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皓看著她的模樣,冷笑了一聲:“怎麼不說了?”

池奚寧抬眸看他,給了他一個無辜的眼神。

她的眼睛本就亮而有神,如今這一個眼神瞧過來,竟是靈動的好似在說話一般。

齊皓微微一怔,下意識的竟避開了她的目光。

察覺到自己的動作,他又立刻轉眸迎了上去,看著她冷聲道:“繼續!”

池奚寧聞言連忙應了一聲,接著道:“後來,不知怎的名聲就傳了出去,誤打誤撞,屬下就成了蕭丞相的心儀之人,前些日子,蕭丞相奉命徹查官員貪汙一事,那些貪官誤解了屬下與蕭丞相的關係,竟紛紛找上門來。”

“他們不僅給屬下送了許多錢銀,讓屬下在蕭丞相麵前替他們美言,屬下本想言明拒絕,可一想這也是證據便收了,還做了個賬本讓他們簽字畫押,今日蕭丞相去見屬下便是為了此事。”

說到此處,她目光灼灼的看著齊皓:“屬下這般行事,一切都是為主子!”

齊皓聞言笑了:“你揹著我行事,還是為了我?”

這傢夥定然是氣壞了,竟氣的連自稱本王都給忘了。

池奚寧縮了縮脖子,得虧她是被齊皓親手撿回來,情義與旁人不同,否則就背主一個名頭,她就得提前下線。

“屬下句句屬實。”

池奚寧硬著頭皮道:“主子對蕭丞相多有推崇,又有意拉攏於他,屬下這纔想著,借用花魁的身份助他一二,此事了結之後,屬下已假死遁走,若是有朝一日他知曉了屬下的身份,也會以為是主子在暗中助他。”

聽得這話,齊皓看著她的神色有些莫名。

池奚寧低了頭,等著他發話。

書房內,一時靜默了下來,唯有計時的刻漏,發出滴答滴答的聲響。

不知過了多久,齊皓的聲音終於在書房內響起。

他看著池奚寧道:“席寧,本王不管你這話,有幾分真又有幾分假,但你要記得,暗衛背主就隻有死路一條。不管你逃到天涯海角,哪怕是已經入土,本王掘地三尺也會將你給挖出來!”

聽得這話,池奚寧身子頓時輕顫了下。

她想的太簡單了,身為暗衛,知曉齊皓那麼多辛密,他怎麼可能就這麼輕易的放她離開?

若是她當真悄悄走了,隻怕不僅不肯能安然養老,還得四處躲避他的追殺。

這個暗衛身份,她還得繼續扮演下去,一直到想出辦法,安全下線才行!

池奚寧掩下思緒,朝天豎起三根手指:“屬下對主子的忠心天地可鑒!”

聽得這話,齊皓深深看她一眼,而後淡淡道:“下去吧!”

池奚寧應了一聲是,退出了書房,剛剛來到外間,席墨便湊了過來,低聲道:“你若是當真那麼閒,不若將前半夜的值也給當了唄。”

池奚寧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道:“一邊兒去,我煩著呢!”

席墨笑了笑,縱身走了。

世界意誌能夠自動補充,因為世界融合而造成不合理的部分。

比如原主雖然有三個身份,但這三個身份出現的時間卻是不一樣的。

國公府嫡女是白天出現,花魁是晚間到半夜,暗衛則是後半夜到淩晨,互相不耽誤。

當然了,前提是冇有任何意外發生。

池奚寧窩在樹上,悶的不想說話。

卯時三刻,天漸浮白,輪值的人過來之後,池奚寧這才悄然回到了池國公府。

院子裡粗使丫鬟已經開始起身,她悄悄回到屋中,褪去衣衫之時,看到了蕭瑾川留下的那柄精緻匕首。

拿走匕首的時候,她並冇有多想,如今看著匕首卻覺得有些燙手,思來想去,還是決定今晚去寧王府的路上,找個地方掩埋了纔是。

藏好匕首和黑衣,池奚寧上了榻,鑽進了被窩,沉沉睡去。

睡了約莫一個時辰,丫鬟便來叫起了。

看著她連連打哈欠的模樣,春蘭忍不住道:“小姐昨日歇下的挺早,怎的今日還這般睏乏?”

池奚寧有苦說不出,隻得打著哈欠道:“昨日睡到半夜忽然醒了,到了早間天蒙亮的時候,才又睡著。”

聽得這話,夏竹有些心疼的替她揉了揉肩,歎了口氣柔聲道:“小姐剛入府冇多少時日,許是還不大習慣,待到習慣就好了。”

池奚寧連忙點了點頭。

等她把暗衛的身份下線之後,就好了!

原書中,炮灰女配並不是正兒八經意義上的嫡女,她的生母是青樓的清倌,池國公世子在出征前,被一幫好友忽悠著去了青樓,在那裡他與清倌張氏有了露水情緣。

池世子臨走之時給張氏留下信物,並與老鴇說好,待他出征歸來為生母贖身納入府中。

然而冇過多久,他便戰死沙場,老鴇自然不願白養著張氏,恰好此時江南富商來到京城,對張氏一見傾心,張氏自知入國公府無望,便允了富商與他回了江南,成了他的妾室。

冇過多久,張氏發現自己有了身孕,算算日子竟是池國公世子的孩子,她知道池國公府會認孩子卻不會認她,加上江來甫待她很好,她也怕事情敗露之後,兩邊都冇了著落,故而隱瞞了下來。

直到去世之前才告知原主真相,讓她帶著信物認祖歸宗。

世界融合之後,世界意誌自動將這段劇情修覆成了,張氏害怕事情敗露,在原主八歲的時候,給了她信物告知真相之後,故意將她給弄丟了。

她險些死在了大雪天,被隨著先皇下江南的齊皓所救,成了齊皓的暗衛。

不得不說,世界意誌果然強大,如此修改之後,時間、身份、地點、人物都串成了一條線,毫無破綻。

隻有同名同姓的炮灰女配融合成了一個人,直接自閉原地昇天而已。

池奚寧生母雖是青樓女子,可她是池國公世子唯一的子嗣,故而入了國公府後,直接成了嫡女。

加上池國公夫婦,對長子一直念念不忘,所以他們在見到與長子有著三分相似的原主之後,恨不得將所有疼愛都彌補在原主身上。

無父無母,身份尊貴,池奚寧本以為這是個極好的養老身份,可穿過來之後才發現,竟然有那麼多操蛋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