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二十一日中午,岩橋慎一預定了要去千惠子的新家吃午飯。

這一天,中森明菜要在演唱會場館的後台,為晚間的演出做準備。於是,當千惠子決定了要去看演唱會之後,岩橋慎一自告奮勇,

接過了去接千惠子的任務。

千惠子自己,打著自己搭車去中野sunplaza的主意,不過,聽中森明菜說,岩橋慎一去接她,立刻改變主意,提前一天去采購食材,準備給岩橋慎一做自己拿手的炸漢堡。

自從陰差陽錯在千惠子心裡留下了喜歡吃炸漢堡的印象之後,

為了保持對炸漢堡的熱情,

岩橋慎一平時日常裡就不怎麼吃這一樣,將這道千惠子的拿手菜,當成是他去拜訪嶽母時的保留菜。

每次聽說孩子們要過去,就滿是勁頭兒的做準備,千惠子個性中的這一點,岩橋慎一有時也從中森明菜的身上看到。

為人開朗時髦,閒聊時給他以平輩相處感覺的千惠子,唯有在為了迎接孩子們的到來而忙碌的時候,讓岩橋慎一深切體會到那種孩子到和藹可親的長輩家裡做客的感覺。

靜岡老家的雙親,當然都為人不錯。岩橋慎一尊敬老家的父母,然而,麵對岩橋將明和岩橋千代,

他不會有那種孩子想對長輩撒嬌——如此這般的感情。

岩橋慎一固然是因為和中森明菜交往,所以纔會與千惠子產生聯絡。但他也真心喜歡千惠子這個有時不像長輩、但又從不失可靠的長輩,

願意和她接觸。

這種感覺,既像是作為孩子被她寵愛,

又像是結識了一個相處愉快的朋友。

千惠子搬到新家以來,

岩橋慎一隻跟中森明菜一起來拜訪過一次。不過,她的新家位置不難找。至少,比起第一次到清瀨去,在電話裡聽著中森明菜東一句西一句的指揮的時候,可要容易多了。

屬於千惠子的小家,按照她的喜好,收拾的井井有條。

岩橋慎一到的時候,午飯已經準備得差不多了。有人來和她一起吃午飯,千惠子心裡高興。雖說,她不是那種自己一個人吃飯就提不起勁兒來的人,但人多了,能讓她多準備幾樣,痛痛快快的施展廚藝,顯然也是件十分愉快的事。

有感情的司機送岩橋慎一過去,也跟著一起吃頓午飯。前一天通電話的時候,岩橋慎一事先說好了人數,千惠子就按三個人的分量做了準備。

現在跟著岩橋慎一的司機姓木下,年紀比他還要年長個七八歲。

飯島三智被派去負責跟傑尼斯那邊打交道以後,

就不再客串司機一角。先前,

岩橋慎一提議,為喜多川委托給他的那幾個少年開檔冠名音樂節目,

將對樂隊的“養成”融入到節目裡,播放給大眾看。

一方麵,是讓大眾加入到養成的過程裡,親眼看到他們的努力而不是隨便組起來裝裝樣子。另一方麵,則按岩橋慎一所計劃的,大量邀請有名望和才華的歌手與製作人來擔任節目的嘉賓,與幾個少年坐在一起做節目。

當他們有資格跟大人物平起平坐——至少是通過電視節目傳達給觀眾這樣的印象時,自然而然,也會給大眾產生一種,這幾個少年的確不同於過去的傑尼斯的印象。

喜多川擴同意岩橋慎一的計劃之後,便與各家電視台接觸,在這個年底,敲定了與ntv的合作,預備在ntv為幾個少年開設這樣一檔節目,明年春天開始,作為深夜檔試播。

岩橋慎一受到喜多川擴邀請,屆時,將會擔任節目的顧問。

掛名顧問的人是他,但具體負責去跟電視台和傑尼斯兩邊打交道的,就是飯島三智。等到幾個少年主流出道的時候,唱片約轉到genzo這邊來,還得她繼續負責。

幾番接觸下來,喜多川擴也對飯島三智頗為欣賞,對於她來擔任岩橋慎一的代理人,表現的頗為放心。

能夠取得喜多川擴這種老人精的信任,岩橋慎一即使知道飯島三智有才能,但也不得不又一次在心裡,確認了這一點。

而一個取得了喜多川擴信任的飯島三智,她自身的價值,也顯而易見得到了提升,變得更加不可或缺。如無意外,今後岩橋慎一再和傑尼斯打交道,應該也還是會派出飯島三智當這個代理。

而飯島三智之後的這個司機木下,明年,岩橋慎一也有讓他轉崗的打算。到時候,還得再招個新司機。

千惠子把飯後的粗茶端過來,岩橋慎一向她道謝,“承蒙招待,千惠子桑。”

有感情的司機也低下頭,隨著道謝。

“盤子吃得乾乾淨淨,對煮飯的人來說,可就是最高的表揚了。”千惠子精神頭不錯,“我可覺得高興對了,也謝謝慎一君的禮物。”

起居室的五鬥櫃上麵,花瓶裡的那束花,新鮮動人。岩橋慎一認出來,這支花瓶是原先在清瀨的中森家老宅時,就放在五鬥櫃上的那一隻。

他送給千惠子的那一幅美空雲雀的水彩畫,掛在花瓶擺放的附近。

離開清瀨的千惠子,彷彿是把自己原先生活中的一部分,原封不動的搬了出來似的。其實,雖然離了婚,門外的名牌上,掛著的仍是“中森”的姓氏。

千惠子當了大半生的“中森千惠子”,如今要再改回舊姓,麻煩諸多,既然如此,索性繼續用這個姓。

反正,人已經告彆了舊的生活,死後也不會葬進清瀨中森家的墳墓。重新握住了自己人生的鑰匙,擁有了自己的生活之後,姓中森還是姓下森,都冇有什麼不同。

不改掉這個姓,絕不是因為放不下,而是因為一份真正的灑脫。

“對了,健太君最近怎麼樣?”

千惠子也抱著茶杯,跟岩橋慎一聊天。

原先,千惠子還在中森家的老宅時,中森明菜偶爾還把小狗送去母親那裡寄養幾天。不過,她現在住的地方禁止養狗。

“最近,調皮的程度比之前增加了一倍。”岩橋慎一回道,“差不多到考慮絕育的年紀了。”

千惠子笑了笑——彷彿在替健太可惜、又有一絲看熱鬨似的,“原來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