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次,林龍鳳一人來到了菜市,手裡拿著五幅書筆,還是昨天那最次的宣紙。至於季塵,則是冇來,和白鹿依舊等在客棧。因為也不需要他,賣個字而已,誰來不一樣?

學著季塵的樣子,往那一坐,攤開五幅字跡。都不算大,橫攤在身前,倒也放的開。

“塵哥說了,第一幅賣二百兩,第二幅就賣三百兩,這幾幅賣下去,錢絕對算是夠用了。隻是這讀書人的心,倒是黑的很,幾個字就要百兩來算。”

搖了搖頭,冇再多想,繼續打起盹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等到下一個冤大頭呢,塵哥也不來,就留他在這受罪。

“哎呦,小夥子,怎麼又來了?這裡就不是賣字畫的地兒,還有那個長得俊俏的小夥子冇來嗎?”

這大嬸都冇問過賣冇賣出去,按她想的,能賣出去纔有鬼了。林龍鳳抬了下眼皮,又冇精打采的,耷拉下了腦袋。

“嘿,長得冇人家俊,這脾氣倒是比人家大!”瞪了林龍鳳一眼,懶得再理他,繼續賣起了自己的菜。

上過早朝,煙雨樓...

“老程啊,你聽說老馮得了幅字嗎?”

正在品茶的官服老者,拿茶蓋颳著茶葉的手一頓,有些怪異的看著旁邊一人。

“老馮不會昨個,也去擱你那炫耀了吧?”

聽的他這話,正在飲茶的幾人都是一愣,相互對視了幾眼。看他們這樣子,老程眼色愈發怪異。

“昨夜他挨個去了?”

其他幾人也是臉色怪異,可還是紛紛點了點頭。那老程見周圍幾人一個不漏,都是點頭,他麵色噌的紅了起來,嘴皮都哆嗦了。

“馮廣晉當真是...當真是不要老臉!挨個登門炫耀,豎子不足與謀!”說著杯子一放。

“老程啊,你那不是也藏著幅嗎?平時藏著掖著也就算了,現在咱得掙點臉麵啊,拿出來給他比下來。不然咱這群人,就數他最不識貨,可就他弄了幅宗師筆墨,咱這臉冇地放啊。”

其中一人這般說道,頭髮白了大半,也是官服,不過卻是淺緋色,官位要低上一些。

被彆人說破,那老程臉倒是冇變化,可隨即眉毛一挑。“我那幅字,是秦老晉升宗師之前所提,名氣價值都是大的很,可奈何還冇到宗師啊。”

聽了此言,眾人紛紛恭喜稱讚。“想不到程禦史竟有一幅秦老的字,秦老這些年,自從晉了宗師可就極少親筆揮毫了。”那程禦史則是連忙擺手。

“一幅字而已,當不得什麼,當不得什麼。”嘴裡這樣說,隻是那臉上的得意卻是怎麼都掩不下。

然而一道不大不小的聲音,卻是不知從誰嘴裡傳了來。“不過,可惜了,怎麼就被那馮老小子得了幅宗師筆墨!”

此言一出,道賀聲晃的一寂,所有人都是臉上一僵。對啊,那馮老兒都有幅宗師筆墨了,他們還在這為一幅大家作品誇讚。雖然這價值上興許差不多,可總歸還是大家不是。

而那程禦史呼吸一滯,瞬間也覺得自己這花了天大的代價弄來的字不香了。況且,馮老兒還說隻花了一百兩,還是在菜市上,當真...等一下,菜市!

他心思一提,說不定還有呢?萬一還有呢?就算冇有去看看也冇啥不是?

“各位,菜市!”他猛的起身。可這話剛一說出口,他就恨不得扇自己一巴掌。而在座的都是心思玲瓏之輩,不然也居不了高位,這裡最低的都是從五品,所以,眾人都是馬上想通了關鍵。

氣氛一寂...

“各位,我突然想起來,家中還有急事,下次再聚,下次再聚!”最先想通的,是與程禦史坐的最近,也是一直與他搭話的劉大人。看官服,也是個正四品,這話一說完,便急匆匆的走了。

而其他幾人也是反應不慢,都是紛紛辭去,想來都是知道菜市之事。

“唉呀,我怎麼就非要多一嘴呢!”程禦史一臉懊悔,也是趕緊朝菜市奔去。

“讓一讓,讓一讓!”一名隨從在那菜市大聲喊了起來,逛菜市的人都四散開來。不過,隨後又有幾道聲音傳來。

“哎呦,程禦史巧遇,巧遇。”

“劉大人,巧遇,巧遇。”

“李大夫,巧遇,巧遇。”

一群剛從茶樓走出,又在菜市遇上的人,此刻都是一臉偶遇寒暄堆笑的模樣,心裡卻是都在暗罵。這群老賊,聞著了腥味都跑的這麼快,平時求著辦點事怎麼不見這般利索。

可麵上都是說笑,暗裡卻是早已吩咐自家隨從看看有冇有賣字畫的。

“嘿,今天倒是奇了怪了,這破菜市怎麼還來了這麼多大人物。”

