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瑾川聽了這話,轉頭看她,勾了勾唇角道:“加十分。”

池奚寧聞言頓時喜笑顏開,一天就二十分了呢,這麼速度,距離一百就很快了呀。

梁老聽不明白他們在打什麼啞謎,不過看著他們兩的模樣,也能看的出來,這是兩情相悅的。

他頓時放了心,看著蕭瑾川道:“說實話,祖父肯定希望你能夠替你母親報仇,可比起報仇,祖父更希望你好好的。”

“祖父放心,我不會把自己置身在危險中的。”蕭瑾川低聲道:“您好好養病,配合治療,等著看我報仇的那天。”

梁老握著他的手,連著說了三個好字:“祖父等著!”

冇有聊太久,蕭瑾川就重新戴上帽子,變成了一副唯唯諾諾見不得光的樣子,跟著池奚寧出了門。

張美玲立刻迎了上來,笑著道:“瑾川看上去確實好多了,我這個做阿姨的都替你高興。”

蕭瑾川低著頭,看都冇看她一眼。

張美玲也習慣了,又說了兩句顯示自己關心的話,轉而朝池奚寧問道:“剛剛你們在裡麵,跟梁叔叔說了什麼?”

“冇說什麼。”

池奚寧低聲回答道:“梁老在交代後事,他覺得蕭瑾川現在好點了,以後肯定會痊癒,所以他打算把梁家所有的家產拿出來,成立基金會,等到蕭瑾川痊癒之後,基金會歸他,在此之前,他隻能每個月從基金會裡拿生活費。”

張美玲一聽頓時皺了眉,她身旁的蕭東林按捺不住了,冷聲開口道:“你就冇哄哄那老頭?成立基金會乾什麼?直接把家產都轉給這個廢物啊!”

聽了這話,蕭瑾川冷冷的看了他一眼。

蕭東林一愣,轉而瞪眼看了過去:“看什麼看?你是個廢物還不能說了?!”

感覺到手上傳來的力道,池奚寧連忙用力回握了過去,朝蕭東林道:“要改變梁老的想法也不是不可能,但前提是瑾川他一點比一點好,可是……”

張美玲看著她的眼神,頓時就明白了,壓低聲音對蕭東林道:“你當麵說這些乾什麼?還不要要股份了?!”

蕭東林冷哼了一聲,到底是冇有再說什麼過分的話來。

張美玲扮演著溫柔後媽的角色,朝蕭瑾川道:“這麼多年瑾川頭一回出門,肯定也不大適應,你們快回去吧,過兩天再來看你祖父。”

池奚寧嗯了一聲,牽著蕭瑾川的手就走了,然而他們走了不過幾十米,就聽到身後蕭東林不滿的聲音傳來:“要不是為了股份,我連看都不願意看他一眼!就他那個樣子,說出去是我的種,我都嫌丟人!”

聽了這話,池奚寧的脾氣就有些壓不住了,她低聲問蕭瑾川:“報仇真的那麼複雜麼?不能直接把他打殘,或者直接砍了麼?!”

蕭瑾川本來臉色還有些冷,聽了她的話之後,冷色就淡了,他低聲道:“這裡不是大齊,不然你以為他現在還能蹦躂?”

池奚寧仍然有些氣不過:“你那麼聰明,不能研製什麼查不出的毒麼?想個完美的辦法,直接毒死他算了!”

“那太便宜他了。”蕭瑾川冷聲道:“我要讓他親眼看著自己一點點的失去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