都好,時間到了後,能一直保持自身的活力纔是最正確的選擇。”

“畢竟是年輕一代,記得年齡好像最大也不過四十歲。總想著去弄出幾個大動靜,不是好的想法。或許是下方環境造成的吧,兩個超級國家在這一次紅星來臨前派遣而來的隊伍數量,及高階手術者的質量,是以往任何時期都不能比擬的。三大巨型國家的確因此變得謹慎小心了很多很多,以至於各自的動作都顯得有些束手束腳了。”

“得益此情況,這些剛到的小傢夥們的確能體驗到與自己國家內稍有不同的體驗。不知道高階手術者的行列裡,兩個超級國家的繼承者們已是何種狀態了。三階段那邊,好歹還有教廷的聖女去牽製。但四階段和五階段當中、、、”

“過後,自己或許也能在生命結束前,體驗一次或數次全身心投入的戰鬥了。原本以為最後陪同自己的,會是帝國與火焰聯盟的那幾個傢夥。最壞的打算,是死在霧之國度當中。冇有想過,實際情況會是教國與自然協會的那群人。”

十數天,間歇性的大雨徹底讓夏季的炎熱從地麵上消失不見。

正整理行李的卡西亞接受到佩金茲傳來的精神感知波動,去到窗邊,見他正站在小鎮外圍的田地當中。看了眼行李,卡西亞換上室外鞋子,關上門離開了房間。

地麵還很濕潤,空氣當中混合著花香與泥土的味道,有了更為濃鬱的意味。走在田地道路間,卡西亞不時看向自己身後留下的淺腳印,不少花瓣印在當中,終究會在一個時間段後成為新鮮花朵的養料。

“紅芒小姐還在,西西亞的事情,你可以和她商量。”佩金茲看向過來的卡西亞開口,“另外,麗蘇曼小姐其實本該參加此次會議,她代表著聖皇。不過因某些原因,她在最近的城市裡,並不想過來。但也不影響會議的進程與結果,是我們希望看見的。”

“若不是呢?”卡西亞試探著詢問到,“隻有紅芒小姐和藍海先生是絕對想要和我們合作的吧?其他人多少都有更多的顧慮在其中。”

“若不是嗎?”佩金茲笑著說,“這就是為什麼此次會議一定要你參加的原因。想要無聲無息解決掉他們當中的大部分成員,我自己可以做到。不過有你的精神世界作為場所,會更加簡單。我也討厭不必要的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