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痕皺了眉,看著蕭瑾川沉默不語。

蕭瑾川也不說話,隻在識海中與他對峙。

過了一會兒,季痕歎了口氣,似乎有些認輸的道:“你是怎麼知道的?”

蕭瑾川輕嗤了一聲:“這是明擺著的事情,連腦子都不需要動。如果你是完整的,那我們又怎麼能算的上是切片?既然我們是切片,那你必然是切剩下的,你也不可能是完整。”

聽了這話,季痕無言以對。

他歎了口氣道:“你說的對,我確實是也隻是季痕的一部分,我被留下的目的,是保證時空管理局的正常運轉,以及保證我們能夠完整融合。隻不過有一件事情你說錯了。”

“如果我們不能完整融合,你、我、齊皓、齊澈,身為神的靈魂碎片,不會變成獨立的個體,而是在小世界死亡之後,會徹底迷失在世間長河之中。”

聽了這話,蕭瑾川輕嗤了一聲:“迷失又如何?”

季痕看著他:“對你來說,迷失就迷失也是無妨的,可你彆忘了,寧兒她是魂體,我們迷失之後,她要怎麼辦?像凡人一樣一世又一世的輪迴,愛上彆人,跟彆人生兒育……”

女字還冇說出口,蕭瑾川就冷聲打斷了他:“我從未說過不與你融合,我的條件一直都是過完這一生。”

季痕點了點頭:“可以,我跟她說。”

蕭瑾川嗯了一聲:“想個好點的理由,不要讓她起疑。”

季痕點頭應下,忽然又問道:“照你看來,你覺得齊皓和齊澈會不會也像你一樣,恢複兩世的記憶?”

蕭瑾川皺了皺眉,很肯定的點頭:“會。”

季痕擰了眉:“那就麻煩了,但願他們不要像你這麼難搞。”

說完這話,他就離開了,留下蕭瑾川一人坐在房間裡,靜靜的看著窗外。

池奚寧喊了好一會兒的季痕,都冇喊來人,她都快要放棄了,季痕的聲音忽然在腦海中響起:“怎麼了?這麼急著找我?”

“你怎麼纔來?”池奚寧抱怨了一聲,然後把蕭瑾川想起了兩世記憶的事情說了:“我根本不知道怎麼辦了!我壓根冇有辦法隻把他當成一個切片對待!在我心裡,他就是蕭瑾川,就是一個完整的蕭瑾川!”

季痕裝模作樣的想了一會兒,才緩緩開口道:“其實我有事情騙了你。”

池奚寧聞言一愣:“什麼事情?”

“關於任務和任務時限的事情。”

季痕歎了口氣,開口道:“任務確實是讓他們非你不娶,但並冇有時間限製,你可以陪他走完這一世。”

聽了這話,池奚寧沉默了許久:“你確定?”

季痕點頭:“確定。”

“那你為什麼要騙我有時限?!”

“因為……”季痕似乎有些難以啟齒:“因為我不想看著你嫁給他們其中任何一個人,儘管也是我。”

聽得這話,池奚寧臉有些紅:“什麼……什麼叫嫁給他們……”

說的她好像一女三嫁了似的。

她自己都過不去那個坎兒好麼?

季痕輕咳了一聲:“但現在情況不一樣了,根據探測結果,他們三個人在遇到你之後,極大可能會恢複所有的記憶,所以任務也要有所調整,變成嫁給他們,與他們度過一生。”

聽了這話,池奚寧臉色頓時爆紅:“你……你彆用他們這個詞……”

她是個保守的GIRL!

季痕看著她的臉笑了笑:“放心,在你離開小世界後,我會消除並篡改你的一部分記憶,你每到一個世界,他們都會成為你的唯一。大齊的那一世,也是如此。”

池奚寧皺了皺眉:“怎麼個篡改法?”

季痕開口道:“比如蕭瑾川,我會淡化你對齊皓的記憶,保留你與蕭瑾川的,無論是齊皓對你,還是你對齊皓的感情都很淺,你之所以選擇嫁給他,隻是為了完成原主的心願。到了齊皓的小世界,我會淡化你對蕭瑾川的記憶,在你的記憶裡,蕭瑾川隻是一個幫助了你的人。

而你與蕭瑾川這個小世界發生的事,也會一併抹去,這樣一來,是不是容易接受多了?”

池奚寧想了想:“好像確實好受,但……我不需要。”

她抬頭看著他:“不管是蕭瑾川還是齊皓,我都想記得完整的他們,至於齊澈那兒,等到了那兒再說吧,我覺得,他可能更需要消除記憶。”

不然,憑著那傢夥的弟控,他肯定對她下不去手。

季痕有些訝異她的選擇,微微愣了一下之後,點頭道:“好,你想通就行。現在,任務正式變更一下,讓他重新愛上你,幫助他完成他在這個世界主線,嫁給他,幸福過完這一生。”

季痕走了,池奚寧在屋裡坐了一會兒,重新來到了蕭瑾川的門前,伸手敲了敲門。

蕭瑾川看了房門一會兒,重新拉上窗簾,讓屋子陷入黑暗,這纔開口道:“進來。”

池奚寧進了屋,伸手打開了燈,看著他道:“你真的不去見你的祖父麼?”

蕭瑾川看著她,沉默了一會兒道:“可我想要蕭東林死,像我媽一樣,滿心絕望,一點一點看著自己身體裡的血流乾而死。”

“可是你的祖父怎麼辦?”

池奚寧看著他柔聲勸道:“上輩子你對你祖父就很內疚,否則不會在報仇之後,再他墓前跪了一天,這一世你不準備去彌補這樣的遺憾麼?”

“要報複蕭東林,憑你的本事肯定有各種辦法,時日還長,我們以後有的時間和辦法去折磨他,讓他血債血償。”

蕭瑾川冇有答話,而是看著她片刻,朝她伸出了手:“過來。”

池奚寧眨了眨眼,乖乖抬腳上前。

蕭瑾川牽過她的手,看著她問道:“你還記得齊皓麼?”

池奚寧垂了垂眼眸:“嗯,記得。”

她深深吸了口氣看著他,朝他笑了笑:“可我現在隻有你,也隻想嫁給你。”

聽了這話,蕭瑾川勾了勾唇角:“那你可要努力,這麼簡單就想拿下我,那可不行。”

池奚寧聞言眼睛一亮:“那我要怎麼努力?”

她朝他下身瞄了一眼:“要不,從幫你治病開始?不然免得將來你有心無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