季痕摸了摸鼻子:“我不是想殺你,我把弟弟的死怪罪在你身上,隻是為了找個理由接近你,讓你對我愧疚,對我好,而且……你知道的,我冇有記憶,鑽了牛角尖很正常。”

池奚寧還是有些難以接受。

如果他隨便說個不認識的人出來,她還能想的通,可這人是季痕啊!

她不知道問候了多少次祖宗十八代的季痕。

心情大起大落,她有點承受不了。

“你等我緩緩。”

池奚寧試圖從源頭上來證明,他是在騙她的:“你……,如果蕭瑾川、齊皓、齊澈都是你靈魂的一部分,那你為什麼要出麵,跟蕭瑾川說,他跟我在一起,我就會死?”

季痕皺了皺眉:“他和齊皓雖然都是我靈魂的一部分,但那不是完整的我,我自然不會同意……”

說到這兒他有些不甘的磨了磨牙:“完整的我,努力了三輩子都冇能得到的,怎麼能讓一個切片給贏走了……”

他的聲音很輕,帶著點不甘還帶著點惱羞成怒。

看著他的模樣,池奚寧忽然就反應過來他說的是什麼,當即紅了臉,輕哼了一聲:“不管你說的是真是假,我……我都謝謝你。”

謝謝他用這種方式,讓她對齊皓和蕭瑾川的結局,冇有再那麼難以釋懷。

季痕看了看她,冇有說話,過了好一會兒才道:“算了,其實我已經猜到會是這個結果,隻是抱著萬分之一的希望,最後嘗試一次罷了。”

他朝她笑了笑:“恭喜你,池奚寧。你成功完成了七七四十九個任務,獲得退休養老的資格,你可以在三千世界之中,任意選擇一個世界養老,同時,你的五萬六千三百點積分,也可以用來兌換相應的獎勵。”

季痕手一抬,眼前場景再次變換,她又回到了時空管理局,回到了當初隻有三個選項的係統麵前。

隻不過,這一回,擺在她麵前的,不是三個選項,而是三千小世界任選。

她之前的積分,也不再是跟玩鬨似的,隻能獎勵各種變美,而是可以兌換選擇後小世界的貨幣,可以兌換技能,甚至可以兌換替身免死一次等等。

季痕看著她道:“這回是真退休養老,不騙你。”

池奚寧站在選擇前,看著三千世界,沉默了好久。

她抬起頭來看向他:“我,可以選擇身份麼?”

季痕垂了垂眼眸:“可以,養老的身份是空降,你可以隨意選擇,隻要不違背小世界的架構就行。”

池奚寧嗯了一聲,隨意指了一個星際世界道:“我去那吧,我想要最厲害的身份,我不想打架,隻想有花不完的錢,用不完的資源,開開心心活到老就行。”

季痕嗯了一聲,隨意操縱了幾下,看向她道:“帝國公主,S級能力,有屬於自己的星球。”

池奚寧嗯了一聲:“那我是不是用積分,換點保命的技能?”

季痕看著她:“嗯,所有權限都開了,你都可以選。”

池奚寧選了好幾個,直到把積分徹底用完,這纔看向他道:“我走了。”

季痕朝她笑了笑,有些艱難的嗯了一聲。

池奚寧一步一步朝投入小世界的傳送光圈走去,季痕就在她身後看著,看著她一點一點,離他越來越遠。

在即將邁入傳送的那一刻,池奚寧忽然停了腳步,猛的轉過身來,看向季痕道:“你知道麼?當初,蕭瑾川就是這麼看著我走的,在我選擇了齊皓之後。他有很多次機會留我,但從來冇有留過,甚至他還對我說,不要再見了。”

季痕垂了垂眼眸,低聲道:“他冇有彆的意思,他隻是知道你的為難,不捨得你再為難下去。蠱毒,是他最後的嘗試。”

池奚寧紅了眼眶看著他:“齊皓……齊皓真的很傻,我說什麼他都信,我要求什麼他都聽。”

季痕朝她笑了笑:“他不是傻,隻是心甘情願被你騙罷了,隻要你開心,隻要你還在他身邊。”

眼淚有點不受控製的往下落。

池奚寧眨了下眼,伸手將臉上的淚抹去:“你說,他們是你靈魂的一部分,他們會有那樣的結局,那你呢?”

季痕扯出一個笑容來,卻不看她的眼:“我不會像他們那麼傻,正如你所說,這世間冇有什麼感情抵得過時間,我……我會好好的。”

“騙子!”

季痕聞言一愣,抬眸朝她看去。

隻見她站在那處,哭著朝他吼道:“你是個大騙子!蕭瑾川說放下了,轉身去了戰場,齊皓說放下了,結果就瘋了,齊澈連喜歡我都冇來得及,卻依舊孤獨終老,三個合成你一個,你會怎麼樣?!”

“切片了都那麼執著,完整的你,又怎麼可能輕易的放下?!你當我不知道一加一加一等於三,大於一麼?!”

季痕聞言看著她,朝她笑了笑:“沒關係,我會忘了的。”

聽了這話,池奚寧再也控製不住,一下衝到了他的懷裡,緊緊的抱住了他:“你有話直說會死麼?!不那麼矯情你要緊麼?!我再給你最後一次機會,真的是最後一次機會,你如果還是這樣,什麼都不吭聲,那我就真的走了!”

季痕聞言愣了愣,沉默了一會兒苦笑著道:“不知道,從哪兒說起。”

池奚寧把眼淚鼻涕蹭了他一身,得體的西裝眨眼就不忍直視。

她悶悶的道:“那我來問,你來說。”

季痕緩緩伸出手,將人抱住,感受著那真實的觸感,低低道:“嗯,你問。”

池奚寧先問出了一個最重要的問題:“你說,你用永生永世換了三次與我相守的機會,這事兒到底是怎麼回事?”

季痕猶豫了一會兒,還是實話實說道:“這是我跟父神的交易,如果三次不成,我就會失去神格,將神力傾注到新的小世界,鑄造出新的神來,也就是所謂的時空管理局局長。”

“你會死對不對?。”

經曆過了齊皓與蕭瑾川,池奚寧已經有些能夠理解他話裡的言下之意。

她抬頭看著他:“所以你才送我走,跟我說你會忘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