項華衝清風道長一臉認真道。

聽了他說出有關舍利子模樣的話後,清風道長隨即快速地給自己開法眼,準備開始在凡間察看一下。

清風道長給自己打開法眼後,開始在四處一陣察看。

一陣察看後,清風道長有所發現,他察看到了在東北位置有兩顆跟舍利子一模一樣的石塊。

看到這裡,清風道長滿是激動道:

「我看到了,看到了兩顆跟舍利子一模一樣的石塊!」

項華聽了清風道長說出這話,他滿是高興和激動道:

「師傅,你看到了嘛!快告訴徒兒,它們在何處?」

清風道長打開法眼隻看到了兩顆舍利子下落,在凡間冇有看到其餘的舍利子。

關閉法眼後,清風道長衝項華指著東北方向說道:

「在東北方向的一處破廟裡麵,一尊大佛下麵壓著的兩顆應該就是舍利子!」

聽清風道長這話後,項華滿是高興和激動道:

「哦!多謝師傅!我現在就去東北方向的那座破廟裡麵找尋舍利子啦!」

清風道長緩緩地點點頭,道:

「嗯,為師開法眼在凡間四處都細細地察看過,隻有這兩顆舍利子,並未發現其餘的舍利子,所以,你拿到這兩顆舍利子後,還要去彆的地方找尋另外幾顆舍利子啊!」

項華認真道:

「明白,事不宜遲,徒兒這就去找尋舍利子了。」

話畢,他快步地跑出正房房門,快速地飛身起來,獨自往東北方向一座破廟裡麵趕去,想要儘快地拿到舍利子。

根據清風道長提示的方向,項華快速地往東北方向趕去。

很快,飛身幾千裡路程後,項華髮現了下方的山林之中,確實有一座破廟。

看到破廟後,項華快速地飛身下去。

進入破廟的大門口,隻見,這座破廟顯得非常的破廟,大門都已經爛掉,裡麵隨處可見的蜘蛛網。

一看這座破廟就已經荒廢了好多年啦!

邁步走進破廟裡,一看裡麵的裝飾和物品,就知道這是一座佛廟。

這並不是道觀!

進入佛廟裡,破廟裡麵什麼都顯得非常的破舊,唯獨裡麵正中央位置坐立的這尊佛像看起來一點都不破解。

項華知道有兩顆舍利子藏身在這尊佛像下麵,所以,他準備隨即施法將這尊佛像給弄起來,他纔可以伸手拿到下麵放著的舍利子。

項華直接對著這尊佛像吹了一口氣。

頓時,這尊佛像緩緩地就拔地而起,懸在了空中。

佛像懸浮起來後,下方的石台子上麵有個小凹坑,裡麵確實放置著兩顆看似雞蛋大小,渾身散發紫色光芒的石塊。

看到兩塊舍利子,項華喜出望外的樣子,顯得非常的高興和激動。

哈哈!這兩顆肯定是舍利子!

緩緩地伸手將兩顆舍利子拿在手中,項華滿是高興道:

「順利拿到兩顆舍利子!真是太好了。」

話畢,項華對著懸浮起來的這尊佛像使出一道道法。

這尊佛像快速地落下來,揚起一陣塵埃。

而後,項華轉身準備離開這裡。

就在他準備飛身離開之際,他身後的這尊佛像突然傳出了空靈的說話聲。

「你這小道士好大膽子!竟敢盜取捨利子!」佛像裡麵傳出說話聲來。

項華突然聽到後麵傳來的說話聲,他滿是懵逼,整個人瞬間愣在了原地。

緩緩地轉過身來,項華望著佛像,見他並冇有什麼異常。

雙手快速地合攏,項華衝這尊佛祖作揖三下,滿是激動道:

「大佛,事出有因,為了三界的安穩,我纔會前來拿走兩顆舍利子,我不是壞人,我拿去舍利子是為了複原量子石,封印魔族的惡魔們啊!希望你能夠見諒啊!」

說完,項華不想久留,他快速地轉身飛身離開去。

破廟裡麵這尊佛像聽了項華說的話後,它陷入了平靜之中,冇有再傳出來說話聲。

項華拿著兩顆舍利子快速地飛身去找尋二郎君他們一行。

冇過多久,項華就找到了二郎君他們一行。

找到他們一行後,項華快速地飛身上前,來到二郎君的跟前。

「大將軍,你不用再帶著手下的天兵天將們在凡間找尋量子石啦!」

項華滿是激動的衝二郎君說道。

二郎君聽了項華這話後,他頓時一臉鬱悶道:

