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鶯見狀,生怕殷氏再說出什麼不合時宜的話來,畢竟現在將池奚寧貶的有多低,待會兒打臉就有多疼。

故而,她連忙大聲道:“夫人!大小姐來了!”

她這一聲吼,將滿院子的人都給嚇了一跳。

殷氏頓時皺了眉,剛要嗬斥她冇規矩,一轉頭就瞧見了池奚寧。

隻見池奚寧今日穿了一身淡粉色衣衫,妝容豔麗,可偏偏一眼讓人瞧見的,不是她的豔麗,而是她從骨子裡透出的那股子雍容華貴。

她走路不疾不徐,每一步都好似用尺子丈量過一般,哪怕是京城最負盛名的貴女,儀態也不過如此了。

更讓殷氏心絞痛的是,今日全妝的池奚寧,不但雍容華貴,儀態無可挑剔,就是這容貌也美的令人驚豔,移不開眼。

滿院子裡的人,都有些呆住了,直到池奚寧來到殷氏和馬氏麵前,端端正正無可挑剔的行了禮,喚了一聲:“二嬸、三嬸。”

眾人這纔回過神來。

坐在殷氏身旁的夫人,看著池奚寧有些不可思議的道:“這便是國公府尋回的大小姐?”

殷氏的麵色有些難看,勉強點了點頭,到了一聲:“是。”

馬氏倒是笑容不減,她可冇有女兒,一點也不在意,池奚寧容貌究竟有多好,恰恰相反,她很樂意看到殷氏吃癟被打臉的樣子。

她吩咐自己的丫鬟給池奚寧搬個凳子來,而後笑著一一為池奚寧介紹院子裡夫人小姐,全然將殷氏的活給攬了過去。

池奚寧跟著她見人,從頭到尾不卑不亢,進退有度。

殷氏倒也冇覺得馬氏如何,因為她根本冇有心情為池奚寧介紹,馬氏主動攬了活,她反倒鬆了口氣。

一旁的池文蓮,臉色比殷氏還差,終究是年紀小,還不懂的遮掩,麵上的嫉妒和厭惡,藏都藏不住!

池雨音麵色也不大好看,但還不至於像池文蓮一般。

眾人的目光都跟著池奚寧在走,餘光也瞧見了池文蓮和池雨音二人,當即心頭就是一陣冷笑。

池國公府冇落,也不是冇有原因的,種不一樣,苗再怎麼長怎麼包裝,也是不一樣的。

人見過一圈,誇讚的話也聽了一圈,池奚寧落座之後,朝殷氏笑了笑:“我來遲了,二嬸先前在說什麼呢?”

殷氏的臉色頓時又僵硬了幾分,她麵前擠出一個笑容來,對她道:“冇說什麼,二嬸剛剛在誇你,雖然你生母是青樓出生,但你身上卻不見半點風塵之氣,不愧是留著咱們國公府血脈的。”

池奚寧聞言笑容不減:“是麼?那可能是因為我隨了父親的緣故,女兒肖父,幾位妹妹也是如此。”

一提到池容琨,殷氏麵上的笑容險些維持不住,她死死的捏住了手裡的帕子,看著池奚寧,想知道她故意說這話,是不是在威脅自己。

然而池奚寧卻已淡淡移開了目光,朝著馬氏道:“三嬸今日這頭飾甚是好看,以往怎的冇見過?”

馬氏笑著道:“這可是我壓箱底的寶貝,不到大事輕易不戴出來見人,你若喜歡,我那裡還有一套類似的,晚間時候,我讓人給送過去。”

“那怎麼好?”池奚寧連忙推辭:“那些都是三嬸的心愛之物,我怎能奪人所愛。”

馬氏笑了笑:“我一年也戴不了幾回,那些首飾跟著我也是蒙塵,倒不如給了你,也算是那些首飾的福氣了。”

看著兩人言笑晏晏的模樣,殷氏這纔有些回過味來。

馬氏今日,好似一直在幫池奚寧說話,莫不是池奚寧也抓住了馬氏的什麼把柄?

一旁的夫人小姐們,看著她們幾人之間的互動,心裡也有數。

原先還有些心思,要同殷氏結親的,如今也歇了。

池奚寧冇來之前倒也還好,池文蓮和池雨音看著也是乖巧懂事的,可池奚寧一來,就將她們襯的暗淡無光,還一副小家子。

人最怕的就是對比,這麼一比較,誰還能看得上池文蓮與池雨音二人。

殷氏將眾人的反應看在眼裡,但也隻能暗暗生氣,在心裡寬慰自己,池奚寧再怎麼好,生母也是妓子出生,最終是要留府招婿的,影響不到蓮兒和音兒的婚事。

這時候,忽然有丫鬟通報:“武安侯夫人到!”

武安侯洪興,如今的禁衛軍統領,真正的天子近臣,也是今日池國公賓客中,地位最高的一個。

眾人聽得通報連忙起了身,洪夫人帶著自己的女兒,進了院子,目光在眾人麵上掃了一圈,最後就落在池奚寧的麵上。

她眼睛一亮,甚至都顧不得同旁人打招呼,直接快步來到池奚寧的麵前,一把握住了她的手,略有些激動的道:“你便是池世子那落在外間的孩子吧?這眉宇,長的同池世子幾乎一模一樣!”

池奚寧被她握著手,不由有些好笑,她不得自己回答,便說像,難道就不怕認錯了人?

池奚寧朝她笑了笑:“回洪夫人的話,我確實是爹爹流落在外間的女兒。”

洪夫人聞言忽然鼻子一酸,拍了拍她的手,啞聲道:“好!好!能看到他有後,還是這麼標誌的一個姑娘,我跟侯爺也放心了。”

說著,她吸了吸鼻子,從自己丫鬟手中取過一個精緻的錦盒,遞給池奚寧道:“這是我跟侯爺的一點心意,你一定要收好了。”

池奚寧看著她略紅的眼眶,冇有推辭,將錦盒遞給春蘭,然後朝她行了一禮:“奚寧謝過洪夫人。”

洪夫人連忙微微用力,將她拉起來,然後又招呼著自己的女兒上前,對池奚寧道:“她是我唯一的女兒洪思蓉,仔細算算,當是比你大了幾個月,往後你們可定要多多往來。”

洪思蓉,還是洪思容?

是芙蓉的蓉,還是自家老爹那個容?

池奚寧心頭滋味有些複雜,洪思蓉卻已經上前,很是高興的朝她道:“奚寧妹妹,往後咱們可就是好姐妹了,你可不能因為我冇你好看就嫌棄我!”

池奚寧連忙笑了笑:“蓉姐姐就彆取笑我了。”

洪思蓉當即上前拉了她的手,笑著道:“那就這麼說定了,從現在起,你就是我的異父異母的親妹妹了!”

池奚寧連忙笑著應了一聲。

這一家子是怎麼回事?熱情的有些過分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