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休息了十來分鐘之後,就重新出發了。

祁越再次要求揹包,林希言再次拒絕,外加又嫌棄了祁越一番。

兩人一路上基本冇怎麼休息,林希言好幾次回頭觀察祁越,發現他狀態都還不錯。

於是她也就冇說休息,中途攏共就休息了一次,大概十分鐘左右。

兩個半小時之後,林希言停了下來。

“好了,到了,休息一下。”

祁越點點頭:“好。”

彈幕卻在這時瘋狂跳動了起來。

【說好的河流呢?在哪裡?】

【事實證明林希言這次牛逼吹大了。】

兩人坐著休息了五六分鐘左右,林希言說:“看天色現在差不多有八點鐘了,晚上趕路不安全,咱們今晚就在這住吧。”

下機的時候節目組收走了他們的手機,也冇有給他們備用手機,所以他們不知道幾點,隻能看天色去猜。

祁越抬頭看了看天,很快點頭:“好。”

過了一下,祁越又說:“我負責搭帳篷?”

“可以。”

頓了頓又看向祁越:“搭結實一點,晚上會下雨。”

“放心。”祁越說。

說著,他迅速從包裡拿出匕首,繩子,兵工鏟。

緊接著,又拿出一瓶礦泉水:“喝點吧,不然會脫水的。”

“留著。”林希言冷冷的說。

看著祁越一臉難受的樣子,林希言一下子笑了出來。

“不是,我冇那麼殘忍。”

祁越:“……”

林希言笑完之後,手指了指祁越頭上。

祁越一臉納悶,但還是抬頭去看。

下一刻,頓時發現他頭頂上方,巨大的椰子樹上竟然掛著十多個已經成熟的椰子。

被驚訝到的不止祁越,還有直播間裡的觀眾。

彈幕在這一瞬間,直接炸開了。

【天呐,原來言姐說的竟然是椰子。】

【在荒島上還有椰子吃,要不要太美好?啊啊啊,我都開始激動了。】

【神了,真的神了,七八公裡外就能預測到。】

【太不可思議了。】

【剛纔質疑言姐的那些人呢?怎麼都不說話了?】

【對啊,怎麼都變啞巴了?】

【服了,我真的服了,言姐牛批。】

【其實我個人覺得吧,林希言就是運氣好,猜的,畢竟河流也冇出現呀。】

這話以出來,言粉頓時就怒了。

【言姐有說是河流?】

【有病吧你,這特麼都能黑起來?】

【言姐有說過是河流嗎?她隻是說有吃的,請你睜大眼睛好好看看。】

【椰子不是吃的?】

【椰子汁不比水好?】

荒島上。

祁越纔剛將繩子打開,準備綁在身上爬樹去摘椰子。

頭頂上方就傳來了林希言的聲音:“接著!”

祁越急忙抬頭去看。

林希言不知何時已經爬到樹上,手裡正抱著一大個成熟的椰子。

“你小心點,不是,你先下來。”

林希言:“……”

她瞪了祁越一眼,然後襬擺手說:“算了算了,你接不住的話就讓開點,我扔地上吧。”

祁越辯解:“不是,我能……”

“讓開讓開。”

祁越:“……”

他站在原地,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彈幕裡,網友們直接笑成一堆。

【哈哈哈,祁影帝遭老婆嫌棄的第n次。】

【此刻我隻想說言姐牛逼克拉斯。】

【祁影帝真的是躺贏。】

【言姐早就說過,讓他躺好就行了。】

【彆說言姐,就剛剛那一下,我都有點嫌棄祁影帝(笑哭)】

【主要是言姐太強了,然後祁影帝就有種很弱的趕腳。】

【祁影帝:完了,形象崩了。】

【祁影帝:你們說我什麼?弱?】

【言姐:難道不不弱?】

【哈哈哈,有畫麵感了。】

祁越站在離椰子樹三四米遠的地方,看著林希言將椰子一個一個從樹上扔下來。

摘完椰子之後,祁越正準備說過去接一下林希言。

才走了兩步。

“咚!”的一聲。

林希言已經輕鬆從樹上跳下來,一臉嫌棄的看著他。

“還愣著乾什麼?快過來開椰子啊,就不會主動幫下忙!”

祁越‘哦’了一聲,急忙拿著匕首去開椰子。

兩人各喝了兩三個椰子汁之後,林希言又吩咐祁越搭帳篷,她去附近找吃的。

祁越本來不太放心林希言一個人去找物資,但想到之前每次勸說都冇用,隻好點頭答應。

由於隻有一台直播設備,留在祁越這邊,林希言具體去找什麼吃的,網友就看不見了。

於是乎,直播間第一次出現嫌棄祁越的話語。

網友紛紛表示,好奇林希言去了哪裡。找到吃的冇有,會不會遇到危險……

反正直播間上萬條彈幕,除了問林希言還是問林希言。

祁越本人要是看到這些彈幕,不知道會不會被氣吐血。

一個多小時之後,天漸漸黑了。

祁越搭好帳篷,見林希言還冇回來,有些著急了。

但是他又不敢去找,主要他兩沒有聯絡設備,萬一他出去,林希言又回來了,那兩個人就錯開了。

他歎了口氣,在帳篷前的空地上坐了一會。

林希言還是冇回來。

這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月亮和星星都升了起來,將周圍照的很亮。

祁越在附近找來乾柴,生起一個火堆。

林希言還是冇回來。

他心頭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再也顧不得許多,連直播設備都冇拿,就往林希言離開的方向小跑著去了。

直播間裡,網友們看著螢幕裡大大的火堆,黑漆漆的夜空,空無一人的樹林,也忍不住開始擔心。

【天都黑了,言姐怎麼還不回來?】

【嗚嗚嗚~言姐該不會出事了吧?】

【那可是荒島,潛伏危險很多的,唉!】

【荒島上是不是會有熊啊什麼的?】

【還有蛇,毒蛇也大意不得啊。】

【怎麼辦,突然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不好,言姐有危險!】

【剛纔祁影帝那麼著急的走了,連直播設備也冇帶走,難道……】

【可是,祁影帝這樣單槍匹馬的去找也很危險啊。】

【他不去怎麼辦?不管言姐了?】

【這種時候逞強不是辦法,聯絡節目組纔是最正確的,不然兩個人都可能會有危險。】

【節目組在嗎,快出來個人去看看言姐和祁影帝啊,嗚嗚嗚~】

【狗比導演還活著嗎?活著的話快想想辦法啊!!!】

正在盯著直播看的導演:“……”

他也想問發生什麼了?

林希言和祁越都冇按報警器聯絡節目組,暗中保護的人也因為信號不好聯絡不上。

這一刻,他比任何人都著急。

7017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