「你這話什麼意思?你已經找到舍利子了嗎?」

項華快速地從身上的布袋子裡麵掏出兩顆舍利子來在手,拿到二郎君的眼前晃了晃。

「大將軍,請看我手中這兩顆舍利子!」項華衝二郎君一臉得意道。

二郎君見項華從身上布袋子裡麵掏出兩顆雞蛋大小,渾身散發紫色光芒的舍利子來,他頓時滿是高興和激動道:

「快拿給我瞧瞧,這就是舍利子嘛!我還從未見過,都不知道它長什麼樣子。」

項華將手裡拿著的兩顆舍利子交給二郎君,讓他看看。

「你好好地看看吧,這就是舍利子!」項華將手裡拿著的兩顆舍利子給二郎君。

二郎君伸手從項華手中拿過兩顆舍利子來,滿是認真地察看了一番。

「原來舍利子長這樣啊!我就說怎麼一直找不到它的下落。」二郎君滿是糾結道。

項華說道:

「凡間隻有這兩顆舍利子,現在,已經被我拿到,我們還需要去其它地方找尋另外的五顆舍利子。」

二郎君將手中拿著的兩顆舍利子交給項華,問道:

「你怎麼知道,凡間這有兩顆舍利子啊?是你師傅告訴你的?」

項華微微一笑,道:

「冇錯,我師傅開法眼在凡間四處察看了,他隻在凡間發現了這兩顆舍利子,因此,我現在已經將這兩顆舍利子拿到手,我們想要在凡間再找到舍利子是不可能的。」

二郎君緩緩地點點頭,說道:

「原來如此!那我們去天庭仙界再找尋一下,我可以開神眼察看舍利子的下落。」

項華說道:

「好啊!如此甚好!」

隨即,二郎君衝手下的天兵天將們下令,速速去天庭仙界。

而後,他們一行快速地往天庭仙界飛身而去。

很快,他們一行飛身去到天庭仙界。

回到天庭仙界後,二郎君快速地打開神眼,想要在四處察看一下,看看舍利子藏身在何處。

二郎君打開神眼,在天庭仙界四處一陣察看後,便有了發現。

「哈哈,我看到了兩顆舍利子啦!」二郎君滿是高興的樣子。

項華聽他說完這話,頓時非常的高興道:

「哦!真是太好了,我們現在就去拿取藏在天庭仙界的兩顆舍利子吧!隻要順利拿到,我們手中就湊到四顆舍利子啦!」

二郎君快速地關閉神眼,道:

「好,我們現在就去拿取藏身在天庭仙界的這兩顆舍利子。」

而後,項華和二郎君快速地飛身起來。

二郎君帶著項華往一邊的白雲裡麵飛去,往

藏舍利子的方向飛去。

很快,二郎君帶著項華飛身來到藏舍利子之地。

來到這裡是一片桃園啊!

見大門口上麵篆刻著蟠桃園三個大字,項華滿是激動道:

「蟠桃園!這是一片桃園!」

二郎君接話道:

「冇錯,這裡是蟠桃園,兩顆舍利子就藏在這蟠桃園裡,我們快進去找尋吧。」

隨即,二郎君帶著項華快速地飛身進入蟠桃園裡。

蟠桃園裡麵長著很多桃樹,桃樹上麵吊著很多桃子。

緋紅的桃子非常的大,整個桃園裡麵的空氣之中都夾雜著果味兒,非常的香甜。

二郎君帶著項華來到一顆體型較大的桃樹下麵。

這棵桃樹可不簡單啊!比周圍彆的桃樹要粗壯不小啊!

「大將軍,難道,兩顆舍利子藏在這棵大桃樹下麵?」項華衝二郎君問道。

二郎君點點頭,衝項華說道:

「冇錯,兩顆舍利子就藏在這棵大桃樹下麵,我們隻要將這棵大桃樹弄起來,就可以拿到下麵藏著的兩顆舍利子了。」

這裡可是蟠桃園啊!

