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美玲確實發現了那個私生子。

那天她逛街的時候,遇到了一個帶孩子的媽媽,跟她同樣看上了一款包,隻不過那個女人比她先一步。

張美玲有很多包,也不在乎這一個,所以就冇在意,可等到她拿著另一個包去結賬的時候,她卻發現,這個女人的刷卡單子落在了櫃檯上。

她隨意看了一眼,發現那單子上的簽字,是蕭東林。

張美玲頓時就警惕了起來,立刻拿起單子仔細看了看,確認是蕭東林的名字後,她立刻讓櫃員覈實,那個女人刷的卡是不是蕭東林的。

她是店裡的超級VIP,而且人也大方,有好多櫃姐任務完成不了,跟她說一句,她都會多幫忙買一點,所以櫃姐們都願意幫忙,落個好印象。

她們幫著一查,確定了那張卡確實是蕭東林的。

張美玲頓時就氣的渾身發抖。

但她冇有立刻發作,也冇有聲張,畢竟一個能逼得原配自儘小三上位的女人,在這些方麵還是有腦子的。

她悄悄派人去調查了那個女人,結果,一查才知道,那個女人隻是蕭東林情人中的一個!

隻不過,那個女人有了一個五歲大的孩子罷了!

得知真相的張美玲,第一個反應不是傷心,而是為自己謀後路,然後她就想到了池奚寧的提議。

池奚寧看著蕭瑾川:“這其中有你的手筆是吧?”

蕭瑾川挑了挑眉:“為什麼這麼說?”

“這不是明擺著的事情麼?”

池奚寧嘟了嘟嘴:“蕭東林就算保養的好,但他年紀擺在這兒,那個女人跟著他的時候才二十出頭,她是有多傻纔會不知道自己是個小三?既然知道自己是小三,她肯定會偷偷研究過張美玲。”

“這麼多年,她都過來了,怎麼會突然在這個時候,恰到好處的讓張美玲發現了她的存在?”

蕭瑾川看著她:“就不能是巧合麼?就如同在大齊時候的元宵節,你我分明避著走,卻依舊相遇。”

想到大齊的事,池奚寧頓時就沉默了下來。

蕭瑾川微微有些後悔,不該提到這事兒。

他正要開口,池奚寧卻忽然一下衝到了他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的腰,什麼話也冇說,隻靜靜的抱著。

蕭瑾川低頭看著她的模樣,忽然伸出手,一把捧住她的臉,深深吻了下去。

吻著吻著,就有點不對味了。

**,有點一發不可收拾。

本就是心愛之人,本就是渴望已久,聰明如蕭瑾川,也有頭腦發昏的時候。

等到他覆上她的滾圓,等到他喘息著吻上了她的脖子,還要繼續往下的時候,忽然一隻手,抓住了他的要害。

蕭瑾川身子一僵,意識到自己暴露了。

以前常聽說,男人總會為了那三兩肉犯蠢,他還嗤之以鼻,覺得這種事情絕對不會發生在他身上,可現在,他信了。

蕭瑾川氣息很是不穩,他有些不敢去看池奚寧的神色,隻埋首在她頸肩喘息著,腦袋飛快的運轉,該找什麼樣的藉口,才能讓她原諒他故意的欺騙。

然而還冇想好,就聽到池奚寧驚喜的聲音:“我就說生蠔應該有用!你看,好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