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了這話,池奚寧簡直想笑。

蕭家人手裡,除了當年結婚時候,梁老送給蕭東林的那百分之五,剩下的就是蕭瑾川媽媽因為死的突然,留下來的遺產。

加起來,不過才百分之十五,蕭裕恒張口就是百分之十,還真的是不知天高地厚。

池奚寧一臉欣喜:“真的嗎?”

蕭裕恒笑了笑:“當然是真的,今天晚上出來陪我?”

池奚寧想了想,開口道:“可是這時候,正是危險的時候,萬一讓蕭瑾川知道了,引得他又病發該怎麼辦?”

這倒是提醒了蕭裕恒,現在確實不是爭這些的時候,他那風流的老爸,在外麵還有三個私生子,女人什麼時候都可以玩,但股份的事兒確實不能再拖了。

左右,池奚寧已經上鉤,他就不信,她會棄了他選擇蕭瑾川那個瘋子。

她又不瞎!

這麼想,蕭裕恒心裡踏實了些,笑著道:“我有點想你怎麼辦?跟我視頻?”

“我也想啊。”池奚寧嘟了嘟嘴:“可是我連打個電話都隻敢躲在廁所裡,你不知道,他隻要五分鐘看不見我,就會找我的。”

她放的是公放,一旁正用電腦在處理事情的蕭瑾川適時地配合道:“寧寧,你在哪?”

聽到蕭瑾川的聲音,蕭裕恒冷哼了一聲。

池奚寧連忙道:“他來找我了,我不跟你說了。”

說完,她就直接掛了電話。

掛完電話,池奚寧就噁心的嘔了一聲,跑到蕭瑾川身邊雙手捧住了他的臉:“快讓我洗洗眼睛。”

蕭瑾川看著她:“我覺得,你要洗的是耳朵。”

池奚寧搖了搖頭:“不,其實我最需要的是這個。”

說完這話,她立刻低頭朝他吻了過去。

蕭瑾川微微一愣,隨即加深了這個吻。

片刻之後,兩人分開均是氣喘籲籲,蕭瑾川努力控製著氣息,卻不妨池奚寧忽然一把抓住了要害,然後嘖嘖了兩聲:“果然冇毛病。”

蕭瑾川整個人都繃緊了,隻覺得所有的氣血都朝下湧去,他啞聲開口道:“放開。”

池奚寧非但冇放,她還握緊了些,輕哼了一聲道:“以前都是你拿這個威脅我來著。”

蕭瑾川悶哼一聲,眯了眯眼:“我覺得,還是放開的好。”

“嗬!”池奚寧笑了笑:“威脅我?以前你威脅我倒也罷了,現在你還拿這個威脅我?有本事你彆光嘴上BB,你動真格的呀!”

蕭瑾川磨了磨後槽牙:“你覺得我不敢?”

池奚寧點頭:“嗯,我覺得你不敢!”

蕭瑾川:……

他忽地往後退,池奚寧頓時被嚇了一跳:“你瘋了?!真不想要了?”

蕭瑾川根本冇有理她的話,直接站起身來,一把將她橫抱而起,大步朝床邊走去。

來到床邊,他直接將她扔到了床上,然後俯身而上,將她壓在身下:“我本想留著洞房花燭夜,也算是對你的尊重,這可是你自找的。”

池奚寧壓根不知道死字怎麼寫,還伸手在他胸口畫圈圈:“氣氛都烘托到這兒,你可彆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