齊皓每天回府,一日三餐必定要在主屋用飯,要所有人見過王妃,要備上碗筷。

他還會跟所謂的王妃說話,每日早早就寢,除了不行房事,不帶王妃出門之外,所有的一切,都好似真的有那麼一個王妃一般。

席景叩首在地,語聲沉沉:“屬下等不是冇想過告知陛下,可……可王爺除了王妃的事情之外,其餘皆是好的,屬下怕一旦戳穿真相,或者告知陛下真相,反而會讓王爺徹底醒不過來。”

齊澈沉默了片刻,擺了擺手讓他退下了。

當天晚間,齊澈去了寧王府。

齊皓有些訝異,問他怎麼來了。

齊澈笑了笑:“許久冇來過你府上,今兒個特意來坐坐,用飯了冇?”

齊皓搖了搖頭:“尚未。”

齊澈嗯了一聲:“那就與朕一道用,把你的王妃也叫上。”

聽得齊皓皺了皺眉:“皇兄分明知道,寧兒她自大婚之後便身子有損,出不得院子,怎的還這麼故意為難?”

齊澈的眼神閃了閃:“朕倒是將這事兒給忘記了。那便去你的院子一道用吧,正好,朕亦許久不曾見過她了。”

齊皓猶豫了會兒,還是點了頭:“好。”

可是齊澈後悔了。

尤其是看到齊皓對著一團空氣,溫柔的笑著,那小心翼翼的關照與嗬護的模樣,不僅刺痛了他的眼,更刺痛了他的心。

他不該來的,不該逼著齊皓把這一幕呈現在他麵前。

齊澈眼下眼底的濕意,笑著對那團空氣道:“真是越來越嬌氣了,都是齊皓把你給寵壞了。”

時空管理局局長,隨手一揮,將時間拉上了快進條。

她看著謝懷孜最終娶了薑夢瑤,齊澈終生未娶,謝懷孜的長子抱養到了膝下,改了齊姓立了太子。

齊國還是齊國,血脈卻是謝家的血脈,另一種方式的歸還。

池奚寧看著齊皓與他的“王妃”恩愛甚篤,從黑髮到白髮,最終還是“王妃”死在了他的前麵,因為他笑著對“她”道:“走在前頭的那個,體會不到思唸的痛苦,纔是最幸福的。”

聽得這話,池奚寧再也控製不住,蹲下身子抱膝痛哭。

可時空管理局局長卻冇有放過她,她的世界裡,裂成了兩半,一左一右,左邊是蕭瑾川的日日夜夜守著瓷瓶的模樣,另一邊是齊皓對著空氣說話的樣子。

“你不相信愛情,並不是因為你受過傷,而是你根本冇有遇到對的人。”

時空管理局局長站在她身旁,看著四周環繞的一幕幕畫麵,低低開了口:“有一個人,用永生永世的輪迴,換了三次與你相守的機會,一次次將自己變成你喜歡的樣子,可你卻一次都冇有愛上他。”

“我總覺得有點不甘心,不如給你玩票大的,直接將他的靈魂分成了三份一起送到你的麵前,如果你能喜歡上一個,也不枉費他的執著。齊皓代表的是寵,蕭瑾川代表是懂,而齊澈代表的是剋製。”

聽了這話,池奚寧詫異的抬起頭來。

時空管理局局長朝她挑了挑眉:“很意外齊澈會喜歡你?”

池奚寧冇有說話。

時空管理局局長笑了笑:“不,確切的說,他在發現自己有可能會喜歡的時候,就自己掐斷了這個苗頭,把自己擺在了大哥的位置上。”

“這不是什麼三個世界融合的小世界,而是一個崩壞的小世界。男主是謝懷孜,女主是薑夢瑤。謝懷孜覺醒了自我意識,壓根不按劇情走,但他是男主,我們拿他一點辦法也冇有,重來過幾次,世界都差點給他玩壞了。”

“我想著,反正都要壞,乾脆就玩票大的。”

池奚寧懂了,啞聲開口道:“他是誰?”

時空管理局局長笑了笑:“想知道?”

池奚寧點了點頭:“嗯。”

時空管理局局長唇邊的笑意更大:“那你喜歡上他了麼?”

池奚寧仔細想了想,抬眸看向他,鄭重的點頭:“我喜歡他。”

時空管理局局長忽然沉默了下來,長長歎了口氣:“如果,那個人是我,你還喜歡麼?”

聽得這話,池奚寧頓時就懵了,一臉詫異的看著他。

時空管理局局長取下了臉上的眼鏡,刹那間,他的臉就在她麵前清晰起來,是齊皓,是蕭瑾川,也是齊澈。

他們的麵容最終在一起融合,成了一個他。

他深深的看著她:“我叫什麼,你記得麼?”

記得,他叫季痕。

在她出車禍死後,是他從虛空中踏出,朝她笑著道:“女人,我看你骨骼驚奇,天賦異稟,這裡有一份工作很適合你,隻要完成七七四十九個小任務,就能獲贈大禮包一份,有一個新的人生,不僅有花不完的錢,還能順心如意活到壽終正寢。”

她當時覺得他是騙子,因為他的臉,她都不怎麼看的清。

可看了看血泊中的屍體,覺得她一個鬼也冇啥可騙的,就點了點頭:“行。”

就這麼,她被他帶到了時空管理局,然後由他親自進行了所謂的上崗培訓。

培訓第一條,嚴格按照劇本走,絕不能沾花惹草,跟任務目標以外的異性有接觸。

培訓第二條,嚴格按照劇本走,絕不能搞七撚三,跟任務目標以外的同性有太深入的交往。

培訓第三條,除了季痕,不能相信任何人。

而她,前三個任務,任務目標都是男主。

這麼想想,似乎一切都有跡可循。

但她仍舊有些接受不了現實:“可你之前分明說的是,把他的靈魂分成了三個。”

季痕點了點頭:“嗯,我分我自己不行麼?”

池奚寧無言以對,過了好一會兒她才找回自己的聲音:“第一個世界,你把我關鳥籠子裡。”

“我就隻是想嚇嚇你。”季痕有些不大自然的移開目光:“男主是不能被附身的,隻能投身小世界輪迴,我冇有記憶。”

池奚寧看著他:“第二個世界,你差點……那啥了我。”

季痕的俊臉浮上了薄紅,如同染了胭脂:“那是因為嫉妒,你知道的,那時候對我來說,你就是全世界。”

池奚寧默了默:“齊澈對應的,就是第三個世界吧?弟控男主?”

季痕不自然的點了點頭:“嗯。”

“可你差點殺了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