而且,這棵大桃樹可是蟠桃園內的鎮園之寶,所以,他們可不敢隨隨便便就將這棵大桃樹弄起來。

「大將軍,這棵大桃樹弄起來可能就活不成啦!我們要不要向玉帝請示一下啊!」項華滿是激動道。

二郎君愣了一下,說道:

「嗯,我們確實要去向玉帝請示一下,這棵大桃樹可不一般啊!它可是蟠桃園內的鎮園之寶。」

聽他這話後,項華說道:

「既然這棵大桃樹這麼珍貴,你速速去玉帝殿請示一下玉帝,我在這裡守著,等你回來。」

二郎君說道:

「好,我現在就去玉帝殿請示一下玉帝。」

隨後,他快速地飛身出了蟠桃園去,去玉帝殿請示玉帝去。

待二郎君走後,項華望著這棵大桃樹上麵掛著的蟠桃又大又紅,非常的香甜。

不禁,他抿了抿嘴唇,非常的饞!

這麼大的蟠桃我還從未吃過,正好這會兒四周冇有誰在,我摘下一顆吃吃。

隨即,項華快速地飛身起來,直接飛身到這棵大蟠桃樹上。

找了個位置坐下身,項華伸手摘了一顆大蟠桃,然後,大口的開始吃了起來,吃的非常的津津有味。

嗯!好甜好香啊!

不愧是蟠桃啊!真是好吃呀!

這是我吃過最好吃的桃子呀!

一邊,二郎君快速地飛身進入玉帝殿內去。

進入玉帝殿內,二郎君走上前衝玉帝抱拳稟報道:

「啟稟玉帝,末將在天庭仙界找到了兩顆舍利子,可是,這兩顆舍利子在蟠桃園內,在那棵鎮園之樹下麵,所以,想要拿出兩顆舍利子,必須要將這棵大蟠桃樹弄起來才行,因此,末將前來玉帝殿向你請示。」

玉帝聽了二郎君這話後,他不禁眉頭一皺,滿是鬱悶道:

「啊!兩顆舍利子藏在蟠桃園的那棵鎮園之樹下麵,怎麼會有這樣的事兒啊!」

頓時,他顯得一臉為難的樣子。

「是啊玉帝,就有這麼離奇的事兒,如果不將這棵蟠桃樹弄起來,我們根本就取不出來舍利子啊!」二郎君滿是糾結道。

這件事兒容不得玉帝多做考慮,他哽咽一下,一咬牙說道:

「不管了,隻要能夠將舍利子拿出來,這棵蟠桃樹不要也罷!」

聽了玉帝這樣說,二郎君頓時心裡有底氣了。

「好,既然玉帝這樣說,那末將現在就去蟠桃園,拿取捨利子。」二郎君一臉認真道。

玉帝愣了一下,衝二郎君問道:

「你們拿到幾顆舍利子啦?」

二郎君回話道:

「啟稟玉帝,我和項華隻要將蟠桃園裡這兩顆舍利子拿到手,我們就已經找到四顆舍利子了,隻剩下三顆舍利子還冇有找到。」

玉帝緩緩地點點頭,一臉高興道:

「好,你們越快越好,舍利子一共七顆,少一顆都不可能複原量子石啊!」

二郎君抱拳接話道:

「是,末將明白。」

話畢,二郎君轉身快步地走出玉帝殿的大門去。

出了玉帝殿大門,二郎君直接飛身往蟠桃園的方向去。

很快,二郎君就飛身進入蟠桃園內,來到這棵粗壯蟠桃樹下。

來到這裡,二郎君見項華已經不見蹤影,不知道他去哪裡了。

頓時,他一臉懵逼的樣子。

「咦!項華怎麼不見啦!他去哪裡啦?」二郎君四處望瞭望,一臉疑惑道。

項華坐在這棵蟠桃樹上方粗壯的樹乾上麵,吃了一顆大的蟠桃,他居然倒下睡著了。

「項華!你在哪裡!趕緊出來!」二郎君大聲地喊話道。

喊話後,冇有聽到項華的回話聲,二郎君不準備找他了,他準備迅速施法將這棵粗壯蟠桃樹弄起來,然後,將下麵埋著的兩顆舍利子拿出來。

二郎君對著身前這棵大蟠桃樹快速地使出一道仙法,瞬間,這棵蟠桃樹開始顫抖起來,地上的根開始動搖起來。

地上一陣「轟隆」的響聲傳出來,像是發生地震一般。

倒在這棵大蟠桃樹樹乾上麵睡大覺的項華突然被震清醒過來,他滿是驚訝的表情。

什麼情況?這棵蟠桃樹是要倒下去了嗎?

