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線索當然有,樓北被恐怖巨爪襲擊之時,我看到了很多細節。

因為,我是覺醒了某種瞳術的存在。

那類攻擊隻能避開血鎮本地人的五感六識,卻無法避開我這個外地來客的刻意觀察。”

我微有得意的迴應。

“你觀察到什麼了?”

唐綰精神頭一振。

“在樓北被襲擊之前的那一霎,他的身上出現了一個極其細小的紅點。

唐姐,你玩過射擊遊戲吧?樓北身上閃現的紅點,類似於紅外線大狙在夜色中瞄準生物後出現的光點。

紅點出現後,纔有了後續的空間變化,並出現了巨型骨爪襲擊。

紅點延伸出去一道宛似蛛絲的紅線,你猜猜,紅線是從哪裡釋放過來的?”

我說的極快,但唐綰眼珠子咕嚕嚕的轉動著,跟上了我的描述。

“莫非,你看到紅線從老塔之後的山丘墳地中釋放過來?”

唐綰腦瓜子轉動的真快。

我讚賞的看了她一眼,點頭確認。

“墳場中釋放了普通人眼看不到的紅色細線,落到目標身上,展現出細小紅點,這不就是定位嗎?

有了定位,那不知道位於哪個異度空間中的巨型骷髏大能,就探出了一隻骨爪,然後,狠狠的拍向紅點所在,完成了詭秘襲擊。

我想通了!”

唐綰低頭分析著,緊跟著,興奮的抬頭看來。

“冇錯,就是這麼回事;

所以說,既然我已經牽扯進來了,那勢必會因此遭遇報複,攻擊力遠遠小於樓北所遭遇的,但我的道行也跟樓北比不了,那就會極端危險;

而你和薑淼又被我連累了,也會遭遇類似事件,無非是強度進一步消弱,可你倆這羸弱狀態,一個照顧不到,當場就得香消玉殞。

我權衡之後,決定主動出擊,探查清楚詭秘襲擊源頭。

從根子上給予解決最好,即便解決不了,知曉根源了,告知樓北他們,讓更有能力的人去解決也是不錯的選擇。”

我肯定了她的推測。

“那方老弟,你為何冇有直接將發現告知樓北兄妹呢?

等一下,我懂了;

你擔心,黑衣衛隊中有臥底!

就是那個想要坑害四季副鎮長的幕後高手派遣進去的臥底。

你要是提前說了,保不齊會招引注意,那可能會麵臨滅頂之災,能佈局坑殺四季副鎮長的,豈是你我所能抗衡的?”

唐綰越說眼睛越亮。

這女人的腦力非常強,雖然比不上彎刀凶靈那樣的極品,但比一般的法師厲害多了,舉一反三的本領杠杠的。

我一拍巴掌,哈哈一笑:“然也。”

就迴應了兩個字。

唐綰的猜測一點冇錯,我就是懷疑黑衣衛隊中,有心懷叵測的傢夥正在監看著這一切。

所以,婉拒了樓北的高薪聘請,也不敢展現出自己看出蛛絲馬跡的事實,早早脫離樓北一行,由明轉暗,是為了不讓暗中的恐怖大能注意到自己。

開玩笑!

能隨手佈置此等殺人大招,殺的還是牛西的強者,絕對是深不可測。

迄今為止,我都搞不懂對方做了什麼手腳?

懷疑,做這事的,就是襲擊牛家肉鋪的青銅麵具高手。

此等存在,一旦存心來追殺,那我們幾個豈不是危險至極?

所以說,我必須先從漩渦中心跳出來,轉頭再去尋找根源。

這一切,都要靜悄悄的做,萬萬不可高調,會死的!

連著壞了人家兩次好事,暗中之人恨死了我們,但相比於繼續對三位倖存的副鎮長索命,對方還顧不到我身上來吧?

至於薑淼是不是對方勢必要生擒活捉的目標?眼下也不敢下結論;

總感覺,貌似看清了過程,但似乎有一層紗擋於眼前。

“我看見的,是真的嗎?”

心底莫名的懷疑著。

眼下,隻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希望,滅殺四季副鎮長的優先權,高於追殺薑淼,不然,我們將麵臨更大的危險。

血鎮,此刻已經成了真正的大漩渦!

有一隻或是好幾隻黑手,在拚命的攪動,一個不小心,就會被捲進去,粉身碎骨。

更有血霧危機在發展著,指不定過一段時間,惡靈大山和鎮外大湖中的妖魔鬼怪都會來攻打此地。

血鎮處於風雨飄搖中,隨時會傾覆!

這是我的直觀感受,但要是細說,還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形式之複雜,我難以分析清楚。

和唐綰交流後,我們的意見達成一致,就火速的向著老塔之後的地界潛伏過去。

沿路冇有遇到任何人,但我也不敢大咧咧的解除靈遁天機,還是隱匿著潛行比較放心。

數十分鐘後,我們出現在老塔之後的山丘中。

這地兒就是血鎮的墳場。

本地人死亡之後,大多拉到這裡進行土葬。

風水位置最好的幾大塊地域,屬於九家族所有。

特權階層總是存在著,墓地都比普通居民的要好。

我現在所在的地段,就是樓氏家族墳地區域。

之所以將目標鎖定這裡,是因為那細細的紅線,就是從這個方位釋放出來,穿透數千米距離,落到樓北身上的。

我當時瞳術運行到極致,看的一清二楚。

打眼看去,昏暗之中,一座座墳頭在陰風中聳立,墳頭上方壓著黃紙,高大墓碑旁鬆林遮蔽,隱約聽到嗚嗚風聲,還有一朵朵碧綠鬼火在墳頭之間跳躍。

隻說這環境,個天殺的,瘮人到了極點!

要是有誰在旁吹上一曲嗩呐,那都可以直接送葬李瀟了。

就是這麼的嚇人。

活人接近此地,毛骨悚然的感覺就避免不了。

這玩意就是這麼個氣場,誰也冇轍。

即便我見鬼無數,到了這般瘮人的墳地中,也感覺心底毛毛的。

不敢耽擱,我火速的在一個個樓家人的墳頭前掠過。

瞳術開著的雙眼在眼眶中高速活動,將每個墳頭周邊的環境都看的一清二楚。

墳頭後麵藏冇藏黃鼠狼,都逃不開我的觀察。

半響之後,停在一座毫不起眼的墳頭之前。

唐綰早就接手了薑淼,發現我停住了,就揹著薑淼過來。

“這座墳有問題?看起來冇有異樣啊,墳頭冇有動過的痕跡,土壤發硬凝結一處了,難道,方老弟你看出什麼了?”

她一邊上下觀察,一邊低聲詢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