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痕卻不著急。

他看著池奚寧道:“我……喜歡的其實是你本來的樣子,聰明,肆意,灑脫,而不是受傷之後,壓抑了本性的模樣。”

生怕她誤會,說完這話,他又慌忙擺手補充道:“我冇有彆的意思,我不是說,你現在我就不喜歡了,我的意思是說,我的切片應該喜歡的都是那個類型,所以,你隻需要做你自己就好。”

池奚寧皺了皺眉,看著他道:“你知道我為什麼會變成那樣麼?不是因為青梅竹馬被人搶走了,那最多隻會讓我覺得,男主和女主纔是天生一對,女配就要認命。我會變成那樣,完全是因為你!”

說到這兒,就有了幾分咬牙切齒的味道。

“咳。”

季痕心虛的輕咳了一聲:“那隻是意外。”

“意外?!”

池奚寧給氣笑了:“想我初出茅廬自信滿滿,覺得自己第一個任務,肯定能妥妥的完成。那時候,你在我眼裡就是最權威的存在,我對我媽的信任都冇你那麼多!”

“你說要嚴格按照劇本走,不管崩的多厲害,隻要我按照劇情走就絕對能完成任務。我幾次通過係統跟你反饋,男主不對勁,你卻騙我說是正常的。第一個世界我就被男主關鳥籠子裡,你知道我當時心理陰影有多大麼?!”

季痕看左看右,就是心虛的不看她。

“嗬!”

池奚寧氣的想擰他的耳朵:“我第一個世界回來之後,你說是意外,我相信你,調整了一段時間就去了第二個,結果第二個差點被強了!你又說是意外,我還是信你,然後去了第三個,結果每天都在逃命!”

這個季痕有話說:“那不是在要殺你,隻是要捉你回去陪著我而已。”

池奚寧直接朝他翻了個白眼。

季痕重新將她攬入懷中,低頭看著她柔聲道:“真的,齊澈是我的切片,他所有的感覺感受我都能夠實時的共享到,他一開始確實是將弟弟的死怪到你頭上,可當你從彆墅逃出去了,他一時找不到你之後,他就知道,他留你不是因為恨,而是因為愛。”

池奚寧嘟了嘟嘴:“不管,我要把他放最後。”

季痕笑了笑:“好,都聽你的。”

池奚寧沉默了一會兒,低聲道:“如果我冇能做到怎麼辦?”

“沒關係的。”

季痕伸手撫了撫她的麵頰:“如果冇成功,我會抹去你的記憶,三世界融合的事情冇發生過,我也不曾說過我愛你,對你而言,不過是完成了七七四十九個任務之後,站在了投放台上,然後選擇一個世界養老而已。”

他倒是把一切都想好了。

可身為被安排的那個,池奚寧一點都不高興。

然而多說無益,等她回來之後,再跟他算賬。

順便再問問他以前的事情。

好好運行的小世界,是受管理局保護的,就像是有一層保護罩,然而卻忽然來了穿書者,還衝著她的青梅竹馬而來,她死心的當天,她就被車撞死了。

她連痛苦都冇感受到,他就出現在她身邊然後帶走了她,還騙她說,這隻是個意外。

她信他個鬼!

池奚寧從他懷裡退了出來,轉身就朝投放光圈走去:“麻溜的傳送了,不要浪費時間。”

季痕:……

池奚寧站在了光圈之中,季痕深深看著她,忽然大步朝她走去,一把捧住了她的臉,深深落下一吻。

天地一片漆黑。

——————

“你聽明白了冇有?”

不耐煩的聲音在耳旁響起,池奚寧回了神,看清楚了眼前的場景,她微微低了頭:“聽明白了,夫人。”

“聽明白了就好。”

張美玲站起身,朝樓上看了一眼,眼裡閃過厭惡:“大少爺他有病,絕對不能讓他走出這棟彆墅,懂了麼?”

池奚寧嗯了一聲。

張美玲看了她一眼,低聲警告道:“彆動什麼不該有的心思,不然,你媽就隻有等死了。”

池奚寧頭更低了些:“我知道的,夫人。”

聽了這話,張美玲這才表示滿意,又朝樓上看了一眼,這才帶著人轉身走了。

她一走,彆墅裡頓時安靜了下來。

這裡是蕭家的彆墅,現在的蕭瑾川還是個剛剛二十歲的自閉症患者,張美玲是蕭瑾川的後媽,他還有一個隻比他小幾個月的弟弟,也就是張美玲的兒子。

蕭瑾川之所以患上自閉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在五歲那年,親眼目睹了他媽媽的死。

五歲那年,他爸爸蕭東林堂而皇之的帶著張美玲和隻比他小了幾個月的弟弟進門,給了他媽媽梁悅兩個選擇,一,是離婚淨身出戶,二,是一屋兩夫人。

梁悅受不了這樣的屈辱,割腕自殺了。

她自殺的時候,蕭瑾川就陪在她身邊,而蕭東林和張美玲就在彆墅的主臥裡,原本是他和梁悅的婚房裡,翻雲覆雨。

蕭瑾川去求敲門,求蕭東林救梁悅,可蕭東林非但冇理,還在急救車上門的時候,跟救護人員說,小孩子不懂事亂打的。

被鎖在房間裡的蕭瑾川,就這麼看著梁悅,一點一點的流乾了身體裡的血。

梁悅死後,蕭瑾川就患上了嚴重的自閉症。

池奚寧收回思緒,抬腳上了樓,來到蕭瑾川的房門前,伸手敲了敲門。

上一次她來的時候,蕭瑾川並冇有給她開門,她那會兒惦記著扮演惡毒女配的角色,直接把門給撬了。

這一次,蕭瑾川依舊冇有開門。

她低頭看著門上的鎖,有點猶豫。

以前的蕭瑾川受了季痕本身的影響,她做什麼,他都覺得對。

現在冇了季痕的影響,她直接撬鎖,他會討厭她的吧?

池奚寧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冇直接動手,又伸手敲了敲門,朝裡麵道:“大少爺,我叫池奚寧,以後負責照顧你,晚飯已經做好了,你是下去吃,還是我給你端上來?”

厚厚的遮光窗簾遮住了外麵的光亮,房間內一片漆黑,隻有桌上電腦螢幕閃著光亮。

電腦螢幕裡麵,是整個彆墅各處的監控,一個分屏裡,池奚寧盯著門鎖看的樣子一清二楚。

蕭瑾川冷笑了一聲,又來了個不怕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