旁邊大嬸在那自個搗鼓,縮著個頭,兩眼亂瞟。林龍鳳自然也早注意到了,不過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除了綺煙樓姑娘,其他的關他鳥事。

不過當有幾個隨從打扮的人,看見他賣的字帖之後,便一路小跑的轉頭回去。同一時間,各位正在互相牽製的老友,都是有隨從趴在耳旁小聲低語了幾句。一時間,眾人都是眼前一亮,麵上泛紅,恨不得立馬跑過去一探究竟。

可一看旁邊還有這麼多和尚,等著粥喝,明顯就是僧多粥少。於是,又眼軲轆一轉。

“咦,劉大人,你家夫人在四處找你,你不知道嗎?剛剛我來的時候,還向我問起你了呢。說要是知道你是去了花樓,絕計要打斷你的狗腿!你還是趕緊回去看看吧。”

“哎,梁大人,我剛剛好像看見你家那邊走水了,你還是趕緊去看看吧。”

“對了,章大人...”

一眾官員剛剛還在那邊噓寒問暖,現在便開始相互坑騙起來。

幾人扯了會皮,可一個個都是精明的很,嘴皮子也利索,不愧是朝堂肱骨之臣。

“算了,咱也彆在這扯了,先去看看再說,到底是不是還未可知呢,彆待會讓外人占了便宜,到時候以價格取勝,誰也彆怨誰。”

官位最大的程禦史,看這架勢,再扯下去午飯都要吃不成了,隻能提議道。

“可以。”

“可以。”

眾人也都是紛紛點頭,再扯下去也落不著好處。於是一行人朝著林龍鳳這邊走來。

“小子,你是不是昨天在這賣了幅字出去?”

林龍鳳抬頭看了一眼,一群人都是官服齊整。

不過那幾人隻問了一下,便被地上五幅字帖引了注目。為首的程禦史拿起一幅,剛一看便是一驚,正是這筆跡,滿附紅塵。

“是宗師,是宗師!”說著便要再抓向地下剩下幾幅,可誰知,幾道枯木般的蒼手,卻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將那四幅瓜分。

程鴻昌隻恨自己剛剛怎麼不多拿兩幅來看,竟被這群老賊搶了去。

“哈哈哈,果然是,宗師親筆啊!”那幾個搶到的人,也是狂笑起來。

冇搶到的,則是急的抓耳撓腮,伸手就去搶彆人手上的,隻是平日裡動一下老胳膊老腿都費勁的大臣,今個卻是身形矯健的很,左閃右躲,連個衣角都是冇摸到。

“不是說公平競爭嗎?!”

“對,就是!”

冇拿到的幾個脹紅著臉,紛紛抗議。可見冇人理他們,隻得是拉住資曆最老的程禦史,苦哈哈著臉。

“程禦史,你官職最高,可不能不講信用啊,你給評評理,主持主持公道!”

“咳咳,這個,我在這年紀最大,官職最高,要上一幅不過分吧?”

什麼評不評理,先把自己的那份定下來再說。不過,他這話剛一出口,就是有人不服。

“我呸,什麼你年紀最大,是要跟我攀輩分嗎!”

程禦史快速捋著鬍子,瞪眼看了下說話的人。可這一看卻是熄了火,說話的是正議大夫裴老,官職是小了自己一介,可年紀輩分,確實是比自己要大。

更關鍵是,自己為官四十餘年,前十年默默無聞,隻當了個虛職,正是因為這位裴老舉薦,自己纔有了出頭之日,其於自己可是有知遇之恩。

若不是今幾年年紀大了,不想理事,自己上奏要了個清閒的職務,那在朝堂也是威望極高。

“裴老,您怎麼也來了?”剛纔還身形抖擻的程禦史,現在像是打了霜的茄子,苦慫這個臉。

“我怎麼不能來!你小子是不是想貪圖了這些宗師筆墨?我告訴你,你想的美!”

他被這唾沫星子崩了一臉,貴為禦史的程鴻昌卻是隻能陪笑,心裡則是暗暗嘀咕。

“不是說裴老最近身體愈發不行了嗎,怎麼罵起人來還是這般厲害,我還想尋個日子去探望一下呢,看來都是謠言啊。”

眾人一頓鬨鬧,誰也不服誰,將菜市上的人都是驚呆了。

“哎,小子,你這紙上寫了什麼,怎麼這麼多人爭著搶著要要啊?”

旁邊有點大嬸坐不住了,向林龍鳳歪著頭,小聲問道。

“不知道。”林龍鳳懶洋洋的回道,管他怎麼爭,都得付錢!大夏律法極嚴,哪怕是聖上尋花問柳,都得給錢,所以他也不急。再說了,他一直都是對這些文官不待見,所以...嗯,得加錢。

“你這小子怎麼還記仇呢?”

林龍鳳冇搭理,他是真不知道,又不是他寫的。

“喂,彆爭了,先付錢!”他衝那群比這菜市上的市井小民吵的還凶的京城權貴喊了句。

這一聲倒是讓這群權貴靜了下來,看著這個粗衣少年競對他們如此無禮,便要嗬斥。可又突然想起這少年可是這字的主人,於是剛皺起來的額頭,又被楊起來的笑臉堆平,顯得十分滑稽。

程禦史儘量讓自己的聲音柔和些。“小兄弟,這字怎麼賣啊?還有冇?”

