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到這裡,她又長長歎了口氣。

聽得她歎氣,春蘭、夏竹、秋菊、冬梅四個丫鬟也冇敢再提過往,隻默默伺候著她起身洗漱。

用完了飯,池奚寧打著哈欠,準備去睡個回籠覺,秋菊卻連忙攔住了她:“小姐莫不是忘了,今日沐休,國公爺和老夫人,特意將二房和三房都喚來,要說給您大房產業的事兒。”

說到這個,池奚寧頓時就不困了。

池國公夫婦共育有三子,老夫人年紀漸長,前些年又生了病,身子大不如從前,便將中饋交給了二房殷氏。

與之一道交付的,還有原先長子的財產。

如今池奚寧回來了,大房不管怎麼說,都算是有了人,也該將大房的財產交與她手。

池奚寧覺得,這很靠譜!

她來了精神,讓秋菊她們為她上妝,而後換了件喜慶的桃紅衣衫,婷婷嫋嫋朝老夫人的院子而去。

池奚寧到的時候,二房和三房的四位叔嫂都到了。

池國公和蔣老夫人麵色都很嚴肅,在瞧見池奚寧的那一刹卻立刻展了顏。

不等她行禮,蔣老夫人便朝她招手道:“寧兒,快到祖母身邊來。”

在眾人的目光下,池奚寧抬腳上前,朝著池國公和蔣老夫人行了一禮,甜甜的笑了笑:“祖父,祖母。”

池國公捋著鬍子彎了彎眼,蔣老夫人直接牽了她的手,將她拉到身前,笑看著她道:“好孩子,昨兒個睡的還好麼?”

“有了祖母特意送的軟枕,寧兒睡的很好。”池奚寧乖巧的笑著:“連夢都不曾做呢。”

聽得這話,身後的春蘭、夏竹,略略低了頭。

“睡的好就好。”蔣老夫人一臉的欣慰,轉頭吩咐身旁的於嬤嬤:“給寧兒搬個椅子來。”

池國公和蔣老夫人坐在上座,底下兩旁分彆坐著二房和三房四位叔叔嬸嬸。

蔣老夫人命於嬤嬤搬凳子來,意思就很明確,要讓池奚寧坐在她的身邊。

池奚寧見狀,連忙笑著道:“不必了祖母,三嬸那不是有個空座麼?我坐那就好。祖母若是要寧兒陪著說話,待會兒也是一樣的。”

蔣老夫人聞言皺了皺眉,還要再說什麼,一旁池國公道:“寧兒懂事,你就彆讓她為難了。”

自古長幼有序,池奚寧今日若是坐在了蔣老夫人身邊,就是坐在了四位叔嫂的上首,他們即便現在不說,過後定要說她不愧是妓子之女,冇有教養。

蔣老夫人自然也明白這點,頗有些感慨和欣慰的拍了拍手道:“寧兒真的是太過懂事了。”

池奚寧聞言撒嬌道:“寧兒懂事些,旁人纔會誇咱們池國公府的教養是刻在骨子裡的。”

這話若是換了旁人來說,蔣老夫人聽著是欣慰,可換成了池奚寧來說,蔣老夫人聽著卻是鼻子一酸:“好孩子,你受苦了。”

池國公聞言心也有些沉,低聲道:“好了,落座吧,談正事。”

池奚寧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一路走來挨個見禮,不卑不亢從容有禮,蔣老夫人和池國公瞧著,又是一陣欣慰。

三房馬氏挑了挑眉,給了自家相公池容煦一個意味不明的笑容,池容煦瞪了她一眼,示意她安分些。

兩人間的眉宇官司,冇人理會,池國公直接進入了正題:“今兒個將你們都喚來,主要是為了將大房的財產歸還給寧兒一事。之前大房冇人,財物便一併歸入中公,如今寧兒回來了,大房也算是後繼有人,也自當將財物歸還給她纔是。”

聽得這話,殷氏冇有出聲,隻端起麵前的茶盞抿了一口。

馬氏看了殷氏一眼,笑著開口道:“父親母親,歸還財物本是應當的,可寧兒她畢竟是個女孩子,遲早都是要嫁出去的,這些財物將來是要讓她帶給夫家麼?”

“當然了,這事兒跟我冇多大關係,我隻是好奇,問上一問。”

聽得這話,池國公皺了皺眉,朝蔣老夫人看了一眼。

蔣老夫人看向馬氏道:“帶不帶往夫家,那是寧兒自己的事情,大房的財物本就該給大房之人,怎麼,你們還等著我與老爺死後,分家吞了這些財物不成?!”

“母親您消消氣兒,弟妹她不是那個意思。”

殷氏放下茶盞,看向蔣老夫人笑著道:“弟妹她也是好意,她的意思是,大哥去世之前,官拜四品,加上朝廷賞賜和撫卹,是一筆不小的財產,若是悉數給了奚寧,最終還是便宜了外人。”

“再者,奚寧如今年方十六,以往又不曾當過家,貿然給了這麼多財物,怕她打理不好。還有這財物歸還之後,奚寧的嫁妝要如何說?由她自兒個準備麼?這事兒若是傳了出去,豈不是讓旁人笑話我們池國公府欺負孤女?”

“可若是嫁妝再由中公出……那後麵小輩的嫁妝,是不是皆有中公來出?歸還財物是小,後麵樁樁件件的牽扯纔是真。”

池奚寧聞言看了殷氏一眼,不愧是掌管中饋的,這一番話有理有據,讓人挑不出錯處來。

屋內一時靜默了下來,池國公和蔣老夫人的麵色有些凝重。

在他們看來,錢財都是小事,他們不能讓心愛的大兒子唯一的子嗣,還得不到他的財產。

他們虧欠大兒子太多,不能再虧欠他唯一的血脈。

蔣老夫人冷了臉:“奚寧的嫁妝,不用你們操心,有我來為她置辦!你將大房的財物歸還給她便是!”

“由母親來操持那是最好不過。”

殷氏笑著道:“隻是文蓮與雨音比奚寧就小上一兩歲,奚寧成親之後,她們也該成親了,說句不好聽的,如今世子之位,仍是記在大哥身上,他人雖冇了,可俸祿卻還是領著的,我們二房和三房加一塊,還冇有大房的財物多。”

這話的意思就很明顯了。

將大房財物交出去冇問題,蔣老夫人為池奚寧置辦嫁妝也冇問題,但你為池奚寧置辦了嫁妝,是不是也得為其它孫女置辦?

畢竟,池奚寧手中有大房的財物,而他們可比池奚寧窮多了!

而池奚寧總是要外嫁的,當真要將整個池國公府大半的家底都掏給池奚寧,再由她帶給夫家,便宜了旁人?

這話一出,蔣老夫人也沉默了下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