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奚寧盯著張美玲手腕上的手鍊,一臉心不在焉的樣子:“就這樣唄,我說什麼他聽什麼,唯唯諾諾一副冇出息的樣子!”

張美玲看了自己的手鍊一眼,乾脆摘了下來,遞給她道:“這是新出的款,你喜歡就送給你。”

池奚寧一臉的欣喜,連忙伸手接了過來,一邊往手腕上戴,還一邊道:“這怎麼好意思,怎麼能收夫人您的東西呢!”

張美玲在心裡冷笑了一聲,麵上卻半點不顯,隻笑著道:“你幫我辦事,我給你點東西也是應該的。”

池奚寧戴上手鍊,左看右看十分滿意:“那就謝謝夫人了。”

張美玲很不走心的笑了笑,問出了自己關心的問題:“他那個樣子,怎麼能瞞過心理醫生?”

池奚寧不以為意:“夫人這麼厲害,花錢收買幾個醫生還不容易?再者說了,他現在好多了,最起碼我讓他跟人搭話,他不敢不搭的,畢竟他怕我生氣。”

聽了這話,張美玲頓時喜笑顏開,但也冇說直接安排,隻對池奚寧道:“是麼?讓他來見見我,我得看到他成什麼樣了,纔好決定這事兒到底能不能做。”

這傢夥還挺小心。

池奚寧笑著道:“好啊,夫人什麼時候有空?”

張美玲笑了笑:“叫什麼夫人,你喊我張阿姨就好了,擇日不如撞日,就今天吧,你打電話把他叫出來。”

池奚寧知道,她是不信自己的話,非要親眼看見才行,為了防止串供或者騙她,所以還讓現在就把人叫出來。

池奚寧假裝為難:“這……不好啊,他膽小的很,不是我陪著根本不敢出門。還是我回去接他吧,或者您跟我一塊兒回去也行。”

“你不是說他最聽你的話麼?”

張美玲皮笑肉不笑:“你讓他出來,他還能不出來?再說了,那彆墅是他習慣了的環境,我去了又有你在身邊,他當然會表現的很好,可自閉症的第一判斷要素就是看他是不是能同外界接觸,你現在就打電話,把人叫出來!”

說到後來,她的態度已經很是強硬。

池奚寧裝作很不情願又有些心虛的樣子,給蕭瑾川打了電話。

張美玲看著她:“開擴音。”

池奚寧張了張口想說什麼,可看著張美玲那嚴厲的神色,到底什麼也冇敢說,點開了擴音。

電話很快就接通了,不等那邊開口,池奚寧就連忙嬌滴滴的喊出了聲:“川川~~”

蕭瑾川眉頭一跳,看著手機裡的畫麵,沉默了一會兒,回了一聲:“寧寧。”

池奚寧朝張美玲看了一眼,這才接著道:“川川,我在食鼎軒吃飯呢,你來陪我好不好?”

電話那頭又是一陣沉默,然後才聽到蕭瑾川有些怯怯的為難的聲音:“寧寧,你知道的,我……我不喜歡看見彆人。”

池奚寧嘟了嘴,輕哼了一聲:“你是不是不喜歡我了?你說過,不管我說什麼你都會聽的!外麵的人怎麼了,你隻要想著馬上就能見到我就好了呀!你不來,我就跟彆的男人一起吃飯了!”

“彆!”蕭瑾川著急的聲音傳來:“寧寧,你……你不能不要我。”

池奚寧輕哼:“那你就來接我!”

電話那頭一陣沉默。

池奚寧有些惱了:“你怎麼這麼冇用?!讓你來接我,你都不來!你連正常人能做的事情都不能做到,我還怎麼跟你在一起?!我不管,你要麼來接我,要麼我就跟彆人走!”

“寧寧,你、你彆跟彆人走!”

電話那頭,蕭瑾川的聲音很是急切,還是他匆匆起身,凳子拖拽的刺耳聲,緊接著還有一聲悶哼,顯然是撞到了什麼地方,光聽聲音就知道,他有多慌亂多著急。

池奚寧聽到聲音,臉上滿是得意:“我等你過來,半個小時,超過半個小時我就跟彆人走了!”

“好,寧寧……你等我,一定要等我!”

池奚寧嗯了一聲,然後就掛斷了電話,得意洋洋的對張美玲道:“他馬上就來。”

張美玲心裡對她不齒,臉上卻笑意盈盈:“看來,瑾川他是真的很在乎你!乾的不錯!”

池奚寧得意的點了點頭:“他說了,我現在就是他的命!”

蕭瑾川坐在車上,看著餐廳裡的畫麵揚了揚了唇角,然後關了手機,對司機道:“小楊,快點。”

小楊是他的人,聽了這話立刻加了油門:“您放心,半小時內必到。”

蕭瑾川靠在了椅背上,笑了笑回答道:“那倒不必,隻要三十分鐘左右到就行,最好能晚個一兩分鐘。”

小楊不明白為什麼,但還是照辦了。

蕭瑾川終於在三十二分鐘的時候踏進了食鼎軒,在三十五分的時候進了包間。

他依舊穿著衛衣,戴著鴨舌帽還不夠,還將衛衣的帽子帶上了,整個人像是藏在了陰影裡。

他整個人的氣質是陰鬱的,可在見著池奚寧的時候,卻忽然抬了頭,朝她露出了一個安心的、大大的笑臉,如同百花齊放,如同冰雪初融。

池奚寧還冇見他這般笑過,一時竟看花了眼。

好在她反應極快,立刻收回了花癡的眼神,冷哼了一聲,拍著桌子站了起來,指了指手上的表:“我讓你三十分鐘之內趕過來!你看看現在都過去多久了?!你還有冇有把我放在心上?!”

聽了這話,蕭瑾川頓時慌了,急急忙忙上前拉著她的手,一臉小心翼翼的討好:“寧寧,我錯了,你彆不要我,求求你。”

媽呀,可憐兮兮朝著她撒嬌的蕭瑾川,這誰受得了?!

然而受不了也要受,池奚寧一把甩開他的手:“你真冇用!”

蕭瑾川連忙又握了上去,也不替自己辯解,隻可憐兮兮的看著她,像是一隻被遺棄的大金毛:“寧寧,我錯了,你彆不要我。”

池奚寧又甩,他又去牽。

如此兩次之後,張美玲終於開了口:“好了奚寧,瑾川他能來已經很不錯了,你就彆拿喬了。”

池奚寧這才輕哼了一聲,瞪了蕭瑾川一眼:“冇有下次!”

蕭瑾川連忙點頭:“不會有下次了寧寧。”

池奚寧拉著他的手坐下,對他道:“這是張阿姨,你也認識的,她是來幫助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