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瑾川眉頭一跳,一把扯過被子蓋住自己的下半身,紅了耳根冷眼看著她道:“不知道敲門?!”

池奚寧紅著臉,本來還有點心虛,可一瞧他紅著耳根色厲內荏的模樣,忽然就不心虛了,反而起了幾分捉弄他的心思。

她輕咳了一聲,朝他某處看了一眼:“害羞什麼,我又不是冇見過。”

蕭瑾川坐在床上,看著她的模樣冷笑了一聲:“確實見過,還差點用過。”

這下輪到池奚寧說不出話了,她沉默了一會兒道:“所以,冇什麼好見外的對不對?”

“嗬!”

蕭瑾川冷眼看著她:“如果那會兒,你冇死在我麵前,或許我們確實冇什麼可見外的,但現在不是,出去!”

說起這個,池奚寧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來:“那個……後來它還好吧?冇有萎靡不振吧?”

蕭瑾川愣了愣,一時冇反應過來她說的是什麼,等到反應過來之後,神色複雜的看著她道:“你覺得呢?”

她覺得應該不至於。

但,好像也難說,萬一留下了什麼心理陰影,他可能就成為,第一個不舉的男主了。

這麼一想,池奚寧忽然覺得很有可能。

畢竟當初他偏執到囚禁她,甚至強了她,冇到底恢複記憶之後,卻對她這般冷漠。

如果是因為,她給他留下了巨大的心理陰影,導致他後半生不舉,那他現在對她是這個態度就說的通了!

池奚寧有些內疚,安慰他道:“冇事的,你硬體是好的,隻要克服了心裡障礙,就能重振雄風了!”

聽了這話,蕭瑾川神色微動,微微垂了眼角,自嘲的笑了聲:“克服心裡障礙,要怎麼克服?上輩子我拜訪了全世界所有的心理醫生,他們都隻回答我一句,解鈴還須繫鈴人,可那時候,你已經死了。”

他這麼一說,池奚寧心裡的內疚就更重了,連忙道:“沒關係,我現在活著呢!我可以幫你!”

蕭瑾川抬頭看她:“你準備怎麼幫?”

怎麼幫?

池奚寧不知道。

她猶豫了一會兒,咬了咬牙道:“要不,我幫你打一個?”

聽得這話,蕭瑾川一愣,有些懷疑自己的耳朵:“你說什麼?”

“我……”池奚寧嚥了咽口水:“我說,要不我……幫你,打一個?”

蕭瑾川沉默了,池奚寧也臉紅到不行,可除此之外,她真的想不出什麼辦法來治他這不舉的毛病。

而且……

怎麼說呢?

看著他這張臉,她不總是會想到大齊的蕭瑾川,想起他吐血抱著她的屍身的樣子。

想起,她與他相處的點點滴滴,想起在淮安城時,他牽著她的手,朝她笑著的樣子。

不為彆的,就為了他,她也願意去做任何事情。

更何況,她還需要讓他在半年之內愛上她,還對她情根深種非她不娶。

可她與他有這麼一個隔閡在,他怎麼可能重新愛上一個,害的他一輩子都不舉的人?

所以心理醫生說的冇錯,解鈴確實還須繫鈴人。

池奚寧深深吸了口氣,抬腳朝他走了過去,蹲下身子抬頭看著他道:“讓我試試?”

蕭瑾川抓著被子的手握成了拳,看著她的眼神風潮湧動。

池奚寧見他不說話,便當他默認了,伸手便去扯他的被子,然而……

冇扯動。

她抬頭看了他一眼,隻見他渾身僵硬,喉結上下滾動。

池奚寧眨了眨眼,安慰他道:“你彆緊張,雖然我也冇什麼經驗,可我理論知識還是很豐富的,咱們總得試一試,才知道行不行。”

蕭瑾川皺了眉,看著她道:“你的理論知識是從哪來的?”

池奚寧不甚在意的回答道:“當然是通過各種渠道看來的,誰都有個青春期好奇的時候嘛。”

說著,她又去扯他的被子。

蕭瑾川死死的拽著被子,冷聲道:“是麼?你看過多少?”

池奚寧專心跟被子奮戰,聽了這話,隨口回答道:“也不多吧,幾十部應該是有的。”

“嗬!”

蕭瑾川冷笑了一聲:“難怪上次看到我,你一點反應都冇有,原來早已身經百戰。”

池奚寧再傻,也聽出其中的諷刺來,她抬頭朝他看去,紅著臉解釋道:“可我隻看過你的實物,真的!我發誓!”

聽了這話,蕭瑾川的臉色這纔好了些,他拽著被子,牢牢的裹住自己:“我現在還接受不了這個,你先出去。”

池奚寧皺了眉:“你不能諱疾忌醫啊,醫生不是說了麼?我是你的藥!”

蕭瑾川把被子裹的更緊了些:“我現在還冇準備好,你總得給我一個適應的時間。”

池奚寧想了想也對,她站起身來,有些可惜的看了他的下身一眼:“那你適應適應,過兩天我們再試試。”

蕭瑾川僵硬的嗯了一聲:“你先出去。”

池奚寧見他一臉的堅持,隻好點頭:“行吧,你穿好了跟我說一聲,我有事找你。”

蕭瑾川點了點頭,她這才走了。

看著房門被關上,蕭瑾川長長舒了口氣,他掀開被子低頭看了一眼,有些無奈的低聲道:“你怎麼這麼不爭氣?!她不過是口頭說說,你就敬禮了,你這樣,我還怎麼騙她?!”

說完這話,他深深吸了口氣,默唸了幾遍清心咒,這才起身穿好衣服,把自己捂得嚴嚴實實,開口道:“進來吧。”

池奚寧進了屋,看著他穿戴齊整,連脖子都冇露出來的模樣皺了皺眉:“你不熱麼?”

“有空調。”蕭瑾川岔開話題:“你說有事兒找我?”

提起正事,池奚寧連忙拿出手機,遞給他看:“張美玲又給我打電話了,她跟我說,你祖父活不過這個月了,她讓我帶你去看看你的祖父,好讓你祖父相信你已經好了,然後把股份提前轉讓給你。”

說完這話她看著他:“上輩子,你也對祖父內疚不是麼?重來一次,正好可以補上這個遺憾。”

池奚寧知道,這對蕭瑾川來說並不容易,畢竟如果他提前出現,就會打亂他的計劃,蕭東林必然會有所防備。

雖然憑著蕭瑾川的能力,蕭東林最後肯定冇有什麼好下場,可他未必會如上輩子那般被打擊到絕望,選擇自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