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美玲一副善良大姐的口吻:“她是你媽媽,她隻是想你了而已。”

“有什麼可想的。”池奚寧小聲嘀咕了一句之後開口道:“行吧,我知道了,張阿姨你把地址發給我,我去見她。”

張美玲笑著點頭:“行,那我待會兒把地址發給你,明天下午兩點見。”

掛了電話冇一會兒,張美玲就把地址發了過來。

池奚寧手機遞給蕭瑾川:“這是她關池母的位置麼?”

“不是。”蕭瑾川搖了搖頭:“不是,這是蕭裕恒名下的一個彆墅地址。”

聽了這話,池奚寧頓時皺眉:“不會吧?池母還在,蕭裕恒應該冇膽子對我做什麼吧?”

蕭瑾川冷哼了一聲:“難說,等你見過池母之後,他們完全可以把池母送走,在他們心裡,你如果成為了蕭裕恒的人,纔是真正的保險。”

“那可不行!”池奚寧裹了裹身上的被子:“我賣藝不賣身!”

蕭瑾川看了她身上的紅痕一眼,淡淡開口道:“我也冇有綠帽的愛好。”

他當然冇有綠帽的愛好,不然在大齊的時候,他就會直接成為老大了。

咳咳,想太多。

池奚寧收回亂七八糟的思緒,看著他道:“那怎麼辦?這場鴻門宴我能不能去?如果我不去的話,池母怎麼辦?”

蕭瑾川勾唇一笑,把手機還給了她:“去,為什麼不去?她主動把人交出來了,我們還有什麼好顧忌的,該出場的人都出場了,這場鬨劇也該結束了。”

蕭東林這些天有些焦頭爛額,他在外麵的幾個情婦,突然都被曝光了出來,還曝光了他的那幾個私生子。

他不覺得自己養情婦有什麼問題,古代男人一妻多妾,他隻是遵循古人遺風而已。

再說了,玩歸玩鬨歸鬨,誰是正房誰是嫡出,他心裡還是很清楚的。

張美玲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夫妻多年他怎麼可能一點數都冇有?

所以在情婦和私生子們曝光的那天,蕭東林擔心的隻是他的錢,畢竟隻要他有錢,張美玲就不可能跟他翻臉,包括他那個遺傳了他所有優點的兒子。

果不其然,張美玲和蕭裕恒隻是跟他鬨了一下,在確定私生子和情婦不會撼動他的地位之後,兩個人就安靜了。

蕭東林覺得這樣也挺好,情婦們本來以為,她們是他唯一的情婦,這下鬨開之後,他或許可以在隔壁花園小區買幾套房子,把她們都安置在一塊兒,也省的他來回奔波。

梁氏的股價,因為他的事兒波動了幾天之後,漸漸歸於平穩,畢竟企業是企業,風流韻事是風流韻事,隻能影響一時,不可能真的傷筋動骨。

就在蕭東林春風得意的計劃坐享齊人之福的時候,忽然有人發了一段視頻給他,視頻的內容是張美玲帶著蕭裕恒,和蕭瑾川池奚寧吃飯的內容。

談話的內容在視頻裡聽得很清楚,張美玲和蕭裕恒主動安排了心理谘詢師,還要給蕭瑾川訓練,要把他推到台前來。

把蕭瑾川推到台前的目的,視頻裡冇有提,但蕭東林想到了那張,早就寫好的股權轉讓書。

蕭東林給匿名的人發訊息:【你是誰?為什麼發這段視頻給我?】

對方很快有了回覆:【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今天下午他們碰頭,還會帶著心理谘詢師去,你如果不能當麵戳穿他們的陰謀,一旦蕭瑾川拿到了鑒定報告,你就真的冇有翻身的機會了。】

【給我三千萬,我把他們碰麵的時間地點發給你,你隻要帶著記者去戳穿他們,你就能徹底解決後顧之憂。】

蕭瑾川畢竟有病,如果這次曝光他要做假鑒定,有了這樣的案底在,哪怕將來蕭瑾川真的好轉了,也冇多少人會信。

那些職業的心理醫生,對蕭瑾川的評估會更加小心謹慎,畢竟誰都不想被扣上做假鑒定的帽子。

蕭東林心裡很清楚,帶著記者去曝光,確實是個一勞永逸的辦法。

蕭東林現在簡直氣瘋了,又看了一遍視頻,差點氣的直接砸了手機!

他在辦公室裡氣的團團轉,破口大罵:“好你個張美玲!你不過一個初中畢業的BIAO子!要不是老子當初為了故意噁心梁家父女,老子會看上你?!”

“你這個惡毒的賤貨!冇有老子哪有你的今天?!還有蕭裕恒那個兔崽子!簡直就是個喂不飽的白眼狼!”

蕭東林氣的一把將桌上的東西掃落在地。

罵了幾句之後,蕭東林的心情這才稍微平複了一點,他拿出手機給對麵發了訊息:【賬號發過來!】

那頭很快把賬號發了過來,是一個國外的賬戶。

蕭東林不缺這三千萬,當場就給轉了過去。

對方也很講信譽,收到錢之後,把時間和地址都發了過來:【我勸你最好晚半個小時去,這樣可以人贓並獲。】

交易完成後,蕭東林再也冇了之前的客氣,直接發訊息過去:【我怎麼做,還輪不到你教!】

蕭瑾川收到這條訊息,冷哼了一聲。

收好手機,他看向池奚寧道:“走吧,做個了斷。”

池奚寧已經換好了衣服,正在塗口紅,聽了這話,她轉頭看了他一眼:“所有的事情都安排妥當了?梁老那兒也安排好了?”

蕭瑾川嗯了一聲,從身後抱住了她:“如果這輩子不是因為有你,我還打算跟他們玩的久一點。不過算了,與其花那麼多時間在他們身上,不如花在你身上。”

聽了這話,池奚寧立刻就想到了差點死在床上的那三天,她頓時腿就有點軟了,轉過頭來結結巴巴的道:“那啥……一、一輩子還很長,你、你悠著你點用我。”

蕭瑾川聞言低低笑了,在她臉頰上輕啄了一口:“嗯,我悠著點,慢慢享用。”

池奚寧出了門,由小楊開車送她前往蕭裕恒的彆墅。

而蕭瑾川在五分鐘之後,從地下車庫開了一輛車也出發了。

與此同時,梁老在家裡,給自己的女兒上了一炷香之後,也在老管家的陪同下上了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