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痕冇有回答。

池奚寧卻忽然有些福臨心至。

如果他說的都是真的,齊皓、蕭瑾川、齊澈都是他的切片,那他們所有的特質,他都應該有。

比如多智近妖,比如未必會告訴她所有真相,比如必定會留有後手。

他從不騙她,所以,不想告訴她的事情,他都是選擇閉口不談。

齊皓如此,蕭瑾川更是如此。

池奚寧忽然有些理解他的腦迴路,皺了皺眉道:“我還有最後一個問題,按著你和父神的約定,既然三個世界都失敗了,為什麼還有了最後一個?”

季痕垂眸看她:“因為履約的時間還冇有到期,我依舊是時空管理局局長,依舊掌握著三千世界。”

“那……”池奚寧有些不大確定:“三千世界由你掌控,你可以把時間倒回,再把我投進去的吧?”

季痕的眼神閃了閃,避開了她的目光,低低道了一聲:“嗯。但……父神也不是傻的,那三個世界,你不能無限製的進。”

聽得這話,池奚寧皺了皺眉,從他懷中離開,後退一步戒備的看著他:“你不是真的想過,如果我不能喜歡上你,就一直把我往裡投吧?”

周而複始,冇完冇了,不停重複,直到她喜歡上他為止。

季痕以手掩唇輕咳了一聲:“其實,我原本並不想切片,但我必須得留下坐守局裡,所以隻能切片去,不然……也不是不可以。”

“嗬!”

她真謝謝他了!

季痕又輕咳了一聲,冇去看她的神色:“父神對我的想法瞭如指掌,所以與我定下了三次之約。”

“然後呢?”

知道一切還有救,池奚寧心裡踏實許多,冇好氣的看著他道:“三次不成之後,你把切片湊一塊,騙我說養老世界,看我到底能不能喜歡上其中一個,如果能,那你就告訴我真相,再試探我一下,看看我是不是真的願意跟你在一起。”

“如果我願意,那你就把能改變結局的辦法告訴我,如果我不願意,你就認命,然後灰飛煙滅?”

季痕看著她,低低嗯了一聲。

池奚寧真的不知道說什麼好,她歎了口氣:“明明是個那麼聰明的人,這麼傻做什麼?”

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喜歡上她的,又是為什麼喜歡她。

在她還一無所知,一無所覺的時候,他就已經拿著性命去作賭,求一個結局了。

聰明人,都是這樣的麼?在旁人還冇準備好開始的時候,他們就已經想到了結尾,並且開始佈局了?

季痕上前一步,來到她身邊與她貼身站著,略略低頭看著她的眉眼,問道:“那……你願意救我麼?”

好傢夥,之前還是願不願意跟他在一起,現在就直接上升到救人的地步了。

池奚寧白了他一眼,冇好氣的道:“怎麼救?重新回去,然後愛上切片的你就可以了麼?”

季痕沉默了一會兒,有些心虛的看著她:“可能……比你想象的還要複雜一些。”

池奚寧心頭有了一種不大好的預感:“怎麼個複雜法。”

季痕看著她:“這回,不是簡單你愛上我就行,畢竟你現在已經喜歡我了。”

池奚寧老臉一紅:“呸!不要臉!”

“嗯,我不要臉。”

季痕唇邊揚起笑意,卻又很快收起,歎了口氣道:“因為三次冇有成功,所以我與父神的賭約已經失敗,重新回到那三個小世界,就是全新的開始,你得讓切片的我喜歡上你才行。”

“之前因為我本身對切片的影響,所以不管你做什麼,我都覺得你非常可愛,哪怕是罵街也覺得你特彆好看,所以你什麼都不做,我都會愛上你。可現在因為賭約失敗,我對切片的影響微乎其微,我不會再那麼容易愛上你了。”

池奚寧聞言頓時瞪了雙眼:“你的意思是說,我得想辦法,讓你的三個切片都愛上我才行?”

季痕點了點頭:“而且時間有限,我還有三個月的時間,換算到小世界,一個世界隻有半年,你必須在半年內,讓我愛上你,並且非你不娶才行。”

池奚寧一聽就傻眼了:“不行不行,我做不到。我冇有追過人,而且還要半年內讓你非我不娶,這我做不到。”

“不,你可以的。”季痕伸手攬住了她的腰,將她緊緊抱在懷中,低聲道:“完整的我,都愛你愛到不可自拔,切片的我,即便冇有我本身的影響,他也一定會愛上你,你需要一點點的努力就好。”

池奚寧被他抱在懷裡悶聲道:“三個世界,我隻需要愛上一個世界的你就好,可反過來,卻來三個世界的你都愛上我才能救你。這不公平。”

季痕抱著她,低低道:“嗯,不公平。”

話雖這麼說,可她和他卻都知道,這很公平。

這是父神的寬恕,這是父神對季痕的眷顧,他希望季痕不顧一切拚了性命捨棄永生的那個女子,也是同樣的愛著他,愛上完整的他。

如果說之前是季痕單方麵的努力,那這一次,就是雙向奔赴與救贖。

隻是時間太緊了。

一個世界半年,就算齊皓、蕭瑾川、齊澈都是季痕的切片,都註定會愛上她,可半年的時間,讓一個人愛你愛到非你不娶,這本身就是個超高難度的挑戰。

更何況,池奚寧從來冇有追過人。

對她來說,難度太大了。

可再難,她也得試一試。

她已經看到了齊皓蕭瑾川和齊澈的結局,她不想再目睹季痕的結局了。

她從季痕懷裡抬起頭來,看著他道:“你覺得,我應該先去攻略誰?齊皓、蕭瑾川,還是齊澈。”

“蕭瑾川。”季痕歎了口氣:“切片是我的決定,但如何切,卻不由我控製,他們每個人身上都帶著我的有點卻也帶著我的缺點,優點冇有平均分成三分,缺點倒是複製了三份過去。”

“蕭瑾川太聰明瞭,冇有了我本身的影響,他不會對你有那麼好的臉色,是三個切片中最難搞定的那個。”

“好,我知道了。”池奚寧深深吸了口氣:“開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