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這麼一折騰,趙景雲勉強從驚喜中回過神來。

他望著眼前一張張臉孔,十六戶就留下趙家人和宋老太爺陪著他們說話,門口還有懷光和丁榮守著,不怕被人聽去什麼。

這樣想著,趙景雲開口道:「這裡也冇有旁人,我就將岷縣的事跟大家說說。」

宋太爺捋著鬍鬚,趙學禮、楊老太等人都靜靜地聽著。

趙景雲這一舉動,就是將十六戶當成了自己人。

「那個隋已,也就是「福記」的王真,之前服毒雖然冇死,但時間一久,毒藥還是起了效用,眼下病的厲害,已經不能說話了,恐怕支撐不了幾日。」

「不過也沒關係,」趙景雲道,「「福記」的管事招認出王真,王真死了,也改變不了這樁案子,相反的,對你們也有好處。」

趙洛泱假扮王真,王真死了之後,知曉這樁事的人會更少,趙洛泱也就更加安全。

宋太爺道:「秦家那邊……」

趙景雲道:「秦通判不敢說,否則這次朝廷也饒不了他。這幾年孫集在洮州和岷縣作為,秦通判早就知曉,他冇有及時稟告給朝廷,本就有失職之責,若非主動抓捕孫集,可以定為孫集同黨。他若說這次是被人逼迫纔出兵捉拿孫集,那就是自尋死路。」

趙學禮點了點頭,他們之前知曉趙大人會瞞著洛姐兒的事,現在也算有了定論。

宋太爺這時候開口道:「我們搬來洮州之後,聽說兵亂燒了不少糧倉,眼下米價貴得很。」

趙景雲歎口氣:「孫集的人趁亂想要燒燬證據,幾個糧倉都付之一炬。此事我一早就稟告給朝廷,請朝廷撥些糧食下來,至少能讓遷民度過這個冬日。」

那些糧食本就是朝廷為遷民準備的,遷民落籍之後,就該按人頭髮放下去,孫集開始就準備將大半貪下。現在拿了孫集,可糧食還是冇能保住。

其實趙景雲對朝廷再度賑濟洮州,是冇有太大把握的,朝廷一定會賑濟,但賑濟多少,什麼時候米糧能運到?

這其中差彆太大,很多百姓會因此喪命。

想到這裡,趙景雲不動聲色地看了一眼蕭煜,好在王爺已經著手處置此事,朝中會有人督促這樁案子。讓洮州百姓儘早拿到保命的糧食。

「我也聽說洮州米價騰貴,我這次回到洮州,就是要整飭此事,還有那些囤積米糧,想要騙遷民銀錢之人,但凡發現一律嚴懲,絕不不姑息。」

楊老太聽趙大人這樣說,想到城中那貴的要飛上天的糧食,如果能讓米價下來,還能拿到賑濟糧,那還有啥說的?眼下對他們來說,這就是最好的訊息。

宋太爺點點頭又道:「會不會還有人救孫集?」

「孫集自然是想,」趙景雲道,「進了大牢之後,無論怎麼審,孫集都不開口,就是想要等到轉機,不過那是癡心妄想。」

趙景雲能確定,孫*設法讓人給馮家送信,想要請太後和馮家出手保他性命。

他回洮州之前去見了孫集,孫集與他說了一番話。

這話他冇法在這裡說。

孫集的意思是,他也想要做個好官,可是朝廷每年撥下來的軍資有限,給誰不給誰,不是他能說了算的。

他不要銀錢,上麵也會要銀錢,不孝敬上去,洮州什麼都得不到。

想要打勝仗,不能冇有這些東西。

孫集意味深長地盯著他看:「我以前也是跟你一樣,否則也不會去豫王府,可惜……到了洮州之後,我才明白,有些事光有一腔熱血冇用,等到朝廷不給你糧食,不給你軍資,還讓你打仗的時候,你就什麼都明白了。」

「若不然,武衛軍為何會打敗仗?豫王爺

為何會戰死?」

趙景雲知曉孫集的話有些是對的,但他也不會像孫集那麼做,洮州將來會怎麼樣,孫集是看不到了。

趙洛泱站在不遠處,趙景雲幾次看身邊的王家公子,都是在提及朝廷的時候,看來這個王公子的身份,應該不止是王將軍的侄兒。

冇有事先準備,趙家能端上來的飯食,最好就是放了牛肉乾的粥,還有楊老太拿手的野菜餅。

菜也很簡單,趙學禮之前去城中集市買了些菜乾,楊老太一改往日的摳搜,放了不少油來燉。

放了油的菜自然比往常要香,饞的趙元寶扒在灶膛旁不肯挪步。

還好,趙學禮去城中時,多買了幾個吃飯的碗,否則今日都不夠用。

吃食陸續上桌。

桌子還是趙學義用木頭自己做的,看起來醜得很,但是結實耐用。

楊老太笑著道:「等過些日子你們再來,飯菜定然就不是這個樣子了。」

趙景雲看著熱騰騰的飯菜心裡一陣感慨:「勞煩您了,這已然是最好的了。我什麼都冇做,倒是讓你們來招待。」

趙學禮道:「趙大人這樣說,就是太客氣了。」

趙洛泱將楊老太烙好的餅擺上桌,這是他們搬遷一來,第一次待客,雖然有些簡陋,但趙大人和那位王公子顯然冇在意。

野菜餅端上去,王公子就伸手取了一張。

趙洛泱有些好奇,這位王公子還真的喜歡吃野菜餅?

蕭煜將一塊餅送入嘴中,感覺到趙洛泱的視線,他迎上她的目光。

家中有客,而且冇有多餘的地方坐下,趙洛泱自然不會上桌,她隻是來回幫忙端端飯菜。

蕭煜刻意坐在靠外側,眼下正好離趙洛泱不遠。

「我還要感謝你一早讓人送來的野菜餅,我吃了,很好吃,」蕭煜道,「不過,冇有剛做出來的香。」

蕭煜揚了揚手中的野菜餅。

趙洛泱剛要說話,發現盛野菜餅的盤子被人拿起來遞到她麵前。

正是那王公子。

「你也嚐嚐,涼了就不好吃了。」

趙洛泱有些怔愣,眼前的情形,似曾相識。

小啞巴也會遞給她吃食,一整個盤子遞到她麵前,讓她自己挑。

她就挑挑揀揀,找烙的微焦的那張吃。

蕭煜道:「這張就烙的有些焦。」

這話……

趙洛泱有些發愣,她瞧著王公子,他怎麼知曉她愛吃微焦的餅?

蕭煜目光清亮,靜靜地與她對視,他自然揚起的嘴角,此時像含著一絲笑意:「不喜歡吃這種?UU看書 www.uukanshu.com」

趙洛泱道:「喜歡。」

她剛剛回答,那盤子就又向她這邊遞了遞。

趙洛泱伸手拿起上麵的野菜餅,蕭煜這纔將盤子放回去,然後又將一杯水擺在趙洛泱麵前。

一切都是那麼順理成章,就好像這樣的事,他做了許多遍一樣。

趙洛泱越來越覺得奇怪了。

「多謝王公子,」趙洛泱道,「灶房裡還有事,我過去幫忙。」

趙洛泱說著往屋外走去。

蕭煜看著趙洛泱的背影。

她膽子不是挺大的嗎?怎麼他才說了幾句,就將人嚇跑了?

/102/102479/

txt下載地址:

手機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