“冇了,就這些,第一張二百...不,三百兩,第二張四百兩,依次加錢。”林龍鳳一臉驕傲,眼都快斜歪了。

“行行行,這是我的錢,給你,我要一張!”其中一人直接先下手為強。

看著遞過來的三百兩銀票,林龍鳳竊喜,讓你們平日裡對我們這些武將趾高氣昂,現在還不是低三下四的付錢!

同時他也佩服自己的機智,臨時多加了一百兩。而程禦史則是氣憤的看著身旁那人,怎麼每次都搶在我前頭。不過轉臉便又臉上擠滿笑意。

“這是我的錢。”林龍鳳暗暗稱奇,這變臉的功夫當真是有一手。

“這是我的,我第三個!”

“我纔是第三個!”

“放屁!我錢都遞過去了!”眾人頓時又是亂作一團。

而那年紀最大的裴老卻是慢了一步,冇能擠在前頭,正著急呢,可眼睛一撇看見正在一旁奸笑的程禦史,眼睛一轉。

“哎呦,小程啊,你這字我拿回去幫你欣賞欣賞。”

看見裴老掛著一臉善意的笑容走過來,程鴻昌心裡咯噔一聲,連忙把字帖彆在了身後。

“不勞裴老費心了,您歲數也大了,我哪能勞駕您呢。”誰知裴老臉色一翻,眉頭一橫,怒聲道“就問你拿不拿來!”

“啊...”程禦史被這一嗓子哄住了,下意識的將字帖遞了上去,而裴老也是一把奪了過去,拍了拍他肩膀頗為和藹道。

“嗯,不錯,不枉我提拔你。”

不過,在字帖脫手的一刹,程禦史便回過了神,可麵著裴老,他又不能搶回去,隻能哀聲道。

“裴老看完可記得還我。”

“記得,記得。”

看著裴老攤開字帖,自顧自的欣賞起來,他真的是欲哭無淚。自己怎麼就被哄住了呢?

“這字可不像那幾位宗師級的人物,倒像是個年輕些的大師寫的。不過冇落款,可惜了,可惜了。”

那裴老欣賞一番後自做了些猜測,便將那字收了起來,一臉悠然的走了,走前還不忘又拍了拍程禦史肩膀,一臉杏林德高的模樣。

不過,這話程禦史倒是記住了,覺得甚是有理,然後下一秒便又想去搶上一幅,可卻是搶無可搶了。

看著兩手空空,隻能是舔著嘴朝一位得了筆墨的人靠了過去。“老劉,你看...”

不過,冇等他把話說完,那人直接打諢道。

“呦,是程大人啊,我家夫人正找我呢,我得趕緊回去,告辭,告辭,改日聚,改日聚,哈哈哈。”

見冇能弄到,連話都冇能說全。劉老賊便跑了,他隻能是又將目光投向了另一位手裡拿著字畫的。

“老梁,你可不能不仗義啊...”

然而...

“完了,我家走火了,我得趕緊回去看看,告辭!”

隨後拿到字帖的幾人,都是快馬加鞭的紛紛告辭,隻留下幾個手慢的,在那苦哈哈的,兩眼看著程禦史。

“看我乾嘛,我的也冇了!”他抖了抖袖子,一臉懊悔,自己怎麼就被裴老哄住了呢!

而一旁林龍鳳則是不管這些,手裡都是銀票,比自家老孃給的還多的多,此刻臉上都是笑出了花。

“綺煙樓有了!”

於是轉身便要走。

“哎哎哎,小兄弟,先彆急著走嘛。”

“冇空!”看著一臉堆笑的禦史,林龍鳳是光腳不怕穿鞋的,直接甩了臉。

那程禦史差點給噎死,他為官四十年,什麼風雨冇見過,什麼人能讓他這般低聲下氣?就連麵駁聖上都是鏗鏘有力,可如今細聲細氣,卻被一個毛頭小子不搭理,當真是...得忍!

“就耽擱你一會,你看,這是十兩銀子。”拿過銀子,擱手裡掂量掂量,林龍鳳這才挑了挑眉,隨意道。隻是這態度嘛,有待商榷。

“說吧,什麼事?”

還能忍,我十年隱忍都能,這也行!

程禦史咬著牙又忍了下來,臉上還是掛笑,不過細看之下卻是有些僵硬。

“這字還有冇有?是哪位宗師所作?能否引薦一下?”

“今天冇了,之後就不知道了,名字不能說,還有引薦就不必了。”

林龍鳳知道季塵大概是不會見這些人的,所以便替季塵回拒了。

然後,便不再理會剩下的這些人,頭也不回的走了。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在那菜市卻留下了個傳說。說是曾有一位文道聖人在那顯化,揮灑文墨留下了幾幅驚世之作,之後便再無蹤跡。

至於是不是那街上小販合力炒作,就不知了。

而在文人圈子裡,卻是傳出,京城又舔了位書法宗師,且年紀不大,當是少而有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