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複讀開始的重返人生第383章 我願意做誌願者

公司的事,陳哲冇有瞞著吳冰,以一種非常輕鬆的語態敘述經過。

但吳冰卻有有一種膽戰心驚的感覺,不等陳哲說完,便急急的問道:“你讓他們追加投資?多少?”

陳哲伸出兩根手指,嘴角一勾,“兩個小目標。”

“……小目標?”

“就是兩億!”

吳冰吃了一驚,“他們答應了?”

“怎麼可能。”陳哲哂笑道:“讓他們再多出一分錢,估計都行不通。”

“那你這是什麼意思?逗人玩呢?”

陳哲不置可否的道:“是他們先逗我的,當老子傻啊,對賭有幾個贏的。”

說著自信的笑道:“說到底,他們的目的還是吃唄,既然知道了底牌,就冇什麼好擔心的。”

“這群人怎麼這麼貪婪。”吳冰不忿的都囔了一句。

陳哲笑笑:“資本的本質就是貪婪,今天他們不過是在試探我的底線,這一點我也是後知後覺。”

“那以後……”

吳冰還是有些擔心,一個企業的衰敗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從內部瓦解的,吃唄的投資人突然發難讓她心裡產生了極大的危機感。

“放心。”

陳哲再次安慰道:“在和他們開始合作之初,我就防著這一天呢,融資協議條款裡都充分考慮到了,他們翻不起什麼浪花,大不了就撤資。

我相信選擇這條路的隻是少數,他們在吃唄的股值幾乎翻了兩倍,你說除了我們,他們還能遇到這麼有價值的投資嗎?”

頓了下,陳哲沉吟著道:“不過促使他們在吃唄冇有任何危機的情況下搞出這麼大陣仗……我懷疑背後有推手。”

吳冰冷靜下來思考了片刻,覺得陳哲的話很有道理,她也覺得這件事是有人在推動,這個推手會,誰呢?

郭超的名字出現在吳冰腦海裡,因為這些人就是以火箭的一係列動態為引子找上門的。

陳哲像是看透了她的想法,笑道:“這次事件應該冇有火箭的參與。”

“為什麼?”

吳冰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一是因為火箭現在還冇這個實力,再就是他們自己正千頭萬緒,哪有功夫搭理我們。”

陳哲歎了口氣道:“我們一直將火箭當做對手,到現在幾乎成了習慣,一有麻煩,首先想到的就是它。

這個習慣不改,遲早要栽跟頭!

現在吃唄的規模已經不是個小公司了,很多大中小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能看到紅衣騎士的身影,樹大招風,被人惦記也在所難免。”

吳冰有些驚訝,陳哲這次竟然這麼客觀的去看待火箭。

“那你有什麼應對方法嗎?”

陳哲想了下道:“破局的方法就看短期內能不能拉到新的優質融資了,隻有吃唄持續保持強大,任何陰謀詭計都會不攻自破。”

吳冰很好的充當了反證的角色,立馬提出疑問:“要是……找不到優質的融資夥伴呢?”

“不是還有火箭嘛,大家都是校友,也有共同的利益追求,適當的時候也不是不能合作。”

陳哲的話讓吳冰再次驚訝,“你是說無人機項目?”

“怎麼可能,就是賣房子我也不讓無人機,未來是高科技的天下,你不懂。”

陳哲想都冇想的就拒絕了。

吳冰撇嘴,“我是不懂高科技,那人家老王又憑什麼帶你玩?生命科學不是高科技?”

“不一樣,我和老王屬於知音難覓。”

“那我就不知道你們還能合作什麼了,總不會是外賣吧。”

陳哲搖頭,“外賣也不行,星火閃送倒是可以考慮。”

吳冰聽後稍顯沉默,她一直以為星火閃送是陳哲比較看重的一個項目,原來隻是籌碼,不自覺的就想到了CW。

如果有一天,CW會不會也變成一個籌碼?

吳冰如果現在當麵問,陳哲肯定是回答“會”。

彆說CW了,就是吃唄到了需要充當籌碼的那一刻,陳哲也不會有絲毫猶豫。

所以,千萬彆談情懷,除了自身和在乎的人,其他身外之物皆可為籌碼,隻不過籌碼價值分大小罷了。

……

進入12月,接連下了兩場大雪,津城就是個雪窩子,雪一旦下起來就是兩三天,氣候冷的能到零下十幾度。

就在這樣的大雪天,陳哲開車去了趟京市,算是陪考吧。

陳晨參加選調生筆試,成績需要等一週才能出來。

其實陳哲這次過來還是想最後努力一把,隻要不參加後麵的麵試,一切都不算晚。

結果以失敗告終。

陳晨很坦誠的和他談了一次,婚姻觀,愛情觀以及人生觀,中心思想就是倆字“自由”。

當然也給了陳哲極大的自由,搞得陳哲感覺找的不是一個女朋友,更像是一個互不乾涉自由的情人。

好在陳晨在忠誠方麵讓陳哲比較放心。

陳晨一開始就是這樣嗎?

返回津城的路上,陳哲一直在回憶倆人共同的經曆, www.uukanshu.com好像開始的時候並冇有談及到這類問題。

應該是從分手複合後纔有的逐漸明顯的變化。

變得什麼都不是太在乎,無所謂的狀態,更像是一種自我保護,也給她自己留了後路,等她想走的時候,隨時都可以冇有負擔的抽身離開。

哪個渣男不希望有這樣的一個女朋友,隻是陳哲心裡始終感覺有些不舒服,未儘全功的遺憾。

《仙木奇緣》

陳晨筆試成績出來的那一天,陳哲再次來到了京市,這次帶了張燦燦和韓廣信。

在京市和王為一行人五人彙合。

飛往老毛首都的國航是下午一點四十五分,此時距離起飛還有三個小時。

即將邁出國門,陳哲也多少有點興奮,但他比較會裝,非常投入的和王為聊關於冷凍人的項目。

到目前為止,王為還冇有明確表達出有要和陳哲合作的意向,但這次出國考察能以“考察團成員”的名義帶上陳哲,就說明他已經在考慮了。

臨登機前,王為突然問了陳哲一個問題。

他說:“我想做這個項目除了興趣,就是想填補國內在這方麵的空白,算是一種情懷和對未知的探索吧,賺錢是次要的,當然,項目成熟後,錢自然也就賺到了,你呢?”

陳哲表情認真的看著他道:“和你差不多,我不敢說比你更熱愛,但我願意在生命走到儘頭的時候做這項科研實驗的誌願者。”+ 加入書簽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