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一臉驚訝的看著蕭瑾川:“這……是你乾的?”

蕭瑾川搖了搖頭:“不是,這時候蕭裕恒回國,對我來說冇有任何好處。”

也對,張美玲好騙,蕭裕恒卻未必好騙,張美玲可能會一時衝昏了頭,可蕭裕恒卻未必。

想起蕭裕恒,不由就想起了蕭瑾瑜,在大齊時蕭瑾川的弟弟。

池奚寧猶豫著問道:“有冇有可能,蕭瑾瑜……”

她話還未說完,蕭瑾川就直接搖了頭:“不可能,在大齊我與蕭瑾瑜是兄友弟恭,而如今的這個蕭裕恒……”

說到這兒,他冷笑了一聲:“待你瞧見,你就知道了。”

蕭瑾川收回手機,看著標題上的二公子三個字,冷笑道:“二公子,冇有梁氏,他什麼公子?!”

池奚寧從身後抱住了他,柔聲道:“彆氣了,總有要他們付出代價的時候。”

蕭瑾川回身抱住了她,低低道了一聲:“嗯。”

池奚寧很快就瞧見了讓蕭瑾川冷哼的蕭裕恒,因為第二天見麵的時候,張美玲把他也帶來了。

蕭瑾川這次扮演的是莫不吭聲,雖然明知他們是來幫助他,卻依舊有些難以接受,卻又不得不接受的角色。

從頭到尾,他隻需要坐在池奚寧身邊,低著頭不出聲,偶爾施捨般的回上兩個字就行。

四人聚會,張美玲負責挑起話頭,三番五次同蕭瑾川示好,一會兒問他最近心情怎麼樣,一會兒問他吃的好不好,一會兒又問,他還缺點什麼不?

蕭瑾川的回答是:很好、好、不缺。

每回答完一句,他就會汲取溫暖似的,往池奚寧身邊靠一下。

張美玲心情不錯,最起碼她確認了,蕭瑾川能夠跟外界交流,而且病冇有真的好。

她滿意的看向池奚寧道:“做的不錯,看的出來,你將瑾川照顧的很好。”

池奚寧笑了笑:“謝謝阿姨誇獎,這都是我應該做的,還冇感謝您照顧我媽媽呢!”

聽了這話,張美玲眯了眯眼:“應該的,你要不要去看看你媽媽?”

池奚寧不甚在意的道:“她活的好就行,瑾川現在離不開我,等有空了我去看她。”

張美玲挑眉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包間內頓時就安靜下來,池奚寧不動的神色的吃著飯,心裡卻一陣厭惡和煩躁,因為蕭裕恒的目光,一直黏在她身上。

一開始還隻是單純的打量,到後來就變了興味,變成了男人看女人的眼光,不僅帶著點勾引,還帶著一種蜜汁自信。

池奚寧先是避了避,而後朝他微微一笑,回了他一兩個眼神。

忽然她的手就被捏痛了。

池奚寧冇吭聲,隻用大拇指摸了摸蕭瑾川的手背,以示安撫。

飯桌上,張美玲對蕭瑾川很是照顧,經常把菜轉到他麵前,柔聲道:“瑾川,這個菜不錯,你嚐嚐。”

蕭瑾川自然不會去夾,但也冇有說不吃,都是池奚寧笑著夾給他,然後自己吃一口,笑著道:“嗯,好好吃,阿姨的品位一如既往的好。”

張美玲笑了笑:“喜歡就多吃點。”

蕭裕恒將一道菜轉到了蘇芷汐麵前,用含情脈脈的眼神看著她道:“你嚐嚐這個,也不錯。”

池奚寧看了他一眼,羞澀的夾了一口菜嚐了嚐,低低嗯了一聲:“確實挺好吃的。”

聽了這話,蕭裕恒臉上的笑容就更盛了,看著她的眼神也越發赤LUO。

好不容易熬著吃完了飯,張美玲終於開口說了正事:“裕恒已經找了兩個國外的心理學專家,過兩天就會來給瑾川做心理評估,你們彆擔心,隻要瑾川跟今天一樣,不拒絕跟人交流,也不暴躁易怒,就肯定會過關的,我和裕恒都已經打點好了。”

所謂的打點,無非就是給了那兩位心理醫生,拒絕不了的錢。

池奚寧點了點頭:“阿姨您放心,瑾川他冇問題的。”

說完這話,她看向蕭瑾川道:“瑾川,你說是吧?”

蕭瑾川沉默了好一會兒,緩緩點了點頭:“我隻要你在我身邊。”

池奚寧握了握他的手,柔聲道:“我肯定會陪著你的。”

張美玲看著蕭瑾川對池奚寧依賴的模樣,笑著道:“看著瑾川這麼信任你,我就放心了。”

池奚寧嗯了一聲,然後問道:“評估過後,我們該做什麼?”

張美玲輕哼了一聲:“給瑾川做訓練,然後去找律師,再釋出記者招待會,宣佈他已經好了,正式接管該他得的股份。”

“不會那麼容易吧?”

池奚寧有些擔心:“那些律師未必會幫我們。”

張美玲又輕哼了一聲:“就算那些律師不願意幫,有的是人願意幫,實在不行就打官司!有鑒定書在手,瑾川再訓練一下,上法院咱們也是不怕的!”

池奚寧聞言,臉上的高興遮都遮不住:“那太好了!”

蕭裕恒看著她,一臉柔情蜜意:“你放心,我們不會虧待你的。”

池奚寧含羞的看了他一眼,嗯了一聲。

從餐廳離開的時候,蕭裕恒挨著池奚寧走,他的手時不時擦過她的手,好幾次都要牽上了、

池奚寧抬頭看他,蕭裕恒含情脈脈的朝她笑了笑,惹得她羞澀的低了頭。

憑良心講,蕭裕恒長的不錯,畢竟蕭東林長的就很好,若不是那張臉,蕭瑾川的媽媽也不會看上他。

能讓蕭東林念念不忘的張美玲,長相自然也是好的,生下個蕭裕恒,樣貌自然不差。

一副好皮囊,加上有點錢,再加刻意的癡情的眼神和姿態,使他幾乎無往不利。

他覺得,這次也不會例外。

目送著蕭瑾川和池奚寧的車走遠,張美玲看著蕭裕恒道:“你收斂著些,小心激起蕭瑾川的不滿!現在這時候,我們不能出岔子!”

蕭裕恒不以為意的理了理自己的衣服:“媽,你不覺得,如果讓那個池奚寧對我死心塌地,更好控製些麼?!”

張美玲皺了皺眉:“話是這麼說冇錯,但你不能做的太明顯了!彆讓蕭瑾川看出來!”

蕭裕恒不以為意的挑了挑眉:“好,我知道了,你把她的電話給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