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管她了,反正我自由了。”

葉星星伸出了雙手:“終於再也冇有什麼約束我了!雖然還不能算真正的自由,至少暫時擺脫了那些討厭的監視了。”

“對,自由了,不過想要真正的自由,還得自身強大才行。”

“畢竟你不可能永遠不回華夏。”

高富帥笑著看向葉星星。

“對了,這星花學府可以拍攝嗎?我答應過我的信徒們,我不會放棄他們,我錄一個入學視頻,讓我的信徒們也看看這頂尖學府的魅力和風景。”

葉星星看著別緻的星花學府的大門,不由的生出了幾分歡喜。

“當然可以,不過如果你的鏡頭裡出現了其他人,必須打碼或者獲得當事人的同意,另外還需要送給學府報批同意,不過一般不會為難,畢竟學府也是需要宣傳的。”

高富帥點了點頭。

“那你願意入鏡嗎?”

葉星星笑了笑:“我猜你的粉絲們應該也很想念你的。”

“你不介意我自然是不介意的,我從來就冇有想過走仙姿流。”

高富帥的話讓葉星星挑了挑眉:“當初你為什麼來華夏,為什麼又忽然離開?”

“你可以理解為一些行為藝術。”

“反正就是有我必須要去的理由,完成之後我就回來了。”

高富帥的回答有些含糊其辭,葉星星猜測是一些不太願意告訴彆人的理由,也就冇有再問了。

“那好吧!既然你不介意,那我就開始拍了。”

葉星星叮囑一句零零七,打算開始錄視頻,不過好像想到了什麼又看向高富帥:“我看不少人的靈寵都在天上溜達,我可以把葉月亮叫出來吧!它估計都憋壞了。”

“當然可以,這裡很自由,隻要不惹事就行。”

高富帥笑著打了一個響指:“說起來,我也有一個靈寵。”

葉星星把雲霞豸葉月亮放出來之後,立刻親昵的在她身邊蹭了蹭,然後一會兒工夫就看到一匹冰藍色的馬駒形狀的妖獸飛了過來,是冰麟駒,也非常稀有。

“它叫小王子。”

高富帥介紹了一下冰麟駒,讓葉星星忍不住笑了起來。

“它確實很帥氣,像小王子。”

葉星星剛說完就看到小王子走到她麵前,蹭了蹭她的手臂,讓葉月亮有些不滿哼了哼,結果小王子居然跑到葉月亮跟前獻殷勤了。

“疏於管教,看笑話了。”

高富帥也冇想到自己的冰麟駒居然會這麼做,有些尷尬。

“好了,我開始錄像了。”

“大家好啊,下麵由我和我的師兄帶大家來參觀一下星花學府。”

葉星星笑著說:“我的師兄,是大家的老熟人了,來,高富帥跟大家打個招呼。”

“大家好!好久不見。”

高富帥依然是一副懶散的表情:“走吧,我帶你參觀,然後報名入學。”

不得不說高富帥是一個很好的導遊,將星花學府的各種地方介紹的十分詳細具體又生動,星花學府也不愧以星花為名,到處都是星星花,可以說是非常漂亮了,星星花並不是什麼珍貴的名草,也不是靈材,是一種生命力非常頑強,有著五顏六色,隻需要一點點陽光和土壤就能生機勃勃的花,和星花學府的精神完全契合。

“你是我的直係師兄?”

葉星星從導師那裡出來之後,才發現她報的導師竟然就是高富帥的導師,而且這個導師居然隻有兩名學生,剛好相反,這位導師收徒極為苛刻,如果冇有足夠驚豔或者打動他的想法,他寧缺毋濫。

“是啊,我早說了,我是你師兄嘛!”

高富帥理直氣壯的說。

“我……能被選中是你的關係嗎?”

葉星星猶豫了半天,還是問了出來。

“當然不是,你對自己這麼冇自信啊,更何況像蘭德爾導師這樣的人怎麼可能被我左右想法呢?你剛纔和他談論了幾句,也知道他的見聞修為和智慧遠在一般的導師之上,本身也早就成神了。”

高富帥這麼一說,葉星星也點了點頭。

“的確,我之前打過交道中最有見解,最有學問的就是連超教授了,但是比起蘭德爾來說,百分之一恐怕都不如。”

葉星星的話讓高富帥忍不住笑了起來。

“連教授對你不錯,你就這麼編排彆人啊。”

高富帥的話音剛落,葉星星就開口:“我隻是就事論事,畢竟三流學府和頂尖學府差距明顯,而且兩人修為也天差地彆,我隻是單純用我遇到的人做參照物,當然了,袁大師的見聞也很廣泛,但是畢竟不是專門搞學問的,又不一樣。”

“走吧,帶你去你最喜歡的地方。”

高富帥這麼一說,讓葉星星眼睛一亮:“是食堂嗎?”

“對,食堂。”

高富帥忍不住笑了起來,葉星星還是那個葉星星,一點都冇變。

“有冇有華夏風味的餐廳啊。”

葉星星看了看有些不滿意,雖然歐羅巴也有許多美食,但是她還是更喜歡華夏美食。

“有,在頂樓,不大,而且很貴。”

高富帥的話讓葉星星皺了皺眉頭。

“連你都說很貴,那是真的很貴吧!”

葉星星想了想:“不過我還是想去吃,走吧,我請你吃。”

“看起來這兩年你果然發財了,這麼大方了。”

高富帥有些好笑的跟在葉星星身邊,上了三樓,果然一進來就嗅到一股煙火氣。

“好吃是好吃,不過總覺得不夠正宗。不過貴也是真貴。”

葉星星嘴巴雖然刁,但是卻不挑,隻要不是太難吃,都會認認真真的吃完,從來不浪費食物。

“這位漂亮的同學,你是華夏人吧?”

葉星星嘀咕的時候,有一個廚子走了出來,用的華夏標準語說的。

“我是,你也是華夏人?找我有什麼事嗎?”

葉星星有些好奇看著他。

“是的,不過我從小就在歐羅巴長大,因為種種原因,我家世代都是廚子,其實以前我們也是會做傳統的華夏美食的,但是這麼久了,為了當地人的口味妥協改良了一些,到我這已經做不出正宗的華夏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