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者說了,再好的男人,能有銀子和自由香麼?

池奚寧神色不動,隻對洪思蓉笑了笑:“那挺好的,蕭府家風嚴謹,你嫁過去會幸福的。”

洪思蓉卻歎了口氣:“彆提了,婚事是定下了,但還不知道什麼時候成婚呢。蕭府家風嚴謹,必須得老大成親之後才能輪得到老二,但京城誰不知道,蕭丞相眼高於頂。”

說完這話,她又連忙補充道:“我可不是急著嫁人啊,你彆誤會。”

池奚寧聞言笑了,湊到她耳旁道:“急著嫁也冇什麼,畢竟好男兒總是搶手的,吃到嘴裡的纔是自己的。”

“什……什麼吃……”洪思蓉臉色爆紅:“我纔沒有呢!”

池奚寧見她那羞窘的模樣,頓時笑出了聲。

聽得她的笑聲,眾人都回頭看了一眼,洪夫人很是欣慰的笑了笑,來之前她還擔心思蓉與池奚寧合不來,卻冇想到,思蓉竟然與池奚寧這般投緣。

若是哲兒也不反對,她還是儘快去找蔣老夫人將婚事定下的好。

這池國公府,可不是什麼好地方。

跟在殷氏身後的池文蓮,瞧見洪夫人那滿意的眼神,頓時擰緊了手中的帕子。

她明明那麼好,國公府世子之位遲早都是父親的,母親又是禮部尚書的嫡女,哪一點不比那個妓子生的池奚寧強?

為什麼旁人都隻看到了池奚寧,卻看不到她?!

池雨音瞧著她的模樣,低聲勸道:“姐姐,今兒個大家都看著呢,她再好也隻能留府招婿罷了,何必與她一般計較。”

“你懂什麼?”

池文蓮咬著牙道:“留府招婿隻是因為她的身份擺在那,祖母擔心她的婚事會給池府丟臉罷了,可如今有了武安侯府求娶,祖母多半是會同意的。”

“同意就同意唄。”

池雨音不覺得有什麼問題:“早早將她嫁出去,省的留在府裡礙眼。再者說了,即便冇有她,武安侯府也不會定咱們,母親不是已經拜托外祖母替咱們相看了麼?”

池文蓮看了池雨音一眼,有些煩躁的道:“你根本什麼都不懂!幾個表姐還冇出嫁,外祖母即便替我們相看,那也是幾個表姐挑剩下的,若是池奚寧當真與武安侯世子定了親,這輩子我們都會被她壓的抬不起頭來!”

池雨音聞言歎了口氣:”咱們又能如何呢?定不定親也不是咱們能說的算的。”

池文蓮咬了咬唇冇有說話,心頭的嫉妒和不甘卻越發濃烈。

池國公府今日雖說是大擺宴席,但其實加一起不過也才十多桌而已,很多人家都是隻派了人送禮過來,來的都是些姻親和身份不如池家的。

武安侯的爵位雖然比池國公府比,可誰都知道,池國公一旦去了之後,池國公府就得降成侯,最重要的是,池國公府壓根就冇有能撐的起的人,故而今日武安侯成了座上賓。

就連殷氏的父親禮部尚書,也隻是坐在了池國公的右側而已。

女眷這邊,蔣老夫人在上座,左手是洪夫人,右手是殷氏的母親方氏,接下來纔是各府的夫人。

洪思蓉與池奚寧坐在一處,她指了指次席首座的一個男子,小聲道:“那就是我哥,怎麼樣,長的一表人才吧?”

武安侯世子名為洪子睿,今年才十九已是兵馬司副指揮使,正七品。

他確實樣貌堂堂,有著武將的英氣,卻也有些貴公子的儒雅,確實是個難得的青年才俊。

當然了,比起身為男主的齊皓與蕭瑾川,自然是要差一些的。

池奚寧自認是個博愛之人,但凡是帥氣的小哥哥,都是她欣賞的對象。

於是她很是從心的點了點頭:“嗯,確實不錯。”

洪思蓉一聽頓時就笑了,壓低聲音道:“我哥肯定也覺得你很不錯,看看看,他又朝我們這邊看過來了,我對我哥可太瞭解了,他若覺得你不好,看都不會看一眼,更不要說看幾遍了!”

池奚寧朝那邊看了一眼,正好迎上了洪子睿的目光。

四目相對,洪子睿微微一愣,然後朝她點了點頭。

池奚寧略有些尷尬的點了點頭,算是回禮,然後連忙移開了目光。

洪思蓉看了看自家老哥,又看了看一旁的池奚寧,笑得兩眼彎彎:“嫁給我哥吧,他要是對你不好,我們全家都會幫著你揍他!”

聽起來很心動啊!

然而註定不可能。

池奚寧歎了口氣,低聲回道:“彆多想了,我可是要留府招婿的。”

洪思蓉聞言還想要說什麼,那邊男賓主座池國公已經開始說了,她也隻能壓下將要說出口的話,隨著其它女賓一道朝主桌看了過去。

池國公也冇說什麼,都是些場麵話,感謝下眾人前來參宴,說自己找到了大兒子流落在外的骨肉而已。

說完之後,他笑著道:“來奚寧,同諸位長輩見個禮。”

池奚寧起了身,後退一步,落落大方的朝眾人行了禮:“奚寧見過諸位長輩。”

武安侯看著池奚寧,頭一個發話道:“好!容風兄那般驚才絕豔的一個人,留下的血脈子嗣果然也是極好的!”

有了他發話,眾人的紛紛跟著附和,就連禮部尚書殷文才,也跟著點了點頭。

殷氏的母親方氏,笑著對蔣老夫人道:“多少也算是彌補了些遺憾了。”

蔣老夫人看著落落大方的池奚寧,有些欣慰的點了點頭,朝她道:“好了,坐下吧。”

池奚寧屈膝應了一聲,而後回到座位上坐下。

然而屁股還冇將凳子焐熱,外間忽然傳來一聲,略帶激動的通報:“蕭丞相到!”

池奚寧被這通報炸的有點懵,一時還回不過神來。

直到她看見眾人紛紛起身,她這才反應過來。

蕭瑾川來了?!!

不是說,他絕對不可能來的麼?!

不是壓根連帖子都冇遞的麼?!

池奚寧慌了,連什麼禮儀都顧不上,轉身就想跑。

然而她腳下剛動,蔣老夫人就轉眸朝她看了過來:“你要上哪去?”

池奚寧:……

“孫女……肚子忽然有些不舒服。”

蔣老夫人皺了皺眉:“忍著!”

池奚寧:……

看著已經邁進院中的一腳,池奚寧再也顧不得其它,拎起裙襬轉身就跑!

比起讓蔣老夫人不滿,比起壞了名聲,比起讓池國公府丟臉,她更不想被那個腦袋開過光的傢夥給認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