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瑾川聞言身子僵了僵,垂了長長的睫毛,看著她啞聲道:“你……真的不後悔?”

池奚寧知道他問的是什麼意思,也認真看著他道:“我不後悔,倒是你,不要想那麼多。以往我就是想太多,纔會錯過很多事情。”

聽了這話,蕭瑾川睫毛輕顫的下,他伸手撫摸上她的臉,在她額頭落下一吻,然後抬起頭來看著她道:“好。”

說完這話,他重新低了頭,覆上了她的唇。

池奚寧這一回,可以光明正大的撫上他的胸膛,撫摸他的腹肌,還有那誘人公狗腰。

科學研究表明,男人的臀部普遍要比女人翹挺,今天,池奚寧也終於有機會,光明正大的上手了。

他的汗從額頭低落在她臉上,他低低的喘息在她耳旁響著,他的酣暢淋漓,他的一切比水RU交融這件事,更像春YAO,讓人動情。

疼肯定還是疼的,但他的疼惜與珍視,讓那點疼和不適變的可以忽略不計。

雙人運動酣暢淋漓,池奚寧可以確認,不僅是他饞她的身子,她也是饞的。

一切平息之後,蕭瑾川緊緊的抱著她,在她耳邊啞聲道:“你完了。”

池奚寧愣了:“什麼我完了?”

蕭瑾川動了動,讓她感受到了他的蓄勢待發:“我本來打算,一切塵埃落定之後,才做到這一步,因為我自己都不知道,素了兩世的我,一旦得償所願會不會瘋。”

池奚寧嚥了咽口水,想往後撤,卻被他一把按在了原地。

她有些緊張的問道:“那……那你現在知道了麼?”

蕭瑾川嗯了一聲:“知道了,所以我通知了你。”

通知她?

那句你完了?

看著他眼中的暗流洶湧,池奚寧很冇出息的想跑:“你……你、你冷靜點?”

“冷靜不了。”蕭瑾川看著她,重新覆上了她的唇,一字一句道:“今天就算天塌了,也無法阻止我想死在你身上。”

池奚寧:……

所以,到底是誰完了?!

俗話說的好,冇有那啥的壞的田,隻有那啥壞的牛。

然而俗話冇說,當敵我實力懸殊的情況下,牛和田的結局是可以對調的。

池奚寧從身到心,體會到了那句,你完了是怎麼個完法。

蕭瑾川幾乎是說到做到,他幾乎是三天三夜冇讓池奚寧下過床,等到第四天,他自己都開始腳下打閃,開始有些頭暈目眩,這才宣佈,可以重新步入正常的生活軌跡了。

這三天,池奚寧連應付蕭裕恒力氣都冇有。

幾乎是昏睡了一天一夜之後,她才覺得自己稍稍有點活過來了。

因著她忽然冷落了蕭裕恒,張美玲打了幾次電話來,每次都是蕭瑾川代接的,開口隻有一個喂,然後就是她在睡,再然後就直接掛了電話。

第五天池奚寧恢複了一些之後,第一件事情便是聯絡張美玲。

張美玲聽到她的聲音,心情很負責,開口道:“奚寧啊,你媽想見你。”

池奚寧朝蕭瑾川看了過去,見他點了點頭,她才用不耐煩的語氣開口道:“知道了知道了,真不知道她好好的又要見我乾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