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池奚寧在小世界做任務,都是穿的路人甲什麼的,可各種身份都是有的,在劇情裡是路人甲,但各種專業卻是實打實的。

她當即製止道:“這些都是易燃之物,為何要添置到裡麵?”

火藥師也愣了:“不添這些,如何確保它輕碰即燃?”

聽得這話,她頓時就知道,問題出在哪了,她立刻跟火藥師聊了許久,她要造的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東西。

火藥師聽了之後,頓時就皺了眉,他看向池奚寧道:“恕老夫直言,姑娘要造的這個東西,有些天方夜譚了。且不說那麼個東西,需要多少火藥才能推動出去,就是火藥點著了,在炮膛裡它不會炸麼?”

就連齊皓、齊澈和謝懷孜都覺得有些扯的事情,池奚寧也不指望,火藥師能夠一點就通。

她將指著自己畫的圖紙對他道:“所以我們需要用到鐵,而且炮膛會做的很厚,這樣一來,裡麵有爆炸的衝擊力,外麵的人卻不會受到太大的影響,但火藥裡新增清油麻古這些易燃物是不行了,隻需要新增主要材料就行。”

火藥師皺著眉頭許久,沉默了一會兒道:“我試試吧,畢竟火藥一直都是這麼做的,也不知道成不成。”

池奚寧點了點頭:“嗯,您隨便試,注意安全就是,材料方麵不用擔心,會源源不斷提供給您的。”

火藥師聞言頓時笑了,任何一個手藝人,都受不了可以隨便用的誘惑,他當即拍著胸脯道:“隻要姑娘確定,這東西確實能造出來,那老夫就肯定能把它變成現實!”

火藥師這邊搞定了,鐵匠那邊就要容易的多,鐵匠看了看圖紙之後,心裡就有了數,他對池奚寧道:“東西太過龐大,需要不少時日。”

池奚寧點了點頭:“您儘快就行。”

莊子裡開始如火如荼的忙了起來,窯造好之後,整個莊子裡,都能聽到砰砰砰的打鐵聲,還有時不時的爆炸聲。

所謂百鍊成鋼,池奚寧對鐵匠的要求就是千錘百鍊,鐵匠知道自己造的這個東西,是要用來裝火藥的,還要把個鐵球一樣的東西給送出去,自然不敢懈怠。

池奚寧每天一睜眼,不是去看鐵匠就是去看火藥師。

火藥師發現,不參加其他東西之後,火藥確實穩定了許多,對她的話,也信任了許多,還經常同她一起討論比例的問題。

齊皓來看過她幾次,他對火炮有了新的認知之後,對這事兒也重視了許多,在詢問火藥師,火藥師信心滿滿的告訴他有八成把握能造出來之後,他對這事兒就更重視了。

就連齊澈也親自來了一趟,那時候鐵匠那邊,火炮的炮管已經造出來了一部分,有了實體總比單靠想象來的更令人信服。

齊澈摸著半成品的炮管,一臉凝重的對池奚寧道:“你是不是應該造個大點窯,再造個磨具,好讓鐵水出來的時候一次成型?”

池奚寧還冇答話,一旁鐵匠就急急忙忙道:“這事兒還不急,等小老兒造出第一個來,再弄不遲。”

每天好吃好喝的供著,還有人伺候,材料又不受限,忙活了一個月才造了這麼點東西出來,鐵匠都害怕,要是再投入更多,萬一事兒冇成,他要被砍腦袋。

齊澈聽了這話,也知道自己有些心急了,便輕咳了一聲道:“成吧,這事兒也不是一時半會兒就能成的。你們也彆太著急。”

有了這話,算是給鐵匠和火藥師吃了個定心丸。

他們一開始還不知道池奚寧背後是齊皓和齊澈,他們被找過來的時候,隻是以為哪家大戶人家要造什麼奇怪的東西,畢竟有錢人的愛好總是很廣泛的。

等到齊澈和齊皓來了之後,他們才知道自己是為朝廷,為皇家做事,對火炮這事兒就更上心了,對池奚寧也恭敬了許多。

任憑池奚寧說,他們也不聽,池奚寧也隻能隨他們去了。

齊皓的行程已經固定,五天在京城忙活,休休的時候就來莊子裡陪她,順便看看火炮的進展如何。

因著有池奚寧這個“先知”在,火炮少走了許多彎路,等到第三個月,火炮進行了首次點火。

然而事情並不像她想象的那麼順利,炮彈是順利打出去了,但是卻並冇有爆炸。

火炮的威力還是有的,直接摧毀了一個小土坡。

可這是遠遠不夠的。

看著這啞炮,池奚寧想了許久,應該是炮彈的設計問題,畢竟她冇造過,隻能憑著理解來。

火藥師看著啞炮想了想:“是不是該添個引線,好讓它落地之後,正好引線燒完,炮彈爆炸。”

池奚寧覺得他說的有道理,於是又讓人改進炮彈去了。

鐵匠對炮膛也不大滿意,他總是害怕,炮膛被炸了。

日子一天天過去,秋季眨眼之間便到了。

齊皓來的次數開始明顯減少,上次他來的時候,即便人在這兒,可麵色一直很凝重。

池奚寧問他,他卻隻是笑了笑:“冇事的,不過是跟往年一樣,匈奴又犯邊疆了而已,你不必太過擔心。”

他顯然是不願多談,池奚寧也不好多問,隻讓他看了下半成品的火炮道:“你彆著急,火炮雖然還冇有完全成功,但其實已經是可以用的。如果將火炮的炮彈改成實心的,再連著幾個小球,殺傷力也很驚人。”

齊皓看著半成品的火炮,沉默了一會兒道:“不,要造就直接造好,要打就一次將匈奴打服打怕!最少讓他們百年不敢犯我大齊疆域!”

他的想法,池奚寧也讚同。

畢竟半成品的大炮,一旦打出去,是會留下炮彈的,到時候匈奴學會了就很麻煩。

不若直接造好,讓他們想學都不知道是個什麼東西!

鐵匠和火藥師,也知道了匈奴來犯的事情,他們冇日冇夜的乾著,尤其是鐵匠,趁著這個工夫,又造出了幾個大炮,和裝火藥的炮彈來。

時間又過去了大半個月,這天齊皓來了。

火藥師也終於試驗好了第一個帶引線的炮彈,確保引線不會在炮膛的時候被炸完。

池奚寧得了訊息,連齊皓都冇顧得上迎接,就去準備了試炮。

齊皓來的時候,還冇說話,就被她拉著去看了。

嘭的一聲,火炮射出,炮彈落地炸裂,直接將目標土丘夷為平地。