車子開出去老遠,池奚寧這才從後視鏡上收回目光。

蕭瑾川一把將她攬入懷中,抬起她的下巴,讓她被迫看向自己的臉:“我不比他好看?”

池奚寧頓時低低笑了,抬手撫上他的眉眼道:“你乾嘛自降檔次,跟那種人比?”

聽了這話,蕭瑾川的臉色這纔好了些,鬆開她的下巴道:“你現在知道,他為什麼不可能是蕭瑾瑜了吧?”

池奚寧收回手,點了點頭:“蕭瑾瑜是個翩翩公子,這個自以為是的傢夥,連個汗毛都比不上!”

說完這話,她看著蕭瑾川道:“話說回來,他一直都這樣麼?隻要你看上的,隻要是你在乎的,他都跟你搶?”

蕭瑾川點了點頭:“自從我母親死了之後,祖父就把我接到了身邊,一直把我帶到了十五歲,後來因為我要求獨居,所以才搬到了那個彆墅裡。”

“我搬過去之後,蕭裕恒跟張美玲偶爾會過來,但凡是我手裡拿過的東西,蕭裕恒都會要,但凡我多看兩眼的東西,他都會拿。”

池奚寧撇了撇嘴:“他這是病,得治!”

蕭瑾川勾了唇角:“嗯,他這病確實得治,靠你了。”

蕭裕恒比池奚寧想象的還要不要臉,她和蕭瑾川剛剛回到彆墅冇一會兒,就收到了他的好友申請,申請雖然隻有蕭裕恒三個字,可通過之後,發來的第一個訊息,居然是他自己的一張半身的LUO照。

照片裡的他,赤LUO著上半身,手裡拿著手機對鏡自拍,下半身穿著西褲。

如果換成了蕭瑾川,池奚寧可能會覺得,是禁慾與誘惑,可換成了蕭裕恒,就隻讓她感覺像吞了蒼蠅。

緊接著他又發來了一條語音:【你喜歡健身麼?】

用的還是氣泡音,顯然是練過。

蕭瑾川不在,池奚寧覺得是個放飛自我的好機會,清了清嗓子,用夾子音回覆道:【蕭少的身材好好哦,可惜我太懶,隻能羨慕彆人的好身材。】

蕭裕恒聽了這話,得意的笑了笑:【你不喜歡運動啊,我看你身材那麼好,以為你跟我一樣是喜歡運動的,還說什麼時候約你出來一起運動。】

嗬!

發個半LUO照,他這是想跟她做什麼運動?!

池奚寧抖了抖一身的雞皮疙瘩,用夾子音回覆:【瑾川看我看的很緊,我離開一會兒他就要找我了。】

蕭裕恒冷笑了一聲:【帶著他也沒關係啊,反正他是個說不出什麼話的廢物……】

說到這兒,他覺得可能有點破壞他的形象,取消了重新發:【偶爾離開一會兒沒關係吧,我看你背的包都不是最新款了,什麼時候有空出來,我帶你去瞧瞧最新的包,還有首飾什麼的。】

池奚寧笑了笑:【真的嗎?那太好了!】

蕭裕恒:【當然是真的,你有空跟我說一聲,我剛回國冇什麼事兒,隨叫隨到。】

池奚寧:【嗯嗯,好的。】

這場聊天,以蕭裕恒一張曖昧的親親表情結束。

池奚寧看著手機默默翻了個白眼:“到底是他撩妹手段太低級,還是我在眼裡,就隻配這麼低級的手段?”

“什麼是高級的撩妹手段?”

身後蕭瑾川的聲音傳來,池奚寧被嚇了一跳,連忙把手機朝身後藏。

蕭瑾川什麼話也冇說,朝她伸出手,就這麼一直看著她。

池奚寧歎了口氣:“好嘛,給你。”

蕭瑾川拿過手機,將聊天紀錄翻到了最上麵,然後就看到了那張半LUO照。

他的臉色頓時就黑了,立刻刪除了照片,然後纔開始一條一條聽語音。

一直到全部聽完,他這才把手機還給她,然後麵無表情的道:“身材不錯?”

池奚寧連忙捂了胸口:“心好痛。”

蕭瑾川聞言心頭一慌,正準備上前,就聽得她道:“假話說太多,良心好痛。”

蕭瑾川:……

他被她逗笑了。

原本心裡的不快,也因為她這話,而煙消雲散。

他似乎一直都拿她冇辦法,無論是現代的前世今生,還是在古代的大齊,她隻要稍稍示好,他就能不計後果付出全部。

蕭瑾川歎了口氣,伸手將她攬入懷中,閉了閉眼:“敗給你了。”

池奚寧伸手抱住他,低低道:“嗯,我會好好珍惜你的。”

自從那天聊天之後,蕭裕恒時不時就給池奚寧發訊息,有時候發的是各種奢侈品的衣服什麼的,有時候發的是運動的照片。

那些運動的照片,要麼他是半luo,要麼就是貼身的衣服,偶爾也會發他去梁氏,西裝領帶衣冠楚楚的模樣。

總而言之,勾引的意味很濃。

池奚寧在電話裡,熱情無比,兩人已經發展到可以互發親親的表情了。

然而每發一次,她都要噁心半天,雞皮疙瘩掉了一地。

但也不是完全冇有好處。

比如,蕭瑾川有時候看到蕭裕恒發的健身照片之後,一直荒廢的地下室健身房,重新開張了。

他每次去運動,就會讓池奚寧在一旁看著,必須從頭看到尾。

美男運動池奚寧自然不會拒絕,但她想說一句:敢不敢把衣服脫了!最好把褲子也脫了!

蕭瑾川不敢,他每次都捂的嚴嚴實實,池奚寧連一點福利都冇享受到。

蕭裕恒開始頻繁約池奚寧出去,池奚寧以蕭瑾川粘人的緊為由,拒絕了三回之後,蕭裕恒終於開始暴露本性了。

他直接給池奚寧打了個電話:“你一直拒絕我,是怕他不高興,還是在耍我?”

池奚寧佯裝無辜:“你誤會我了,我怎麼可能耍你?我也想出去陪著你,可他雖然有病,但特彆敏感,自從上次我們兩見過之後,他就看我看的特彆緊,隻要我離開一會兒,他就發脾氣。”

“你是不知道,他發起火來好可怕,那眼神像是要殺了我似的。”

蕭裕恒皺了皺眉:“你難道還想被那個傻子困一輩子不成?!”

“當然不!”池奚寧輕哼了一聲:“隻要把事情辦完,我立刻就離他遠遠的,阿姨答應過我,事成之後會給我百分之五的股份的。”

蕭裕恒冷哼一聲:“百分之五算什麼,隻要你跟了我,我給你百分之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