項華可不敢大意,他快速地飛身起來。

飛身落地後,項華見這棵大蟠桃樹直接就開始拔地而起,然後,直接倒下來。

二郎君見項華從這棵大蟠桃樹上麵飛身起來,他一臉懵逼的樣子。

他怎麼跑蟠桃樹上去了!

「大將軍,你施法將這棵蟠桃樹弄倒了!」項華衝二郎君喊話道。

二郎君點點頭,說道:

「是的,我已經得到玉帝的指示,可以將這棵大蟠桃樹弄起來,然後,拿出樹下埋藏的兩顆舍利子。」

項華滿是高興的樣子,說道:

「如此甚好啊!」

大蟠桃樹快速地倒地,揚起一陣塵埃。

隨後,二郎君衝項華說道:

「我們趕緊將樹下埋藏的兩顆舍利子拿出來吧。」

項華二話冇有說,直接快步地衝上前去,準備翻找地上埋藏的兩顆舍利子。

二郎君跟著上前。

很快,項華就從地上稀鬆的泥土之中翻找出來兩顆舍利子。

將兩顆舍利子成功拿到手後,項華滿是激動地衝二郎君說道:

「大將軍,我已經將兩顆舍利子找到。」

二郎君聽項華這話後,他停止了在泥土堆裡麵繼續翻找舍利子。

快速地來到項華的跟前,見他手中拿著兩顆舍利子,二郎君滿是高興道:

「哈哈,我們已經找到四顆舍利子了,還差最後三顆舍利子。」

項華一臉懵逼道:

「大將軍,剩下三顆我們應該到哪兒去找啊?」

二郎君沉思片刻,道:

「現在,凡間和仙界都被我們找尋出了

舍利子,唯獨陰曹地府和西天我們還冇有找尋,所以,剩下的三顆舍利子大概率就在這剩下的兩個地方了。」

項華接話道:

「你的意思是,剩下的三顆舍利子極有可能在陰曹地府或者是西天!」

二郎君點點頭,道:

「冇錯。」

項華沉思片刻後,覺得二郎君說的在理。

「嗯,你說的有道理,接下來,我們先去陰曹地府看看吧!」

項華一臉認真道。

二郎君說道:

「我正有此意。」

見這棵大蟠桃樹倒地,項華衝二郎君問道:

「大將軍,這麼大一棵蟠桃樹,難道我們就冇有辦法將它複原嗎?」

二郎君苦笑兩聲,道:

「蟠桃樹隻要被弄倒,想要複原就不可能了,過不了多久,這棵大蟠桃樹就會化成泥土,我們不用管它,趕緊去陰曹地府找尋舍利子吧。」

冇轍,項華點點頭,說道:

「好,那我們快去吧。」

隨即,二郎君和項華快速地飛身起來,準備去陰曹地府。

很快,他們倆就飛身下凡間,來到陰曹地府的入口處。

他們倆快速地飛身進入陰曹地府去。

冇過多久,他們倆一起走過黃泉路,跨過奈何橋,直接就往陰曹地府去了。

一路上,不時有冤魂野鬼哀聲哉道。

進入陰曹地府後,二郎君和項華直接去了閻王殿。

有二郎君在,閻王爺見了他們倆,都得客客氣氣的。

進入閻王殿內,黑白無常見項華和二郎君一起進來,他們滿是懵逼和驚訝。

坐在地獄王座上的閻王爺見狀,他滿是驚訝。

因為二郎君帶著項華親自前來陰曹地府,所以,他覺得非常的震撼。

二郎君以前從未來過陰曹地府。

閻王爺快速地站起身來,上前迎接道:

「參見大將軍!有失遠迎還請見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