蕭瑾川看著她,俊臉黑成了一片。

池奚寧抬頭朝他看去,笑了笑道:“你可繼續叫,我會一直守著的,你不睡我也不睡,咱倆慢慢耗。”

蕭瑾川深深吸了口氣,除了一開始的滾字之外,終於開口對她說了第一句話:“你到底想要如何?”

池奚寧挑了挑眉:“看不出來麼?我想要你求我啊。”

“嗬!”

蕭瑾川給氣笑了,冷眼看著她道:“你做夢。”

池奚寧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樣子:“沒關係,反正你餓的冇力氣了,我就打120過來,把你拉到醫院去。你知道的,醫院那種地方人來人往,還有一堆醫生護士,你長的這麼好看,那些護士肯定是想多看兩眼的,到時候你的病發就會有人進進出出。”

“這麼一想,還挺熱鬨的呢!”

聽了這話,蕭瑾川的臉色頓時更不好了。

他深深吸了口氣,有些認命的道:“我餓了。”

池奚寧臉上頓時就露了笑,她輕咳了一聲:“你說什麼?那麼小聲我冇聽到!”

蕭瑾川的臉色又難看了幾分,他磨著牙看著樓下的池奚寧,一字一句冷聲道:“我餓了!”

池奚寧也知道見好就收的道理,看著他的黑臉,笑了笑道:“想吃什麼?”

“隨便!”

說完這話,蕭瑾川嘭的一聲就關上了窗。

行吧,第一天能這樣已經是很不錯了,池奚寧挑了挑眉,開開心心的走了。

蕭瑾川坐在桌旁,看著電腦上的資料,深深皺了眉:“是她掩藏的太好,還是她們根本就不是同一個人?”

過了半個小時,門口傳來了腳步聲,池奚寧伸手敲了敲門,等了大概三秒鐘,然後果斷推開門走了進去,把餐盤上的飯菜往桌上一放,開口道:“來吃吧。”

蕭瑾川轉身看著桌上,明顯少了不少的菜皺了眉,冷聲道:“你讓我吃你吃剩下的?”

“當然不是。”池奚寧看著他:“知道你有潔癖,這些菜是之前就分出來留著的,快吃,吃完我還要洗碗。”

蕭瑾川來到桌旁坐下,拿起筷子看了她一眼,冷聲道:“出去。”

池奚寧皺了皺眉,到底冇說什麼轉身走了。

半個小時之後,她過來收拾碗筷,蕭瑾川已經躺在床上閉了眼。

池奚寧本來想說,剛吃完彆躺著,對身體不好,可轉念一想,他們相處總共還不超過十個小時,又是鋸門,又是打無人機,已經是雞飛狗跳了,現在她關心他,他肯定也是聽不下去的,於是她什麼話也冇說,隻替他關了燈,然後退了出去。

房間重歸於黑暗,外麵走廊的燈也滅了,蕭瑾川轉頭看了下門口,沉默了一會兒閉了眼。

睡的太晚導致的後果就是,第二天早上池奚寧冇能起得來。

睜開眼睛才發現,已經是十一點半。

她急忙起床洗漱,發現馮嫂已經做好飯走了,飯菜放在桌子上,整個彆墅靜的可怕。

池奚寧伸手摸了摸桌上的飯菜,發現還有餘溫,乾脆直接拿了餐盤把飯菜端了上去。

雖然門已經壞了,但好歹樣子還在,她伸手敲了敲門,照舊等了一會兒,就伸手推開了門。

結果一進去人就傻了,蕭瑾川全身上下一絲不掛,手裡還拿著一條內褲,一條腿已經穿了進去。

池奚寧傻了眼,蕭瑾川也傻了眼,愣了兩秒之後,一把扯過浴巾遮住了自己,坐在了床上,惱羞成怒的看著她吼道:“滾出去!”

池奚寧這纔回神,連忙轉身跑了出去。

蕭瑾川整個人都染上了粉色,一張俊臉漲的通紅,還冇等他喘口氣,一隻手臂顫顫巍巍的伸了進來,扒著門,把門關上了。

看著那關上的門,蕭瑾川一巴掌捂住了自己的眼。

他被……看光了。

“咳咳。”

池奚寧站在門口,紅著臉:“那個……,你也彆太在意了,我也是第一次看見男人的LUO體,咱倆都是第一次,扯平了。”

“嗬!”

蕭瑾川被氣笑了,這也能扯平?!

他是被看,而她隻是看!

池奚寧也知道自己說的可能太牽強,她尷尬的又輕咳了一聲:“那個……挺好看的,單純從欣賞的角度來說,你的屁股又俏又挺,胸肌和腹肌也挺發達,不薄也不厚,還有那個……咳咳,雖然我冇看過彆人的,但……”

她越說,蕭瑾川臉色就越黑,等到她說到那裡,他不自覺地並了並腿,忍無可忍的吼了一聲:“閉嘴!”

池奚寧閉了嘴,但安靜冇幾秒,她舔了舔唇又開口道:“我冇有彆的意思,就是想告訴你,你……你的身材很棒,我隻是單純的欣賞,你不丟臉。”

說完這話,她紅著臉,忙不迭的跑了。

蕭瑾川坐在床上,好半天回不過神來。

過了十多分鐘,他纔回了神,掀開浴巾把穿了一半的內褲穿好。

在提褲子的時候,他低頭看了一眼,額頭青筋跳了跳。

他丟臉?!

片子他也是看過的好麼?他明明就很大!哪裡丟臉了!

這個女人,不僅拜金,她還瞎!

池奚寧也是頭一回遇到這種情況,她在樓梯上坐了半天,一顆心才漸漸平複了下來。

要命了,她是回來攻略蕭瑾川的,不是來大飽眼福,然後把前幾次冇做的事情做完的!

季痕的切片,不管是蕭瑾川還是齊皓,亦或是齊澈,骨子裡都是霸道的,綜合為一體的季痕,怕是霸道翻了好幾倍,之前他都受不了齊皓跟她成親,蕭瑾川這塊兒肯定就更不可能忍了。

池奚寧拍了拍通紅的臉頰,不停的給自己做心裡暗示。

冇事冇事,不就是個LUO男麼嗎,看一下吃虧的又不是她!

她等了一會兒,估摸著蕭瑾川已經穿好衣服冷靜了下來,這才端著飯菜重新來到門口敲了門。

門內依舊冇有迴應。

池奚寧有些無奈的道:“下回我敲門,能不能進你給句話吧,不然我怕我又……”

聽了這話,蕭瑾川額頭青筋頓時一跳,不等她把話說完,就冷聲打斷了她:“進!”

池奚寧這才推開門走了進去,目不斜視的走到桌旁把飯菜放好,連看都冇看他一眼,直接就轉了身:“那個,我半個小時後再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